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交流三十年·人物】臺配藍珮綺:別樣的「小城大愛」,讓愛傳出去

今年是海峽兩岸同胞打破隔絕狀態開啓交流交往30周年。30年來,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社會聯繫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為兩岸關係緩和、改善與和平發展奠定了基礎。兩岸同胞在30年的交流交往中,既共同見證了兩岸關係跌宕起伏的發展歷程,也發生了許許多多令人難忘的故事。一段文字講述感人故事,一張照片記錄精彩瞬間,一段視頻珍藏難忘記憶。回顧過去,展望未來,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是過去30年來兩岸關係發展中的親歷者、推動者和見證者,以及關心和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海內外同胞。他們通過講述自己或身邊人所經歷的真實故事,續寫「兩岸一家親」同胞親情。

  

藍珮綺在接受記者採訪。(中國臺灣網 張麗媛 攝)

「讓愛傳出去,它像陽光溫暖我和你,不管有多遙遠,總有到的那一天」,藍珮綺曾經作為一名臺灣歌手在一場慈濟活動中為媽媽演唱了《讓愛傳出去》這首歌,這首歌也是臺灣「慈濟大愛電視臺」(現名為臺灣「大愛電視臺」)一部同名電視劇的主題曲。如今,藍珮綺作為一名臺配,她把自己在「原生家庭」中形成的愛融入到大連的家庭中,無形中感動著身邊的朋友和家人。

出身貧苦 家人之間卻充滿了愛

藍珮綺出生於臺灣花蓮縣的一個貧苦家庭,父親在花蓮做生意被騙,家族的叔叔伯伯們幫忙還了債,母親便帶著她搬到臺東縣家族兄弟姐妹們合住的三合院裡。之後,哥哥參加歌唱比賽得了冠軍,父親帶著家族中的孩子們從臺東搬到了臺北。

藍珮綺的祖母、父親、母親都很喜歡音樂,哥哥姐姐都是歌手,耳濡目染,她從小就開始學習唱歌。到臺北後,藍珮綺在小學六年級開始學電吉他,因為當時家裡比較困難,便跟著哥哥姐姐四處表演賺錢補貼家用。

「我童年停留在小學上學五級以前,之後便沒有童年了。一直奔波於上課、下課、放學後排舞、晚上表演之間,回到家時淩晨2點,早上6點鐘起牀上學……」

後來,藍珮綺與哥哥姐姐組成一個樂團,只要哪裡有機會能登臺表演,能掙口飯吃,就到哪裡去表演,來回遷徙,直到哥哥姐姐都退出演藝圈。藍珮綺因為喜歡音樂,繼續自己的演唱事業。

由於在演藝圈表演的酬勞比較高,加上臺北的房子每月要還房貸,因此,她每天拼命地跑秀場賺錢以支撐家用。爸爸當時去了貴陽尋找商機,剛開始時生意慘淡,直到遇到貴人相助才漸漸有了起色,藍珮綺終於結束了為生計天天奔波於各地、三餐不穩的生活。「爸爸的性格比較剛硬,他不會用語言表達。對於家庭,他沒有推脫過一天的責任,沒有少給我們一天的愛。所以,在我的眼裡他是一個最好的父親。」

如今,藍佩綺已接手父親在貴州的中藥飲片廠以及生物科技公司。父親身為貴州首登集團董事長、貴陽市臺商協會會長,可以說,取得有今天的成就,與女兒的全力支持密不可分。而藍佩綺卻說,「我們家是用愛包容的一個大家庭,不存在互相感謝,都是彼此無私的幫助,身為子女,只要能做的,我們都去做。」

  藍珮綺在接受記者採訪。(中國臺灣網 張麗媛 攝)

「小城大愛」讓愛傳出去

由於種種原因,2006年,藍珮綺退出演藝圈來到了上海。剛到上海時,由於父親在上海跟一些公司有生意合作,她便留在這裡幫助打理生意。

在上海居住5年期間,她跟朋友合夥開了個餐廳,由於餐廳業務拓展的需要,她只身來到了大連。也是在大連的餐廳裡,藍珮綺遇到了自己現在的先生鐘愛宏。

鐘愛宏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前妻去世後,他心裡一直放不下對她的思念。藍珮綺常常以朋友的身份安慰他,也許是朋友的關愛打動了鐘愛宏,兩人最後走到了一起。

藍珮綺也非常欣賞先生的善良和單純,「他是一個責任心很強、很重感情的人;他熱愛自己的工作;他對長輩非常尊重,跟同事的關係處理得非常好。」

兩人在生活中也會鬥嘴,當「東北腔」對戰「臺灣腔」時,在旁邊人看來或許很有「意思」。但多數情況下他們會通過溝通解決問題。「這是我們相處的糢式,旁邊的人可能受不了,其實我們隔天就好啦!」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也是我們追求的理想境界。藍珮綺把「原生家庭」的愛融入到大連的家庭中去,讓愛傳出去,與先生的前岳母、大女兒這些「微妙」的關係處理的非常好。

