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過淩晨2點的上海嗎?懂吃的人這時候都在吃早餐

這裡是有著「魔都」之稱的上海,是24小時不間斷運轉的上海。告別昨日也好,問候今天也罷,在這裡,早餐從深夜開始。即便是像Border Grill的創始人Susan Feniger 這樣知名的外國大廚來到上海,也要被當地朋友深夜拉去吃早餐,並對此念念不忘……

 

「都說去到一個地方旅行,想要感受當地的風土人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學著當地居民過幾日本土生活,那麼一頓當地的美味早餐是必不可少的。一日三餐之中,早餐最能體驗生活的儀式感。飄香的早點鋪子總是喚醒沉睡人們的良藥,解放著一座城市整夜的疲憊感。

鳳凰網旅游賞味在這個冬天推出城市早點系列,用熱氣騰騰的早餐送上一份清晨的溫暖。接下來,就跟著我們走進不同城市的早點鋪,尋找各地獨一無二的真滋味和真性情吧。

在日夜飛速輪轉的上海,晨起出門的人們永遠不會嫌早餐太早。或者說,對於熱鬧都市裡習慣了黑白顛倒的「夜行俠」而言,能在深夜吃到一份清晨的美味,大概比白天治癒百倍。

上海的深夜早點鋪

散落在星空下的夜市間,火爐上溫著的豆漿騰著白霧,熱油裡金黃的油條膨起,貼在爐壁上的大餅,表面的黑白芝麻烘出香氣……無非是滿眼平凡的食物,用傳統手法烹製,卻能讓口舌慰藉、肚腸熨帖。

是夜宵,也是早點

如果你還沒試過在上海的深夜來一份早點,或許還算不上魔都的「資深」玩家。畢竟,即便是像Border Grill的創始人Susan Feniger 這樣知名的外國大廚來到上海,也要被當地朋友深夜拉去吃早餐,並對此念念不忘。

今天,鳳凰網旅游賞味邀請福桃九分飽,從上海傳奇的深夜早餐店說起,為大家帶來一份不一樣的上海早餐清單。

| 目錄

1.在上海有種夜宵叫早點

2.上海夜市早點發展史

3.上海夜市早點江湖

4.夜市早點地圖

一、在上海,有種夜宵叫早點

20世紀初,旅居上海的日本作家邨松梢風寫了一本暢銷小說《魔都》,在邨松梢風眼裡,租界時期的上海有獨一無二的兼容性,他是第一個將上海稱為魔都的人。

關於上海「魔都」的界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繁榮的陸家嘴三大高樓與蘇州河畔的老舊弄堂共進退,可以稱之為魔幻。以精致著稱的上海人可以優雅的享受下午茶,又能睡眼惺忪的穿著睡衣去吃一碗薺菜團子,也可以稱之為魔幻。但說實話,其實我一直不懂上海為甚麼被稱為魔都。在上海的過客眼中,晴空白日下的十裡洋場實在與其他一線城市無異,直到,我見過深夜的上海。

上海的深夜早點鋪

我想過一萬種夜宵的可能,呼朋喚友相約啤酒烤串、去大排檔痛快剝上幾斤小龍蝦、深夜下飛機去海底撈找回中國胃、又或者自己跑去廚房煮一鍋頂配泡面……但我唯獨沒有想到,早點也可以成為夜宵。當整個城市節奏放緩、陷入昏睡,一碗鹹豆漿一根油條出現在你面前的時候,你會覺得無論白天發生過甚麼,都會被這份深夜裡的早點治愈。早點與夜宵,這兩個看似永遠不會有交集的搭配,在魔幻的上海成為可能。那一刻,你會覺得魔都就是魔都。

