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上海實習的點滴與心得

說起來,這已經是我第三次來到中國大陸。跟著鄭老師以及賢德惜福文教基金會的腳步,從甘肅、北京,再到這次的上海,對於大陸從絕對的陌生到了有那麼一點點的撥雲見日,收穫還真不少。

姓名:許凱傑
學校系級:台北大學公共行政系
公司職稱:上海新紀元教育集團中文行政管理

老師在課堂上講述的、課後規定以及出團前規定的讀物,再加上旅途中的所見所聞,使我慢慢開始思考,不僅僅是這裡的好與壞、這裡與台灣的差異,還包含了這裡是否有我的未來。因此,在幾經思考以及與父母商討之後,放棄了公職以及研究所的人生選項,決定參加這次基金會所舉辦的實習團,再一次到對岸探索這對我來說依舊不熟悉的地方。而不同於以往的是,這次不是走馬看花了,而是尋找未來的道路。

這次上海實習前,給自己訂了四個目標,分別是: (1)變得更獨立(2)培養在職場上能夠生存的能力(3)尋找未來發展的道路(4)了解中國大陸的就業環境。另外,我也希望這趟實習之旅回來之後,我能夠變得更成熟穩重、對未來不再那麼迷惘了。

我所實習的企業是上海新紀元教育集團,和我一起實習的夥伴是來自台中科技大學的張凱翔。上海新紀元教育集團是一間以基礎教育為主業的大型集團,除了教育之外,尚有金融及投資,構成公司業務的三大板塊。而我們一開始是被分配到集團旗下位於崇明島的上海新紀元雙語學校。上海新紀元雙語學校是集團旗下一間致力於發展國際教育的雙語學校,它與美國和加拿大的教育機構合作,開設美國班和加拿大班,並且組建師資團隊以及派遣外方校長進駐學校。我們來到學校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參與並協助集團旗下另一所武義雙語學校在上海雙語學校舉辦為期10天的夏令營遊學活動。我們主要工作是課間進班拍照,課後進行照片的編輯,最後剪輯成一部大約10分鐘的短片在結營儀式的時候撥放。在這段期間,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大陸的小孩子。大陸的小孩子與同齡的孩子相比,較為活潑好動,心智年齡較低,也較為自我。 一直在思考是什麼樣的原因導致這些差異的產生。與凱翔討論之後得到的結論是,因為一胎化政策的影響,大陸家庭大多只生一個孩子,又多為祖父母帶大。在這種情況下,孩子會較缺乏人際互動的經驗(與在有兩三個孩子的家庭中長大的孩子相比),同理心自然也較為缺乏。再者,在現行的教育體制底下,給孩子互動的機會也不太對。現在大陸的小學也都在拚成績,只要成績好,其他都不重要。這造成課餘的時間也都在學習,互動的時間變得很少,甚至是不被重視。不過,經過這10天的夏令營,我深切的體會到,教育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從第一天他們進來時的莽撞、吵鬧與不禮貌,到後來會說請、謝謝、對不起,看到老師會問好等等,雖然很還是有很多小朋友嘴很壞,會對老師冷嘲熱諷,但整體來說已經有所進步。我想,這一連串的社會化過程就是教育的意義吧! 教育目的與意義無非就是要把我們變成更好的人。所以,看到孩子們有所成長其實還滿開心的。

夏令營結束之後,我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進入學校的招生辦公室協助招生還有一些行政事務。作為招生辦的一員,我們角色很重要,因為我們站在學校招生的最前一線,直接跟家長接觸。所以,我們除了要在很短的時間內了解學校之外,我們還必須在我們帶領家長的參觀校園的這短短10分鐘內,透過與他們的談話,知道他們的需求以及希望給孩子的教育模式,給他們想要的答案,並且回報給領導,讓領導跟家長對談時能有個依據。我覺得這著個階段有趣的事情是,在跟家長對話的過程中,可以發現到每個家長的重視的點都不太一樣,有些是重視升學,有些重視多元學習,有些重視學校的硬體設備等等。另外,招生辦的老師跟我們說,他會透過觀察家長潛在的需求、使用的詞彙以及戶籍的所在地來判斷學生的成交率高低。他也提醒我們,以後出社會之後,多多注意這些小細節對我們會很有幫助的。

不久之後,我們就接到來自教育集團總部林影老師要將我跟凱翔調回總部協助的通知,於是在7月24日早上,我們便收拾行囊來到總部,開始未來一個多月在徐匯區的生活。

在總部,我們最主要的任務是協助集團今年在山東濰坊舉行的年度校長暨園長述職會議的會議事務。這個會議是集團每年的大事,所以教育集團的大家都耗費了不少心力在這場會議的籌備。我跟凱翔跟著人資部副主任婷婷姊,一起處理了述職手冊的編製、排版,收集了各校領導的述職報告以及與會人員的住宿及交通資訊。在處理這些事情之中,我體會到了行政事務的本質。這類型的工作並沒有很高的技術,也不複雜,但它需要很細心。任何一張表格、任何一頁的排版,甚至是其中一個字出錯都必須要找出來並做出修正。我不只一次被婷婷姊說做事要再更細緻一點,我也認真的思考了一下,並在每一次交出文件之前能多檢查就多檢查。因為企業主管要的不見得是多有能力的人,很多時候主管反而是希望我們再小事情、再小的細節都能夠做好。所以在現階段,在培養職場生存的能力之餘,我也告訴自己要更細心,不能在把大而化之的個性當作是做事粗心大意的藉
口。