「將心比心,我從沒有特意討好老太太,就是用一顆真誠地心去對待他們,最真實的東西可以代表一切。」兩人的婚姻遭到鐘愛宏前岳母的「質疑」,面對眼前的困境,藍珮綺並沒有退縮,而是繼續把「原生家庭」本身帶給她的愛繼續融入到這個家庭中去。直到有一次,先生帶著她熬好的粥去探望剛做完手術的老太太,兩人之間「隔閡」才稍有緩解。

藍珮綺在臺灣待產時接到老太太關切電話,她在電話中說:「阿姨,您一定要把我當作女兒一樣,以後我也會跟大姐一樣孝順您,您放心。」

藍珮綺與丈夫前岳母的相處令人感動,陪老人吃飯、聊天、做家務。她更是把鐘愛宏的大女兒視如己出,用愛心傳遞著溫暖。爸爸曾說過,「如果你想讓大家對你好,你就得對你的大女兒更好,你要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女兒一樣對待。」藍珮綺想這些一定都能做到。

「嗨,嗨,嗨,你好啊」,這是帶著臺灣腔的藍珮綺見到大女兒時說的第一句話。第一次和大女兒見面時的印象非常深刻,那是一個夏天,她梳著兩個辮子站在家門口,拿著一把扇子說,「我好像在看臺灣的偶像劇啊!」

藍珮綺曾經給大女兒寫過這樣一封信,「沒有人要來代替誰,也沒有誰可以代替誰,你可以把所有的心事都告訴我,我們可以像朋友一樣相處。」

藍珮綺剛從臺東搬到臺北時,每天爬3層樓到學校教室的過程中,都在唱《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歌,每次聽到別人唱這首歌時就會哭,為甚麼別人有媽媽照顧,自己卻沒有。源於童年的經历,她不希望大女兒在愛這一塊有缺口,不要讓孩子有這種缺憾。能夠給她的,就盡可能給她。

藍珮綺和大女兒之間的關係就像是朋友關係,在一些問題選擇上,會給予一些客觀性地建議。「你自己要有自己的判斷,我只能給你一些建議,不能幫你做決定。」

後來,大女兒報考了臺灣世新大學,藍珮綺讓自己的父母照顧大女兒直到完成大學學業。「臺灣的外公和外婆更是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外孫女,外婆經常給她做吃的,泡飲料。他們之間相處得很融洽。」

或許是臺灣媽媽和臺灣外婆用愛的行動和力量感動了大女兒,或許是大女兒在愛的環境中「長大了」,令藍珮綺印象尤為深刻的是,在臺灣生完小女兒滿四個月後回到大連,她不分晝夜每兩個小時就喂養一次。大女兒看到這些情況後說,「阿姨,如果我睡在你旁邊,你有任何的事情都可以把我叫醒。」她不再跟哥哥姐姐們出去玩,而是幫忙照顧自己的小妹妹。

藍珮綺的爸爸媽媽很喜歡到大連鄉下的親戚家中去玩,他們曾經到大連鄉下拔菜、燒炕、用大灶煮飯。藍珮綺說,「我和妯娌之間沒有任何隔閡,相處得都很好,他們人非常善良。」

  

  藍珮綺在接受記者採訪。(中國臺灣網 張麗媛 攝)

最盼望的就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藍珮綺剛來大連時有點不太習慣,「冬天零下十幾度,真的太冷了。」藍珮綺的適應能力很強,她很喜歡吃大連的大餅、餃子和大鍋菜。大連的人很直爽,說話不用拐彎抹角。大連的空氣很幹淨,道路很寬,大連給她的感覺就是「很舒服」。

藍珮綺來到大連後,她身邊的朋友、老師都陸陸續續到過大連。她經常帶島內的朋友去逛大連一些奇特的小店,讓他們感受到大連真正不一樣的地方。島內的朋友說她在大連可以當導游了。

今年,在大連市臺辦的大力支持下,在連臺婚姻家庭中成立了兩岸婚姻家庭聯誼會。藍珮綺夫婦作為大連市1200多對兩岸婚姻家庭中的突出代表,先生鐘愛宏擔任了兩岸婚姻家庭聯誼會會長。

「臺辦對我們非常關切,一直不停地給我們支援,成立兩岸婚姻家庭聯誼會後,臺辦支持我們舉辦了一些聯誼活動,讓兩岸已經結婚的或是將要結婚的人在活動中互相認識,互相交流。通過交流,大家的距離拉近了,大家更親了。」

大連市兩岸婚姻家庭聯誼會的成立,有力地促進了大連的涉臺婚姻家庭的交流互動,有助於發揮這一群體維護兩岸和平發展的作用,有助於讓兩岸婚姻家庭群體更深切地感受到大陸娘家的關心和支持,有助於使兩岸配偶親人自覺成為兩岸關係和平的使者,讓更多的臺灣同胞了解大陸的發展情況、政策環境,從而參與到兩岸交流融合的大潮中來。

藍珮綺認為,兩岸婚姻家庭最盼望的就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這一群體已經成為兩岸和平使者和交流使者,拓展了兩岸民間交流的深度和廣度,豐富了兩岸社會融合的形式和渠道,為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做出應有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