臺灣學者:大陸面向未來,臺灣清算過去

「臺灣2017代表字大選」日前公布票選結果,「茫」奪下今年推薦的代表字,除了茫外,還有勞、憂、亂、虛、蕩、滯、厭,幾乎全是偏向負面、悲觀的語辭。臺灣《中國時報》18日發表臺灣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潘華生的評論文章指出,這表明在即將進入未來未知的來年旅程中,以目前掌舵者的格局與布局,多數臺灣人感到茫然不知所措。來往於兩岸時,最大的感觸還不是兩岸之間硬件建設的落差逐漸擴大,而是當大陸談論著未來時,臺灣正在清算過去。臺灣地區領導人應該把精力花在研究未來上,必須從看過去的思維糢式撥轉到看未來,而不是過著「只爭朝夕」,而不知有明天的日子。評論摘編如下:

年年憂慮臺灣的處境,但卻沒一年像今年如此憂慮。「臺灣2017代表字大選」日前公布票選結果,「茫」奪下今年推薦的代表字,除了茫外,還有勞、憂、亂、虛、蕩、滯、厭,幾乎全是偏向負面、悲觀的語辭。應當屬於未來希望的臺灣青年族群則是更為悲觀,有份民調顯示僅8.6%的臺灣年輕人樂觀看待未來5年,對比上海青年則有50.8%的樂觀度。

然而,今年從整體上來看,全球與臺灣經貿的表現都還算很平順。從2008年金融海嘯以後,全球經濟持續擴張。臺灣與全球大多的股市也漲升至高位,且沒出現甚麼大風大浪。臺灣的出口止跌回升,表現優異。既然如此,何以臺灣人卻有著如此深刻的悲觀情緒?

應當說,在即將進入未來未知的來年旅程中,以目前臺灣掌舵者的格局與布局,多數臺灣人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產業是經濟的基礎,而人才技術卻又是產業核心能力的根基。今年開始大陸沿海專業人力薪資早已超過臺灣,連部分城市的平均薪酬也逐步超過臺灣,未來各行各業的人才開始大量地往島外流失已難避免。當鄰近國家和地區的競爭產業紛紛崛起時,許多過去只靠天時地利賺到短暫機會財卻缺乏真正核心能力的臺灣企業,可以預見企業狀況即將每況愈下。

今年臺灣兩個標志性的事件:「8.15」大停電與「一例一休」,則可省思臺灣政治決策裡面的民粹思維之害。像日本這樣的世界第三大經濟體都承受不了非核的負擔而重新啓用核電,臺灣有更好的資源或條件可以承擔非核嗎?可以承擔火力發電帶來的空污嗎?想得到好處,卻不想付出或承擔相應的成本或義務,於是只能得到「用愛發電」這類侮辱智商的囈語。同樣地,政黨在野時濫開選舉支票,承諾超前的「一例一休」,卻不管整體產業、社會的承擔能力,以至於後來不得不再「發夾彎」來一次修正妥協。

更令人憂心的還有現在臺當局的思維方式。思維的糢式可以專註於過去、現在或是未來。過去的早已是歷史沉沒成本的一部分,但每個人都還將面對未來。未來正以指數曲線速度襲來,能夠存活下來的,不是最強大的,而是最能適應的。人類社會基礎設施建設的歷史就是圍繞著物理、心理和人工三個世界建「網」。第一張網是交通網;第二張是能源網;第三張以互聯網為主的資訊網;第四張是物聯網;而接下來必須開建的第五張網就是進入智慧社會的智聯網。不幸的是,這個臺當局特別喜歡看過去。「轉型正義」與「不當黨產」抓著國民黨的過去、死咬著蔣介石,渾然不知歷史早已翻過好幾頁。

雖然臺灣也有一個所謂的「前瞻計劃」,不是面向未來的物聯網、智聯網,反倒是推出了一個以早期的城市軌道交通網為主的建設計劃。在人口漸少的臺灣,真做這樣大規糢的固定資產投資,可以預見即將淪為各地方政府滲血不止的「錢坑」。

在維繫最重要的兩岸關係上,臺當局不知打通臺灣經貿體系最重要的任督二脈,不願與世界最快成長的經濟體大陸一起成長,反而以目前的僵局自喜為最佳的布局。臺灣社會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展現對大陸的敵意與非理性行為,也快速貶損了「臺灣」過去在大陸具有良好溢價效果的品牌價值,嚴重沖擊了臺灣企業在大陸的發展與生存,也限縮了臺灣年輕人未來前往大陸發展的機會。
來往於兩岸時,最大的感觸還不是兩岸之間硬件建設的落差逐漸擴大,而是當大陸談論著未來時,臺灣正在清算過去。臺灣地區領導人應該把精力花在研究未來上,必須從看過去的思維糢式撥轉到看未來,而不是過著「只爭朝夕」,而不知有明天的日子。看到了未來的趨勢,提前布局了,那就領先一大步。否則在錯誤的賽道,再努力也是事倍功半的。

 一來一往,臺灣正失去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