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交流三十年·人物】臺灣青年孟憲霆和他的「兩岸金橋」

今年是海峽兩岸同胞打破隔絕狀態開啓交流交往30周年。30年來,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社會聯繫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為兩岸關係緩和、改善與和平發展奠定了基礎。兩岸同胞在30年的交流交往中,既共同見證了兩岸關係跌宕起伏的發展歷程,也發生了許許多多令人難忘的故事。一段文字講述感人故事,一張照片記錄精彩瞬間,一段視頻珍藏難忘記憶。回顧過去,展望未來,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是過去30年來兩岸關係發展中的親歷者、推動者和見證者,以及關心和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海內外同胞。他們通過講述自己或身邊人所經歷的真實故事,續寫「兩岸一家親」同胞親情。
臺灣青年孟憲霆。(中國臺灣網 扶海濤 攝)
汽車駛過平潭海峽大橋,正式進入平潭,寫著「兩岸一家親,共圓中國夢」的巨大展示牌在不遠處依山而立,迎接來客,向人們宣告這個地方對於臺灣同胞的滿滿熱情。2015年8月平潭「臺灣創業園」正式開園,臺灣青年孟憲霆和他的「兩岸金橋人力資源有限公司」成為第一批入駐的企業,與園區裡大多數創業臺青不同,彼時,1989年出生的孟憲霆早已在大陸生活差不多10年之久,就在2015年,他完成了從臺生到「創二代」、臺商身份的轉變,開啓了為臺灣「兩中一青」來大陸創、就業「搭橋」的夢想。
「很感謝我爺爺有寫下一本書,他七十五歲的時候寫了一本書叫《七五溯往》,其實那是寫給我們後代的……」坐在孟憲霆位於平潭「臺灣創業園」的「兩岸金橋人力資源有限公司」,從一本回憶錄到一把中國軍刀,這個臺灣小夥兒在採訪的開始給我們講述了他祖輩的故事。
一把帶血的中國軍刀
孟憲霆很小的時候,偶然間在自己牀頭櫃的深處發現一把中國軍刀,他感到奇怪,拿給爸爸看的時候,爸爸卻一把奪過,呵斥說「這東西你不能碰!」當時的孟憲霆不能理解,「既然我不能碰把它擺在我的牀頭櫃幹嘛?」直到長大後,從爺爺撰寫的回憶錄《七五溯往》裡,孟憲霆才了解到,讓爸爸如此緊張的中國軍刀背後塵封的是爺爺的過往和一個國家戰火紛飛的悲愴年代。
時間回溯到抗日戰爭時期。祖籍山東淄博洪溝邨的孟家共有兄弟六人,孟憲霆的爺爺在家中排行老二,孟爺爺的大哥在一次日軍進邨找人的時候慘遭殺害。當時在邨裡當小學老師的孟爺爺決定投筆從戎,帶著六弟一起加入了國民黨軍隊,參與到抵抗日本侵略的行列中。雖然孟爺爺在《七五溯往》中從未提及自己參軍原因,但在孟憲霆看來爺爺和六爺爺之所以參軍,國仇家恨不言自明。
參軍後的孟爺爺成為國民黨防炮部隊的空軍上校,「我爺爺這輩子最自豪的就是『一彈三機』,一發炮彈上去三架飛機掉下來,爺爺當時打中的是一個要害點,一架撞一架,三架掉下來。」孟憲霆說著,語氣裡似乎透漏著隱約的自豪感。
而那把孟憲霆的爺爺和爸爸「死都不讓碰」的中國軍刀正是爺爺在抗日時期留下來的,上面還沾著日本人的血。「我爺爺始終對日本沒好感,對日本人的概念很明確,就是敵人。」如今,那把「帶血的中國軍刀」雖已鏽跡斑斑,仍然放在孟憲霆的牀頭櫃裡。
