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曾志偉:我也很怕自己會過時

從跑龍套演「屍體」到香港娛樂圈的好人緣大哥,出道已四十餘年的曾志偉嘗遍了酸甜苦辣。一路上他演了不少江湖大佬,而演藝圈在他眼中就是一個江湖。不計較外界的調侃,會出言維護朋友,從來不忘提拔新人——如同陳可辛曾說,他是一個永遠不計較自己會得到甚麼的人,似乎就是為了幫助別人而生的。「就像現在,有些戲我是知道的,可能口碑不濟、票房不佳,但我不在乎這些,如果我在乎就不會拍或是演了。」他想了想說,「我的初心是想幫忙,幫朋友、幫新人,這些比給我片酬、讓我拿獎更讓我開心。」

  ▲曾志偉和陳可辛(左)相識於《龍兄虎弟》,後來成了好朋友。

  當年敢於與邵氏、嘉禾兩大巨頭分庭抗禮的「新藝城七怪」。(左起:施南生、黃百鳴、曾志偉、麥嘉、石天、泰迪羅賓、徐克)

  1992年,憑借電影《雙城故事》曾志偉拿到自己的第一座金像獎。

  電影《甜蜜蜜》劇照

  電影《無間道》劇照

  電影《一念無明》劇照

  曾志偉和兒子曾國祥。

 曾志偉和女兒曾寶儀、兒子曾國祥。

「做人不要太計較」,是曾志偉最常對兒子說的一句話。

而面對如今一波波新人的出現,曾志偉說,「如果讓我給如今的年輕人一些忠告,那就是學會吃虧,會吃虧、不計較才會讓人覺得你不錯。人生不需要做太多打算,最重要的是活在當下。」

A

曾是足球運動員

因為好玩一腳踏進娛樂圈

「我不是一個大帥哥」是曾志偉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沒有周潤發、梁朝偉的帥氣外形,也沒有劉德華、張學友富有感染力的嗓音,曾志偉很清楚,自己和明星的距離差得很遠。

1953年,曾志偉出生在香港,父親是香港警察足球隊教練,3歲開始,他就跟著父親踢球,中學畢業後還當上了職業足球運動員,並代表香港青年隊參加了亞洲青少年足球賽。大概踢了三年,也不見有甚麼成績,反而是經常來球場上踢球的劉家良、洪金寶,給他的生活帶來了新鮮感。

一年剛好有兩三個月放假時間的曾志偉,趁空當跟著劉家良,去了片場,「我的父母給我很大的自由度,他們覺得年輕甚麼都可以嘗試。當時進電影圈就是覺得好玩,還可以出國,雖然我從不覺得自己可以當藝人,本來也是抱著玩的心態,沒想到一進來就成了終生職業。」

他想了想說,「這個圈子就是這樣,腳一進去就很難再出來了。」

B

外形受限扮綠葉

演得最多的是屍體和女人

最初,曾志偉拿到的角色都是毫無存在感的「屍體」,「主角們都是1.8公尺的大個兒,我站在後面,太矮了,看都看不到。想來當時哪有甚麼演藝事業一說,就是拿把刀沖過去,中刀了就在那兒躺一天,演完這個屍體再去演下一個(屍體)。」因為身材瘦小、戴上假發和女生相似,曾志偉慢慢晉升為動作片裡的女演員替身。

曾經,他七天七夜沒合眼,連拍了八部戲:吊著鋼絲替女演員演跳樓戲,人懸在幾十層樓高的地方結果遇上了停電,風吹得鋼絲嘩啦啦地嚮,嚇得他腿軟。被工作人員接下後,兩腳站都站不住。做武行的那段日子,曾志偉已經記不清身上受了多少傷。即便如此,他依然過得窘迫,他試過靠五塊錢撐兩個星期,買只臘鴨,每天每頓都吃臘鴨煲飯,從鴨嘴吃到鴨屁股。

曾國祥談及對父親的童年記憶時,曾說過,「電影裡很多都是好色、猥瑣的他,我也不明白為甚麼他演的大部分角色都是這樣。」同樣的經历女兒曾寶儀也有,高中時曾寶儀特意買票請全班同學去影院看自己的明星老爸,結果曾志偉一出場臺下一片竊竊私語,還有人取笑曾志偉的角色總是被人打,曾寶儀很受打擊,特意給老爸寫了封信讓他以後多演一些有男子氣概的角色。

C

 

 

麥嘉一番話

轉行做編劇拍出票房冠軍

相比於皮肉傷的折磨,讓曾志偉更受刺激的是外界的嘲弄與同行的不看好。

早年間,他參演的一部作品的導演喝醉了,從兜裡掏出把奔馳跑車的鑰匙扔在地上,賞賜般地讓他去開一下,「他說我一輩子也開不上這種車。那句話讓我大受刺激,我發誓我也要買一輛屬於自己的奔馳跑車。」多年後,當他真的買到奔馳跑車時,興奮地坐進車裡振臂大喊,賣車的銷售還以為他是神經病,他卻說這是刺激和鼓勵換來的喜悅。

至今,曾志偉都很感激當年麥嘉對他說的那句話,「如果以後沒了動作片,你能做甚麼?」曾志偉想了想說,「大概就是臨時演員吧。」麥嘉提議,他不如嘗試去做做編劇,「他說,人生最痛苦的就是改行,但只要有電影,就會有編劇。當年如果沒有麥嘉的這番話,也不會有今天的曾志偉。」

