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交流三十年·人物】記對臺工作者趙有奇:為偉大事業貢獻綿力,不虛此生

今年是海峽兩岸同胞打破隔絕狀態開啓交流交往30周年。30年來,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社會聯繫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為兩岸關係緩和、改善與和平發展奠定了基礎。兩岸同胞在30年的交流交往中,既共同見證了兩岸關係跌宕起伏的發展歷程,也發生了許許多多令人難忘的故事。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是過去30年來兩岸關係發展中的親歷者、推動者和見證者,以及關心和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海內外同胞,他們中的有些人仍在續寫「兩岸一家親」的同胞親情。

  

  趙有奇。(中國臺灣網 韓靜 攝)

我們一生可能要做很多事情,當年華老去時再回頭看,我們若曾經為一件偉大的事業貢獻過力量,我們就不會覺得虛度此生了!——趙有奇 

如果你坐在一旁聽陝西省臺辦原副主任趙有奇的人生經历,你一定會被他「視工作為生命之動力,做爭取人心的工作,做臺灣人民工作」的這種「認真與完美」工作精神所感動。

面對採訪,趙有奇頗有歉意地向記者說,「作業」沒做完,因為頭腦有時會「短路」,有些事情可能表述得不太清楚。實際上,據陝西省臺辦幹部的描述,他是一個要求自己把任何工作都做到「精致」的人,為了此次採訪,頭一天晚上認真準備到11點多。

過去四十多年,是中國從積貧積弱狀態逐步邁入「富起來」、「強起來」的一段偉大历程。趙有奇整個職業生涯與這一历程「巧妙」地吻合起來了。從1971年參加工作,到2013年退休,趙有奇先後在農邨公社、工廠、共青團長安縣委、共青團陝西省委、陝西省臺辦等單位服務過。他說,原國臺辦主任陳雲林2007年在陝西視察時與他們一起勉勵:處於這樣一個盛世,能夠有機會把我們全部的精力和祖國統一大業聯繫起來,是一生的光榮。

從青年工作到對臺工作——這是我們一生的光榮

1965年小學畢業,初中上了一年,就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輟學下鄉。對此,趙有奇說,現在退休了,也沒有甚麼特別的愛好,這可能跟學历有關。

在1999年到陝西省臺辦之前,趙有奇先後在農邨公社、化肥廠、團縣委、團省委工作過近30年。這些工作,讓他一步步學到新的知識,積累了工作經驗,樹立起做人做事的正確態度,讓他在後來的對臺工作中受益匪淺。「長期與基層群眾、青年打交道,不僅讓我心態年輕,更是始終使我保持著旺盛精力,對工作充滿激情。而且,『共青團大學校』的經历,讓我養成了學習的興趣和能力,養成了聯繫群眾的思考和實踐習慣,鍛煉了我的組織協調能力、文字寫作能力、合作配合能力、宣傳鼓動能力,這對我從事的對臺工作有很大幫助。」

他說,青年是群眾中的特殊群體,臺灣同胞也是群眾中的特殊群體,在為這些特殊群體服務的工作上,有一些共通性的。最主要的,在待人時要謙恭虛心、誠懇、平和,在處事時要知難而進、堅持、堅毅。

如今回憶起來,他認為,不管是在工作中還是離退休以後,年輕的心態,為人處事的作風、方式,讓人終生受益,「我今年64歲,但我從來沒認為自己老了。」

對於在陝西省臺辦的這段工作經历,趙有奇這樣說:「處於這樣一個盛世,能夠有機會把全部精力與祖國統一大業聯繫起來,是我們一生的榮燿。」

趙有奇頗感欣慰地表示,我們一生可能要做很多事情,當你年華老去時再回頭看,我們若曾經為一件偉大的事業貢獻過力量,我們就不會覺得虛度此生了!

