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孩子數學上完勝? BBC:歸功於提高教學難度

英媒稱,近年來,中式教育吸引了大量英國教育工作者的眼球,越來越多的英國學校也選擇去中國辦學。然而這些學校需要教授中國規定的義務教育內容,他們會沿用英國教育糢式還是採用中國的教學方式呢?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網站12月19日報導,前不久,英國頂尖私立學校威斯敏斯特公學(Westminster School)宣布將從2020年開始在中國開辦6家分校,教當地學生中國義務教育規定的課程。

作為一位兒子在上海上學的美國作家,本文作者萊諾拉·朱曾經記錄了一些中國教育的問題。但是,如果說中國的義務教育有哪些可取的地方,她認為是數學教學。她說,這應該歸功於中國崇尚刻苦學習的文化。以下為萊諾拉·朱的觀察:

在我兒子還是四歲的時候,一天下午,他從幼兒園拿回來了一份滿是紅筆畫的叉的練習試題回家。我問兒子:「這是你在課堂上做的題嗎?」

我兒子難過地點點頭。那是一份三位數的數字填空題,我不禁想這個對於只有四歲的小孩子來說是不是太難了。

但是他的老師顯然不這麼認為。老師在試卷的上方潦草地寫著「要更努力,可以得75分的!」

我兒子認為我應該責備他,對他更嚴厲一點。「媽媽。為甚麼你不教我數學也不教我認字呢?」他甚至舉出了幾個同班同學的例子。「隆隆的媽媽在教他怎麼讀英語,美美的媽媽在教她加法。」

就教數學而言我絕對不是一個好媽媽。更令我受打擊的是我讀了一份比較中美孩子的報道。

在簡單的算術上,比如從一數到十或者寫數字,中美孩子基本上沒有甚麼差別。差距在更深一層的數學問題上拉開了:中國小孩加減法的能力是美國小孩的兩倍,在應用題上更是完勝。總而言之,中國孩子在數學考試中能拿84分,但是美國小孩只有60分。

為甚麼會這樣呢?研究人員提出了一個理論:所有文化都包含了數學,但如果其中一個文化更重視數學,那麼他們的數學會發展得更好。

很明顯,中國文化很重視數學。我開始對中國的數學課堂感興趣。我兒子長大後將面對甚麼樣的數學課呢?為了解答我的疑惑,倪老師請我去他教書的一所上海小學看一看。

倪老師帶我去了一間教室。我數了數,教室裡有32名學生。他們都規規矩矩地坐在灰色的折曡椅上,六個或者八個一組,圍繞著一張方桌聊天。教室的地板是水泥地,牆上只掛著一面中國國旗。

倪老師介紹說這些都是七八歲的小孩子,和英國小學二年級的學生同齡。我問倪老師:「他們都是績優生嗎?」「不,他們都是普通的孩子,在上海應該是中游水平。」倪老師答道。

9點整,數學老師周老師從前門進教室,整個課堂立即安靜了。

「上課」「起立」,31名小學生推開椅子和桌子,黑壓壓像浪潮一樣地站了起來。

他們先對講臺上的老師說「老師早上好!」然而又轉身對著我和倪老師說「老師早上好!」突然間被這麼多孩子問好,我不由得縮了縮身子。

「坐下,」周老師說,「昨天我們看視頻學習了平方數。我想請你們用點和線展示一下平方數,能不能做到?」

「能!」同學們異口同聲地回答。

老師隨機叫了一個號碼「學號2號!站起來!」一位瘦小的男生站立起來回答到,「我算了4的平方數。」

周老師接著像打機關槍一樣對這個男生連續發問。「是幾?」「16。」「怎麼得來的?」「四點一線。」「幾條線?」「四條。」「請坐!」小男孩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

周老師又隨機請了一位女生在全班面前展示。「27號!」「我得到了9,每條線有3個點,共有三條線。」

在教室後面的我有些震驚,我輕聲問倪老師:「如果一個學生跟不上課程怎麼辦?」

倪老師輕聲答:「如果他不理解這個知識點,老師會通知家長給學生在家『補一下』。」

課堂的氛圍刺激著我的神經。在這間狹長的教室裡,桌椅隔開了老師和同學,站在最前方的教師像是一個遙不可及的領袖。

中國的老師想抓住全班同學的注意力。在一堂35分鐘的數學課上,周老師問了59個問題,至少一半的學生站起來回答問題。她隨機叫學生的學號,不是名字。

隨後我翻看了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ISA)的舊檔案。PISA項目的主管安德烈亞斯·施萊克爾說中國學生很擅長基礎數學,而且學校正在發展學生的深層次思考能力。

施萊克爾說:「在美國以及很多歐洲國家,我們的課程是每一天一點點地加深難度,我們以為這樣可以讓孩子沉浸在數學與複雜的現實相結合的生活裡。但是這樣導致我們給孩子們呈現的都是很淺薄的數學。」

施萊克爾還說,西方的教學否認「死記硬背」,但是事實是填鴨式的教學是非常有效的。

很顯然,中國的數學、以及其他教學存在不足之處,例如,讓小孩子用原本應該用來玩耍的時間學習,在升入高年級後又過分拔高學習的難度。數學優先其他一切學科。

但是因為英國學校要去中國辦學,他們自然希望保留中國教育的可取之處。我想這樣的數學課堂應該會出現在新興的英式學校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