在麥嘉的勸說下,曾志偉做起了編劇助理,邊學邊做,慢慢還當上了導演,成了「新藝城七怪」(麥嘉、石天、黃百鳴、徐克、施南生、泰迪羅賓、曾志偉組成的七人創作小組)之一。1982年,眾人群策群力推出了賀歲電影《最佳拍檔》,創造了香港影史上第一部票房突破2000萬的電影紀錄,作為該片的導演,此時的曾志偉只有29歲。

D

三獲金像獎

拿獎只是幸運不想被過譽

有了名氣,但曾志偉卻沒有忘記提攜他人,「我出道以來受了很多照顧,我總在想自己哪天紅了,能幫助別人了就一定要幫。」陳可辛曾說,香港演藝圈裡曾志偉是他心中唯一的大哥,一直感念他的提攜之恩。當時還是制片人的陳可辛和曾志偉合作電影《龍兄虎弟》後,他悄悄把自己想做導演的願望告訴了曾志偉。1991年,曾志偉給了陳可辛做導演的機會,拉上好朋友譚詠麟,一起出演了電影《雙城故事》。片中曾志偉演繹了一段和好友愛上同一個女孩的故事,他也憑借該片拿下了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不久前,在新京報策劃的「誰是華語影壇最具票房號召力的男演員」調查中,曾志偉以超過70部電影拿下102億的累計票房,高居第二位,聽到這個結果他也難掩興奮,但又顯得有些靦腆。今年,64歲的曾志偉憑借電影《一念無明》,第三次捧起了金像獎的獎杯,榮膺最佳男配角,而這距離他上一次拿獎整整過了20年(1997年憑借電影《甜蜜蜜》獲得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很多人都說,曾志偉是個被忽視的最佳男主角。他放聲大笑,說這是外界的過譽。「不用分男一男二,也無論正派還是反派,這次拿獎只是我非常幸運,遇到了好劇本。」事實上,曾志偉也有野心,他說誰都會想演主角,「一開始你會想自己的作品能夠賣座,等賣座了,你又想自己的作品能拿獎。」

提攜新人最看重

人品+勤奮

這些年,演員、監制、導演、司儀……都少不了曾志偉的身影。「這個年紀就希望做自己沒做過的事情,盡自己的能力幫助新人。作為前輩,很多經驗都是帶不走的,我幫後輩找投資、找老板都方便很多,既然有這個便利我就會幫他們搭橋,放手給他們幹。」

曾志偉說在提攜新人上,他最看重的是做人的準則,比起才華,他更註重人品,「我希望給這個行業帶來好人、真正努力的人,才華和藝術可以慢慢培養,但人品替代不了。我經常通過幾頓飯、簡單相處就能看出對方的人品,如果他做人兩面派,當他大紅大紫的時候就更糟了,這樣的人我寧願放棄。」在曾志偉看來,人品之外,努力同樣很重要,「像劉德華,他已經紅成那樣了依舊很努力。我當導演拍戲的時候他幾乎不睡覺,有時我會勸他去車上休息,拍戲的時候再叫他,結果那車裡的燈就沒熄過,一進去發現他還在工作。我說你能不能休息會兒,他笑著說自己還有首新歌,看看歌詞能不能改下。」

親情

如今的曾志偉多了一個身份——新晉導演曾國祥的父親,也是著名主持人曾寶儀的父親。說起早前曾國祥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提到,年少時很抗拒被人說和父親長得像,曾志偉一聲憨笑擺擺手,「他長得和年輕的我一糢一樣,不信給你們看照片,只是因為他太高都說不是我親生的。」

友情

要說在香港演藝圈人緣最好的藝人,一定是曾志偉。劉偉強說曾志偉最愛做的事情就是照顧人,不分大小都會照顧,拍戲都不拍了就去市場買菜,給攝制組的工作人員煮飯吃。他還有一個外號叫「曾醫生」,總是在自己開的餐廳裡幫朋友出謀劃策。

新鮮對話

新京報:處在如今這樣一個需要話題和流量的時代,會覺得自己過時嗎?

曾志偉:確實很怕自己過時。但我想我還跟得上潮流(笑),這也是為甚麼我喜歡和新人合作的原因。我常說,電影要溫故知新,我命好,以前一直能接觸到資深導演,他們會給新人很多進入娛樂圈發展的機會;所以到了我這兒,就要堅持與新導演合作,不想一直拍老套的東西。同時保持年輕的心,也不會過時。

新京報:如果遇上新潮的東西會向哪些人請教呢?

曾志偉:說來不怕你笑,最近我看有些劇本竟然看不懂,全是用現在的潮語、俚語,可把我急壞了,結果旁邊人告訴我現在的年輕人在網上都這麼說。我就向兒女請教,或者問一些新演員和新導演,年輕一輩腦筋轉得快,也比較懂。我必須要去學著用一些超前的東西,如果脫節了就創作不出新東西了。

新京報:出道這麼多年後悔過嗎?

曾志偉:有難熬的時候,但從來不後悔。我很註重活在當下,不用想以前,因為之前的事已經發生了;也不用想太多以後,因為未必會發生很多事情,你往後看的都是假設,如果想太多就不用做現在的事了,很多事情就像我不久前上映的那部新片《這就是命》。

新京報:想過有一天外界改叫你「曾國祥、曾寶儀的爸爸」嗎?

曾志偉:如果可以的話,真的很想。我以前帶他們出來的時候就怕外界老是叫他們曾志偉的兒子、女兒,但他們做得都還挺不錯的。就像寶儀讀書時,科科都是第一名,我去她學校很多同學都指著我說這是「曾寶儀的爸爸」,我當時就想寶儀還挺有名氣的(笑)。

新京報:有沒有想過未來父子倆正經合作一次?

曾志偉:都很忙,都很想,但都沒有時間。(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