  

  趙有奇。(中國臺灣網 扶海濤 攝)

從佛教到「陝西邨」打嚮兩岸文化交流「第一牌」

讀中國近現代歷史,我們清楚,臺灣在遭受日本殖民統治50年之後,回歸祖國;但由於內戰,幾年後,海峽兩岸又被迫隔離。1987年,兩岸開放交流,人員往來日益頻密,兩岸各領域各層面的聯繫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趙有奇到陝西省臺辦任職後的八九年時間,由於臺灣執政當局不願公開接受一個中國原則,兩岸雙方尤其是大陸海協會與臺灣海基會的事務性談判協商處於停滯狀態,兩岸民間交流顯得尤為重要。與福建、上海、江蘇、廣東等對臺工作大省相比,陝西省除了在教育科技方面占有優勢,在「歷史文化」方面優勢更為凸顯。「南方的秀才、北方的將,陝西的黃土埋皇上。」如何打好這張牌,成為陝西省對臺工作者面前的一道必答題。

趙有奇回憶,在陝西省臺辦服務的14年,他印象最為深刻的三件事是「佛指舍利赴臺供奉」、「連戰率團來陝交流」、「臺灣陝西周」。

第一件事是法門寺佛指舍利赴臺供奉,「三通未通,佛教先通」。從1990年代開始,臺灣方面的宗教界就希望能夠邀請陝西省法門寺的佛指舍利赴臺供奉。历經重重困難,2002年2月23日至3月31日,法門寺佛指舍利於終於赴臺供奉瞻禮37天,受到臺灣逾400萬信眾頂禮膜拜。「我有幸參加了在陝的恭送、迎歸活動,並作為大陸護送團成員恭送佛指舍利赴臺7天。」趙有奇說,當時兩岸尚未通航,為便宜行事,佛指舍利往返臺灣的專機,在中轉香港時,全機原封不動,只在更換航班號碼後立即起飛,「一機到底,這在當時是非常不容易的。我把這個叫作『三通未通,佛教先通』。」

令趙有奇更為意外的是,臺灣宗教界原本山頭、門派林立,相互間並不往來,但在這次佛指舍利赴臺供奉後,他們便大多串聯了起來,「這算是我們意外的功德吧!」

臺灣佛教界一致認為,佛指舍利赴臺供奉,是臺灣佛教界數十年來規糢最大、最有秩序的宗教盛會。臺灣11萬義工參加接待、組織、服務工作,「是兩岸人民最親切、最自然、最和氣的交流」。

第二件事是時任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的陝西之行。趙有奇說,2005年4月30日至5月1日,連戰在與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會談後,率團到陝西訪問。

連戰,福建漳州籍,1936年出生於陝西,1944年因父親工作調動赴重慶。連戰在西安度過了一段童年時光,加之祖母墳冢所在,他與這裡的淵源紐帶早已繫下了。時隔61年,連戰重返故地。

在陝西省臺辦供職的趙有奇,負責記者採訪接待工作。他說,海峽兩岸以及外國媒體的報道,不僅呈現了連戰訪問團在陝的活動情況,也反映改革開放和西部大開發以來陝西省各方面的巨大變化,讓陝西和西安在臺灣以及全世界成為人們關註的熱點地區,讓秦始皇、兵馬俑、漢唐盛世的歷史符號變得更為具象了。在陝西省內,特別是在西安,老百姓們人人關註連戰訪問團行程、爭相了解連家在西安早年生活情況的「連戰熱」和「臺灣熱」。在臺灣,通過臺灣媒體的充分報道,讓更多人對陝西滿懷憧憬。後來幾年,臺灣同胞掀起了赴陝旅游觀光熱潮和考察投資熱潮,或許與此頗有關係。

訪問時間雖短,訪問團所到地方有限,但是陝西的經濟發展、城市建設、風土人情、民眾的熱情好客,使他們震驚。訪問團當時表示,根本沒有想到陝西建設的這麼好、人們的精神狀態這麼好、民眾這麼熱情。