到了1949年,孟爺爺和六弟跟隨國民黨軍隊去到臺灣,此後便與大陸的親人音信難通,只剩思念。直至1987年兩岸開放交流後,孟爺爺在兒女的陪同下回到山東探親,彼時,祖墳還在,親人卻早已搬離洪溝邨,孟爺爺最後通過當地政府的幫助才輾轉找到,終於圓了幾十年的思念之情。78歲時孟爺爺因心髒病不幸離世,據孟憲霆說,爺爺就是為了寫《七五溯往》才延誤了就醫。「去年的時候,大概是去年9月份,我爸爸還帶著六爺爺回了趟山東。」
孟憲霆至今仍記得小時候在游覽故宮時被裡面各代皇帝的蠟像嚇到的場景,那是他第一次來到大陸。1993年,孟憲霆還是被抱在身上的年齡,和爸爸一起跟隨浙江當地政府組織的一次返鄉活動從香港繞道上海北京再回到山東,認識親戚,彼此交流,孟憲霆的名字也依照傳統被刻在了祖墳的墓碑上。「興毓傳繼廣,昭憲慶繁祥……」孟憲霆是孟家的憲字輩,他的三個兒子遵循族譜,為「慶」字輩。
「我們家在我爺爺的渲染下,就不會有別的概念,本身就是中國人,都知道自己的祖籍就是山東淄博,知道那邊有親戚,也知道怎麼回事來的,所以那種不承認是中國人的事情在我們家是不會發生的」孟憲霆告訴記者,從小他的書桌上就擺著兩樣東西,一個是刻著蔣經國講話內容的時鐘,另一個直到長大後他才知道,那是中國國徽,「這兩樣東西就一直擺在我的書桌前面,現在回臺灣都還在哪裡。」
在第一次來大陸探親後,孟憲霆從小學開始又因母親被公司外派深圳工作之故,幾乎每一年的寒暑假都在大陸。直到高二才正式轉學到福州,孟憲霆「寒暑假來大陸」的慣例變成了「寒暑假回臺灣」。
孟憲霆在接受採訪。(中國臺灣網 扶海濤 攝)
大陸同學蠻好相處
2004年,正讀高二的孟憲霆因為個人原因休學一年,次年返校後的他卻驟然發現「讀不回去了」。原來,被時任臺灣地區領導人的陳水扁聘任為臺當局「教育部長」的李遠哲進行了「教育改革」,臺灣地區「統編教材」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臺當局「教育部」擬定綱領的「新教材」。孟憲霆說,「新教材」的內容不僅混亂,更與「統編教材」大相徑庭,這讓複學後的他學起來很痛苦。在這種情況下,孟媽媽提出,「既然在臺灣讀不下去,那就來大陸讀。」那時,孟憲霆的父母因為工作原因早已在大陸生活多年,孟憲霆聽到此話索性選擇了放棄臺灣學校轉學大陸,和父母團聚。
初來大陸讀書的孟憲霆就遭遇到一件很痛苦的事,由於不懂漢語拼音、對簡體字還不熟悉,加之同樣的主題大陸講的內容比臺灣深很多,原本成績不錯的他分班考試考得一塌糊塗,不得不從高一重讀。
雖然在課業上遭遇「滑鐵盧」,但值得開心的是孟憲霆很快就融入了新的校園生活,他用「受寵若驚」來形容當時的感受。孟憲霆告訴記者,在臺灣,初、高中生會比較保守,男女同學稱呼彼此多是姓氏後面加「同學」二字或者叫全名,如果只叫對方的名字就表示兩個人的關係不太尋常,而大陸的男女同學之間不僅用名字互稱,更像兄弟一樣打成一片。初來乍到的孟憲霆對此感到驚訝,「我當時潛意識想,不是說大陸比較保守嗎?」
作為全校唯一的臺灣學生,在那個港臺明星紅透大陸半邊天的年代,孟憲霆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你們臺灣是不是到處都可以見到明星?」這個時候孟憲霆通常會回答:「如果你整天坐在電視臺門口,你天天都可以看到明星。」「大陸同學其實蠻好相處的」孟憲霆說。
高中畢業後孟憲霆考取了廈門大學,成為08屆國際經濟與貿易系的學生,由於孟憲霆當時讀的是對臺灣單招的海外班,所以班級裡都是臺灣學生,臺灣生很自然的成為一個小團體,和大陸學生沒有過多的交流。大學期間的孟憲霆因為一次受傷不得已休學一年,一年後,他面臨兩個選擇,回到08級或者留在09級,想著08級的同學已經很熟悉,孟憲霆決定留在09級認識新的同學。09級的國貿班裡大部分都是大陸學生,由於和兩屆班級的同學都很熟悉,孟憲霆自然而然變成了兩屆學生交流的「橋梁」,有事沒事吆喝上大陸和臺灣的同學出來一起聚一聚,雖然並非很刻意,但兩岸學生還是在他的「搭橋」中彼此熟絡起來。