所以,當淩晨兩點偶然在朋友圈看到阿文夜市豆漿油條店的時候,我決定去會會這家店。

阿文夜市豆漿油條店

二、上海夜市早點發展史

阿文並不是上海唯一的夜市早點店。

老紹興豆漿店、健康夜市大餅油條、王阿姨豆漿油條店夜市、胖子夜市大餅油條、桃園眷邨……在上海,夜市早點已經成為一種文化,並且變得不再新奇。但無論有多少家店面,起始地只有一個,那就是——阿文夜市豆漿油條店。不過,老板陳俊文也不是甚麼營銷天才,他說:「一切都是偶然」。

上海夜市早點發展史

早在2010年,大量世博會游客湧進上海,因為人流量多,店裡生意比較忙,營業時間一再拖延,營業到淩晨一點兩點成了家常便飯。但是早餐店通常又都是淩晨三四點就開始營業,時間越拖越長,於是從一開始的晚上營業,慢慢又拖成了「24小時營業」。

上海夜市早點

另外一個偶然就是明星效應了,在夜市早點的糢式運作後,2011年12月的一天陳建州和李晨光顧店面,並隨手發了條微博。在微博的大時代下,一下子帶來了眾多好奇的粉絲。那時候,只要走近霍山路就可以看到占據馬路的瘋狂長隊,甚至連公交車都需要臨時改線,那是阿文夜市早點的鼎盛時期。

「黑人」陳建州的微博截圖

上海人對夜市早點的狂熱當然不是一時興起的。

早些年為了剛好買一根油條或者一碗豆漿,上海人創造了全國特色的「半兩糧票」。還有早餐黑話——按「一副」來購買早點。「一副」指一根油條兩個大餅,糧票剛好湊一角,但是量太大了,後來就變成一個大餅一根油條……

上海人的早點

對上海人來說,大餅、油條、豆漿、粢飯組成的「四大金剛」是阿文夜市豆漿油條店乃至全上海當之無愧的早餐頭牌。縱使上海的便利店數量領先全國,老上海人也不屑於用便利店的早餐去迎接一天的開始,因為「四大金剛」才是上海本地人的早餐味覺記憶。所以,當時店裡只賣「四大金剛」的阿文夜市豆漿油條,一下子打入了上海人民心中。

舊時畫報上的上海四大金剛:大餅、油條、豆漿、粢飯

| 上海四大金剛

|| 大餅

大餅

正宗的大餅是從爐子裡烘出來的,有鹹甜之分。不知是誰定下了不成文的規矩,通常以形狀區別口味,圓的是甜的,鹹的是長方形。甜大餅是白砂糖的餡心,外面撒點芝麻。鹹大餅做起來稍顯複雜,從刷菜油到蔥花配比都很考驗師傅的手藝。

|| 油條

油條

雖然各地叫法有所出入,但是全國油條從本質上看大概都沒有甚麼大的區別,上海油條的特別在於吃的「儀式感」。在吃法上他可以和大餅搭檔,傳統的卷法是:將油條對折,放在餅上,大餅有芝麻的一面朝裡。也可以蘸醬油單吃,或者泡飯、泡豆漿,簡直是花樣吃油條。

|| 豆漿

豆漿

上海的豆漿也是有鹹甜之爭的,但在大多數人眼裡鹹漿才是上海豆漿的原味。老上海的鹹漿是不放紫菜的,只加蝦米、油條、榨菜等輔料,再淋上幾滴辣油,絕對顛覆你對豆漿的認知。而甜豆漿,就是在豆漿裡加點糖。

|| 粢飯

粢飯

關於四大金剛裡粢飯到底是粢飯團還是粢飯糕,上海人民內部也是有爭議的,不過這兩者可是完全獨立的個體。粢飯是在糯米飯團內部放上油條、或甜或鹹的配菜,揉捏結實成飯團,而粢飯糕則是將一塊方形的米飯下油鍋炸得金黃。

三、上海夜市早點江湖

當然會有人眼紅。

2013年,首家早餐工程樣板店連鎖「清美」公司,在虹口區東體育會路東江灣路口的居民密集區,開了首家由品牌企業經營的24小時營業的早餐工程夜市店,店裡同樣賣的是四大金剛。但是這個店,開了半年就歇業了,陳俊文分析了下原因:「第一他們不是專業的人,請的都是些臨時的學徒,根本沒幹過多久,第二外面請來的人也堅持不了熬夜。」