第三件事是時任陝西省省長趙正永率團赴臺開展「臺灣陝西周」,趙有奇負責總體方案的制定實施和各項活動的銜接、協調工作。他介紹說,臺灣與大陸的關係源遠流長,不僅有大陸沿海地區民眾遷居臺灣,內陸地區也有不少人在臺灣留下痕跡,從臺灣的「陝西邨」便可知一二。

趙正永省長2010年9月赴臺參加「陝西周」活動期間,相關主題活動很多,但「陝西邨」之行讓人印象深刻。趙有奇回憶,9月17日上午,臺灣的陝西邨聚集了近2000邨民和陝西籍臺灣同胞,翹首以盼來自家鄉的「父母官」。趙正永省長一行在「陝西邨」的烏面將軍廟祭拜了馬信將軍(鄭成功的部將,協助鄭氏收複臺灣,後陣亡),贈送了「光燿兩岸」牌匾和十餘件文物拷貝品。當日中午,趙正永一行與「陝西邨」鄉親一起共進午餐,「老鄉見老鄉,心裡喜洋洋」的真情告白使得許多鄉親為之動容。

趙有奇還記得「陝西邨」邨長林棟梁當時說到,「我們的祖先都是從陝西來的,陝西省和陝西邨都是一家人,邨民們早都等待著要看看老家人。」

趙有奇認為,這一次的「陝西周」主打了文化牌,充分展示了陝西豐厚的文化資源和獨特的民俗風情。黃帝與中華傳統文化之發展研討會,使陝臺各界共同認識到黃帝文化始終是中華民族的共同精神財富;仿唐樂舞《大唐賦》在臺北隆重上演,帶給了臺灣觀眾強烈的視覺和心靈震撼;西安碑林博物館贈送給中臺禪寺博物館1200餘幅石刻拓片,使更多的臺灣同胞對進一步增強兩岸同宗同文、血濃於水的情感與認知具有重要作用……

  

  趙有奇。(中國臺灣網 韓靜 攝)

從退休到不休 趙有奇感嘆人生學無止盡

趙有奇2013年退休後寫過一篇文字,他在其中談到:「記得我剛到臺辦時,作為對臺工作新兵,機關老同志就告誡我,對臺工作政策性強,沒有一年時間進入不了角色。事實何止如此,每當回想十四年多的對臺工作經历,深感對臺工作學無止境,盡管我一直不斷涉獵與對臺工作有關的各類知識,盡管我始終把每項工作都當作學習和積累人生經驗的過程,當作提高能力增長見識的機會,但不可能窮盡所有對臺工作。直到退休,不懂不會的東西仍然很多,留下了不少遺憾。」

他說,十四年的對臺工作是他人生中的一個重要階段,在對臺工作崗位結識了很多良師益友。退休之後,他依然關註對臺工作資訊。

退休後幾年間,有朋友邀請他擔任某協會會長,還有朋友想「高薪」聘用他,但都被謝絕了,「我的性格是把工作看得比個人、比家庭還重,但實在因為身體不好的原因,不敢接手啦。」

但在力所能及的範圍裡,趙有奇還是應陝西省臺辦需要、應一些朋友的邀請,會時不時打一些「短工」,也會結合自身的工作經历,寫一些文章供他人參考,還會參加一些學術交流活動。2015年,趙有奇向臺灣統派參訪團隊講過一次「大陸對臺方針政策和主張」,「這是我第一次面對面向臺灣同胞講授我們的對臺方針政策。」

趙有奇說,現在,他想繼續梳理一下自己過往的人生經历,整理一下曾經發表過的文字,分階段寫一點回憶資料。如果這些東西,能對我們今天的對臺工作哪怕產生那麼一點點的助益,趙有奇都會是心懷滿意的。

五十多年前,趙有奇初中只讀了一年就被迫輟學下鄉,這是時代對個人的影嚮;十四年多的對臺工作,讓他滿懷感激,讓他自感能為偉大事業貢獻綿力而自豪,這也是時代賦予個人的。趙有奇說,他報讀了老年大學,希望繼續為祖國統一大業發揮餘熱,看到中華民族複興的「中國夢」早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