2013年大學畢業後,孟憲霆選擇留在大陸父母創辦的公司「兩岸金橋(福建)就業訓練機構」幫忙,開班、申請、布置培訓場地……做著這些他口中「沒有任何可創新」的工作。這樣的生活曾一度讓孟憲霆感到迷茫,「想做點事情,但是好像想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多餘的,都是額外在增加公司成本。」就這樣在公司「晃」了一年多,孟憲霆最後決定回到臺灣。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我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目標」
在臺灣期間,孟憲霆一邊在公司裡幫忙,一邊思考著自己究竟想要做些甚麼,一次偶然的朋友會面徹底激發了孟憲霆內心一直盤算的想法,於是有了今天的「兩岸金橋人力資源有限公司」。
那是一天傍晚,孟憲霆在臺中家裡樓下的酒吧喝酒,偶遇臺灣東海大學的朋友,聊得開心,喝得也暢快,閑談期間朋友向自己吐露,知道大陸有很大的市場,很羨慕可以到大陸發展的人,而自己畢業後只能回家裡的小作坊工作。酒過三巡,孟憲霆借著酒勁兒沒有更過多地考慮就脫口而出,「如果我能包你住宿,找到實習機會,但沒有薪水,你願不願意來大陸看一下?」。這一問「一石激起千層浪」,朋友的積極性瞬間被調動起來,開始向孟憲霆詢問各種細節,聊了一會兒後,朋友出去打了通電話,於是孟憲霆就被一群東海大學的學生圍在了中間「答疑解惑」,「怎麼到大陸?」、「大陸究竟什甚麼樣的?」、「這種實習的機會怎麼樣聯絡得到?」、「我是臺中另一所差一點的大學的,有沒有可能有實習的機會?」……原來隔壁桌東海大學的學生都是朋友的同學。
孟憲霆說他非常喜歡臺灣同學問自己大陸長甚麼樣,但問題是當時有些臺灣青年並不承認大陸的進步。讓孟憲霆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是,有一年他回臺灣,約初中同學出來吃飯時,同學對他說自己買了iPhone4s,在同學「亮」給他看的時候,孟憲霆說:「拜托,這是我們班最常見的行動電話,曡起來有這麼高,因為我曡過。」說著孟憲霆如當年一般向記者演示。同學對此的反應則是「那是山寨的吧?」孟憲霆說,當時同學的反應看起來是真的覺得是山寨的,並不是開玩笑。「我當時只回了一句,iPhone4s在大陸好像也沒多貴。」
從過去不承認大陸的進步,到如今爭相詢問赴大陸創業的訊息,臺灣青年的今昔轉變讓一直醞釀著為臺灣青年赴大陸創業、就業牽線搭橋的孟憲霆看到了想法的可行性。於是借著父母「兩岸金橋就業培訓機構」的便利條件,孟憲霆重返大陸,正式開啓自己的創業夢。孟憲霆說:「當現在百分之六、七十的臺灣青年都覺得未來的市場在大陸,卻不知道要怎麼來時,我覺得我做這個活就是有意義的。」
孟憲霆決定來大陸創辦「兩岸金橋人力資源有限公司」時,正值平潭管委會為赴平潭創、就業的臺灣青年提供一系列優惠政策,此外考慮到平潭在國家的政策地位夠高,一定會有關註度,相比福州、廈門這些臺商雲集的地方,孟憲霆最終決定選擇平潭作為自己夢想開始的地方,於是「兩岸金橋人力資源有限公司」成為第一批入駐的平潭「臺灣創業園」的企業。