深夜的夜市早點

無論哪個行業,能吃苦的人大概還是受眷顧的吧。從15歲起,陳俊文就為了生計拜師傅學面點,出師後跟妻子在路邊擺早點攤,再到現在請家裡人姐姐姐夫、哥哥嫂子來一起開店。雖然2010年才做夜市早點,但是做這個行業卻已經有紮紮實實的26、7年了。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都是常態。

阿文夜市豆漿油條店

第一次進店的時候,我錯把笑嘻嘻的收錢夥計認作了老板,夥計說,老板比我們要辛苦多了。果然,阿文老板臉上滿是疲憊,連說起話來,都頗為有氣無力。從倒閉的「官方店」,再到後來裝修風格清新明亮的新一代夜市早點店,面對現在的「群雄割據」的夜市早點江湖,陳俊文是有遺憾的。

阿文夜市豆漿油條店

當然,他也在努力變化著。除了一個月接下一萬多單的外賣,店裡增加了很多菜品。自制雞蛋餅,有甜辣兩種口味,甜醬是店裡拿生粉、糖、甜面醬特調的,很有特色。還有獨創的粢飯條,相比粢飯糕,炸過後會更焦一點。還有生煎、小籠、炸豬排、粉絲湯……「也有累的時候,每天都覺得很累,雖然有報酬的補償,好多食客他們來吃,吃甚麼不重要了。有的從小學,中學,到現在大學還在吃,想想就再堅持了。」

阿文夜市豆漿油條店

「現在的年輕人太辛苦了,錯過的早餐,希望他們能在深夜找回來。」在上海,當你淩晨一點到霍山路路口,這樣的畫面最熟悉不過:

攤餅小哥正在烙餅搖;

小籠包、生煎、油條、粢飯糕、幾個窗口熱熱鬧鬧;

趿拉著拖鞋、穿著睡衣的中年夫婦,自己用筷子夾著根剛出鍋的油條走向桌子;

角落的姑娘獨自刷著綜藝,啃著鴨脖,時不時喝口豆漿;

幾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圍坐一桌,邊吃邊聊;

年輕的情侶手挽手進店;

送餐員在等餐間隙胡亂塞了張雞蛋餅;

……

上海的夜市早點

雖然已經看不見曾經蜿蜒的長隊,但是現在的畫面仿佛才是夜市早點的靈魂時刻。過濾掉因為獵奇而去的人之後,留下的大概都想在深夜尋找一種踏實的、胃裡妥帖的感覺。無論你是剛剛下班、嗨完夜場,又或者只是半夜肚子餓,早餐都有種超越其他食物,讓你深得慰藉的魔力,這一切其實無關口味。

上海的夜市早點

如果不是外面的夜色和即將打架的上下眼皮,你可能不會覺得那是淩晨時分。也許是困意帶來了些虛幻的感覺,總之,那種奇異的空間錯位感,只有見過的人才可以體會。那時候,才算真正理解魔都的含義。

四、夜市早點地圖

聽完了福桃九分飽帶來的早點故事,那麼可以去哪裡吃,鳳凰網旅游整理了一份上海夜市早點地圖。下一個深夜,一起吃早餐可好?

| 阿文夜市豆漿油條店

地址:霍山路203號

電話:021-65125965

營業時間:24小時營業

| 王阿姨豆漿油條店夜市

地址:普善路28號(中華新路)

電話:15000087572

營業時間:周一到周日,19:00-10:00

| 健康夜市大餅油條

地址:安龍路500號(近虹古路)

電話:17055500371

營業時間:24小時營業

| 弄堂咪道健康夜市大餅油條

地址:漕寶路3366號萬科廣場1樓L124b(近民主路)

電話:021-63895026 13816158501

營業時間:24小時營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