述職會議的時間是8月12日、13日,地點是集團旗下位於山東濰坊的濰坊上海新紀元學校。所有集團旗下的幹部、領導、校長們齊聚一堂。在述職會上,各校校長們針對過去這一年的工作總結、存在的問題以及對新學年工作的布置與展望進行匯報。我發現,雖然是同一個教育集團旗下的學校,各校的特色、校長的校理念,甚至是走得道路都不太一樣。例如,四川廣元外國語學校以及中山外國語學校在述職會上強調的是他們的升學率、一本上線率以及清華北大的人數,代表他們重視的是學生的學業及升學成績。濰坊學校則巧妙的不談學生學業方面的成績,而是秀出學生參加各項競賽的亮眼成績,代表他們基於某些原因,比較重視學生的多元學習發展。另外,上海雙語學校注重的是國際教育,瞄準的是國外的頂尖大學。在會議的最後,常務副總裁王德平先生在做總結時說了一句話,他說「我在公辦教育體系服務了很久,也當了十幾年的校長。會選擇進入教育集團是因為我能在這裡實現我的教育理念。」聽到這句話,我腦中浮現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公辦教育和民辦教育差別在哪裡。公辦教育學校的教育方針大體上跟著教育局、教育部走,較沒有彈性。因為是政府支持的,所以招生的壓力較小,老師也較容易出現「公務員心態」,管理較鬆散。而民辦教育則較為不同。民辦學校大多是由教育集團主導,教育的彈性較大,他們歡迎擁有不同教育理念的人加入。也是因為他們並不是政府經費完全支持的教育體系,所以招生壓力較大,他們必須要去向家長說明他們與公辦教育有哪些不同的地方以及他們優勢在哪裡,並證明就讀是正確的選擇。以我們新紀元教育集團來說,集團對於新進的老師或是要派駐到新學校的老師都有完整的培訓計畫,對於舊有的骨幹教師也有定期的培訓與進修計畫(我們有實際參與了兩次集團的教師培訓,集團邀請旗下學校的資深優良教師以及政府評定的特級教師來傳授他們教學的經驗與方法,進行研討並且實際演練上課的狀況)。這能夠確保老師們持續的學習與進步,給孩子們高品質的教育。這是在在公辦教育體系較少看到的情況。一來一往之間,民辦教育體系與公辦教育體系的差距就拉開了。我想,這就是中國大陸這裡雖然有政府的重點栽培學校,但家長還是擠破頭的想要把孩子送進民辦教育體系的原因吧。再加上近年來大陸經濟起飛,國民收入提升,生活水平也跟著提升,家長們更有能力負擔孩子就讀民辦學校的學費,也就更願意將孩子送進民辦學校。這也就造成了每年的高中聯考,分數最高的總是那些民辦學校,這是與台灣非常不一樣的現象。

這次的述職會議讓我感受了另一件事,那就是企業的交際文化。兩天述職會議晚上的晚宴,集團總部的領導、各校的校長與幹部聚在一起吃飯,聊聊這一年來的事情,聯絡感情,並邀請大家到自己學校與機構的所在地走一走,像回娘家一樣。而這類型的飯局不免一定有需要敬酒的情況,這是我第一次體驗到企業的交際文化。跟著我們的領導林影老師,學習應對進退,什麼時候要敬酒、什麼時候敬酒時要站起來,跟誰敬酒時不能推辭…等等。跟在林影老師後面,發現他真的很厲害,她能夠拿著一杯水讓其他桌的領導喝酒而自己喝水。她跟每一桌的領導都混很熟,吃得很開,這個等級的社交能力,我望塵莫及,也是我需要學習的能力。

能夠進入新紀元教育集團實習,我覺得非常幸運。我覺得這份工作的價值不在於它能夠給予我們多少受用的能力或者多少啟發,而是在這個崗位上,我們與許多不同的人接觸,看了不同的東西。從夏令營、招生辦,到總部的述職會議,之後又有一週的時間回到上海雙語學校協助教師培訓。或許,我們的工作跟其他同學實習的崗位比起來,可能比較不需要技術,但是我們很幸運能夠跟不同的人打交道,能夠有跟別人相比豐富的工作體驗,當然,學的東西也絕對不比別人少。

總結這兩個月的收穫,大概可以分成幾點。第一個是獨立。一直以來都很想要在一個陌生的國度、陌生的城市待一段稍長的時間,哪怕是求學、就業或是實習。但是始終因為害怕跟膽怯,所以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舒適圈裡裹足不前。而這次總算說服自己走出去,也更讓我相信,「走出去,問題就不是問題」。再來是觀察力。除了上述招生辦的老師跟我們說的觀察之外,我發現我的觀察力有些許的進步。舉例來說,我們協助了夏令營以及夏令營之後的亞太區青少年組的機器人大賽。因為本身有辦過營隊,再加上有參加過類似形式的盃賽,透過觀察與比對發現這兩個活動其中各有很多的問題。而發現了這些問題之後開始會思考如果這些活動是我來當總召或是我日後有機會參與這些活動的舉辦我需要避免避免並且要做得更好。第三個是真正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其實一直都知道自己大概有哪些缺點以及不足之處需要改進卻始終不以為意,但是經過了這兩個月的實習,與同事、領導,甚至是同團裡比較厲害的同學們相處過後才發現,原來自己是這麼的不足,距離能夠在職場生存還有一大段路要走。所以我想,明白我需要努力的方向之後,我會用不一樣的態度面對我學生生涯的最後階段。

最後,我要謝謝基金會能夠提供我們這麼好的實習機會。能夠在大學生涯以及目前人生最關鍵的一段時間得到基金會的協助,真的非常幸運也非常感謝。在未來的日子裡,我一定會繼續努力,不辜負大家對我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