當時的臺創園還未正式開園,園區內資源匱乏、沒水沒電,只有園區門口的一臺灑水車,用水要去那裡自己拎,孟憲霆就和同事用一起,抬著水桶,搬著東西,走樓梯上去,總共用了十天的時間把公司裝修好、清掃好、家具採購布置全部完成。除了外在條件的不盡如人意,公司的經營也是「摸著石頭過河」,2015年至今的兩年間,孟憲霆坦言走過很多彎路,碰過無數次壁,也是在增加父母公司的成本,但孟憲霆從未想過放棄。
孟憲霆至今還記得,曾親眼見過一個來大陸創業的哥哥輩的臺商是如何狼狽地「跑」回臺灣,甚至連房租都沒錢交,房東找到孟憲霆父母的培訓機構,最後孟媽媽幫他還了房租。事後這位臺商曾打電話對孟媽媽表示感謝,並解釋自己倉皇離開,並非不願交房租,而是真的沒錢了,回到臺灣的他身上只剩200塊新臺幣,從桃園回嘉義的錢還是由臺北的親戚資助。正是因為見過有些臺灣青年在大陸創業的失敗,孟憲霆對創辦「兩岸金橋人力資源有限公司」才愈發堅定。
「他們都是帶著滿腔熱血過來,他們敢拼,當你做(這個行業)你會發現,他們願意踏出第一步的時候已經需要很大的勇氣了。」「最後除了張機票甚麼都付不起地回去,你會很感慨,想做些事情。」大部分來大陸創業的臺商是以開廠、做貿易為主,很少有人做培訓或者交流行業,而孟憲霆父母近幾年積累下來的資源可以讓他做更多的事情。
經過一年半的摸索,孟憲霆的「兩岸金橋人力資源有限公司」將服務的目標人群鎖定在臺灣的「兩中一青」:中低階層收入、中南部民眾、青年。孟憲霆說,大部分臺灣人想到大陸發展是為了將生活變得更好,在臺灣有一個說法「中南部23K北部32K」,臺灣中南部的民眾23000新臺幣也掙得很辛苦,他能保證的是為這些人提供比在臺灣薪水高的工作。在臺灣高薪人才已經生活的很好,真正需要自己提供崗位的是中低收入階層。完全沒有接觸過大陸,在大陸沒有親戚朋友的三、四十歲臺灣青年正是社會的中堅力量,他們沒有來大陸發展的資源,因此也最需要幫助。孟憲霆想要做那個幫助者、陪伴者,將「兩中一青」扶上馬,送一程。
孟憲霆還確定了進行臺灣人才引進的四個步驟:聽聞、認識、體驗、服務。通過這四個步驟幫助想要來大陸創業、就業的「兩中一青」了解大陸,認識並體驗在大陸的生活方式,拿到比在臺灣薪資高的實習機會,並且幫助想要留在大陸創業、就業的青年辦理相關手續、進行就業培訓和談判。孟憲霆說,每當培訓課程結束,學生們圍著老師問問題,一直說謝謝,那是孟憲霆感到最有成就感的時刻,「那代表著我們做這個東西是有意義的。」
孟憲霆認為,在這四個步驟中最重要的是第三、第四糢塊,這是幫他們樹立信心的過程,同時,因為一些來大陸創業、就業失敗的人回到臺灣,並不願意承認是自己的原因,這樣就對大陸產生不好的影嚮,通過這兩個糢塊,考勤評分可以很直觀的告訴創、就業者成功或失敗的原因,同時「兩岸金橋」會提供相應的「退場機制」讓這些人回去。
如今公司的發展穩步向前,平潭「臺灣創業園」裡創辦的每一家企業或多或少都與「兩岸金橋」有過業務聯繫。孟憲霆將2017年稱為「兩岸金橋」的「收獲期」,2018年稱為「騰飛期」。因為2017年真正研究出來了門路,並找到了下半年的資源,這些比在臺灣薪資高的崗位和工作,可撐起「兩岸金橋」明年一整年的交流計劃。至於明年(2018年),孟憲霆想把金橋實習基地的工種做得更全面,讓臺灣的朋友可選擇的更多。孟憲霆還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目標」:讓「兩岸金橋人力資源有限公司」成為臺灣人赴大陸就學、就業、發展的第一入口門戶。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執政黨不代表2300萬人
回首過往,不知不覺中今年已是孟憲霆長期居住大陸的第12個年頭,「每年過國慶的時候我都會想我來多少年了,因為我記得很清楚我是2005年10月1號過來的。」
2005年之前,孟憲霆每年的寒暑假也都會在深圳度過,當時他對深圳的印象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亂」,大街上一些乞討的小孩會抱住行人的腿,不給錢就不放開。孟憲霆至今仍記得,羅湖車站的一個商場裡,一層賣假的名牌商品,二層賣寵物,三層賣盜版光碟,他回憶說:「那時候我養寵物倒養得挺開心。」「當時PS剛流行,光碟一片才2塊錢,(我)就買一摞回去慢慢玩。」
對於大陸這些年來的發展孟憲霆說,很快,「我剛到福州,福州也是很亂,但能看到的是大陸一直在進步」。比起大陸經濟的迅速發展,孟憲霆似乎更願意從精神文明的角度去評價大陸的改變。他給記者舉例稱,現在福州市區,本地人很少去闖紅燈,然而,他剛來福州的時候,紅綠燈在人們眼裡似乎是個擺設,是個裝飾品。
「不會闖紅燈,不會亂丟垃圾,對於我來講,這一點才是大陸進步得非常快的地方,」孟憲霆坦言,在他的印象裡面,臺灣也是從文明素質程度較低的階段走過來的,但大陸在文明素質提升方面花費的時間比臺灣短得多。「真的去翻過臺灣的老照片你就會知道,那些所謂的垃圾分類等一系列文明舉措其實也是在我這一輩建立起來的。臺灣也是剛走完這段路程,反過來說大陸落後,我覺得是一種不公平。」
作為從小往來兩岸,長大定居大陸的臺灣青年,孟憲霆見證了大陸的變遷,更見證了兩岸的交流、融合、發展。談及兩岸關係,孟憲霆認為,民間交流沒斷過,還有增長的趨勢。孟憲霆稱,作為一個臺灣人,比起關註哪個政黨執政,自己更關心如何讓生活變得更好。在他看來,任何一個政黨都不能阻止一個人想要過更好的生活,「他能夠去做很多政策,比如說『南向』,把臺灣的學生引到越南或其他地方去,但是他沒辦法去主張一個社會人士不到大陸發展。」
孟憲霆認為,絕大部分臺灣人知道,如果想要更好的發展,最近的市場就在大陸,大多數人知道這一點就足夠了,因為這慢慢會變成一個趨勢。由於所從事行業的原因,孟憲霆了解到,願意來大陸發展的臺灣年輕人從過去百分之三十、四十到現在百分之六十、七十,每年都是在同比正增長,從沒有負增長。
在孟憲霆看來,2300萬人就會有2300萬種聲音,但執政黨不代表2300萬人。無論是來大陸交流的臺灣學生還是想來大陸發展的人都是往正增長走的,這就是多數人的聲音。孟憲霆稱,自己看到一些數據顯示,想要來大陸來了解和發展的人比蔡英文的支持度還高,「不管那一個人、哪一個政黨執政,這個民心所向是改不了的。」
「希望更多像『兩岸金橋』這樣的服務機構出現,耐心的去扶持臺灣人,讓臺灣人在大陸比較好的生存。」採訪的最後孟憲霆表達了自己對兩岸未來的期待。他說,一些臺灣年輕人鼓足勇氣來大陸發展,自己不能保證他們的成功,但起碼可以有人陪他們走這段路。孟憲霆想,當臺灣2300萬人有一半或者年輕人都來過大陸,當他們都知道怎麼在大陸發展,那些所謂的政治問題也就不存在了。
從90年代第一次回大陸探親到如今定居大陸創業,年僅28歲的孟憲霆近乎在用三分之二的生命切身體會著兩岸關係的發展。他見過圓了歸鄉夢時爺爺的喜悅,他見過兩岸關係緊張時姑姑的淚水,他接觸過臺灣來大陸發展的各類人群,如今,他致力於幫助來大陸創、就業的「兩中一青」……
汽車飛馳在平潭海峽大橋,奔向不遠處廣袤的土地,整座平潭島在視線裡變得越來越小,那個夢想著在祖國大陸離臺灣島最近的地方為臺灣「兩中一青」赴陸「搭橋」的小夥子仍努力著。(完)
臺灣青年在接受培訓。(圖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