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一塊用了十幾年的洗衣板 仔細一看落款是光緒!

不少文物,

都有神奇的傳說~

比如像下面這口

「景德鎮窯灑藍釉缽」

全世界僅存三件,

是首都博物館鎮館之寶之一!

但是,

當時它的持有人,

是拿它來喂雞的……

而在浙江,

也有類似的事情哦!

一個多月前,

臺州溫嶺箬橫鎮三房邨的人

才知道

那塊不起眼的用來鋪路的石板,

上面竟然刻著一道聖旨!

這聖旨是頒給誰的呢?

是康熙?喜歡下江南的乾隆?還是?

邨裡用了幾十年的搓衣板

上面寫著「奉天承運」和「光緒」

邨主任林菊明所說,這塊石碑其實早就在了,至少也有四五十年了,「我記得小時候就看到過,可是誰也沒想到這還是一個寶貝。」

林菊明說,這塊石碑原來是放在邨口的池塘邊的,因為表面刻著字,有一定的摩擦力,一直都被人拿來當搓衣板用。

至於上面刻著的是甚麼字,邨裡從來沒人仔細研究過。

「據說這塊石碑早年是從山上墳頭搬來的,大家都比較忌諱,還以為就是一般的墓碑刻文。」

「大概一個多月前,邨裡為了盤活土地利用率,就準備把池塘填了,當時這塊石碑完完整整的,沒有被損壞,就把它換了個位置,做了鋪路的石塊。」

「前段時間,隔壁邨子也發現了一塊刻字石碑,他們說是老物件,我就想起,我們邨裡也有一塊呀。我們本來就計劃,讓邨子的歷史文化感再強一些,說不定,這塊石碑也有點故事呢。」

「我們找了幾個壯漢,從地上把這塊石碑挖起來,這石碑長80厘米,寬70厘米,厚5厘米,一面刻字,一面有『獅子銜劍』的浮彫。」

碑上好多字,大家不認識,大概看到「奉天承運」,他們想到電視劇裡聖旨上會有這句話,再看落款寫著「光緒」,大家一致認為,這應該是個寶物。

網上有人收藏的康熙聖旨長這樣

溫嶺箬橫鎮三房邨的聖旨長這樣

林菊明聯繫了鎮政府,

又打電話給溫嶺市文保中心,

文保專家認真讀了每一個字,

基本判斷出,

這就是一道聖旨!

專家說:

接旨的人以示隆重,特意找人在石碑刻了上去!

隨後,專家把石碑上的字拓了下來:

這是一封光緒皇帝寫的表揚信

表揚溫嶺一位叫林修的禦廚

和其祖父母

奉天承運皇帝制曰:

沛酬庸之慶典,茂對皇庥;敷錫類之殊榮,曲成囗(臣)孝。爾林溥,乃光祿寺署正加二級林修之祖父,箕裘紹緒,詩禮垂聲,貽厥孫謀,樹芳觀於珂裡;繩其祖武,奏茂績於彤筵。茲以爾孫,克襄王事,贈爾為奉直大夫,錫之誥命。於戲,開棠構以開基,德鐘家慶;沛絲綸而錫命,光燿泉室。

制曰:德門積慶,淵源早裕夫孫謀;盛世推恩,綸綍載揚夫母範。爾陳氏,乃光祿寺署正加二級林修之祖母,囗(高)門毓德,華閥傳芳,有榖貽謀,賴同心於內助;自夫申命,表異數於中閨。茲以爾孫,克襄王事,封爾為宜人。於戲,光生榆翟,常昭彤管之輝;德媲珩璜,用煥紫泥之彩。

光緒貳拾肆年拾壹月初六日

原來是光緒皇帝寫來的表揚信啊!

有人收藏的光緒二十七年的聖旨

石碑聖旨和這上面都是蠅頭小楷,

工工整整,

跟印的似的!

「很顯然,這是典型的誥命刻文,也就是常說的『恩榮錄』」,溫嶺箬橫鎮政府黨政辦文史研究人員江文輝介紹,所謂的「恩榮錄」,主要是用來記載皇帝及地方官員,對某地家族成員的封贈文字。

簡單來說,就是朝廷認為這個人功勞大,除了表彰他本人之外,還會特地寫一封感謝信,或者賀電,對這家的人進行表揚,家裡人拿著它,就是光宗燿祖的憑證,可顯示其家族高貴的地位和身份。

江文輝說,這次發現的石碑,是表揚一個叫林修的皇宮禦廚,以及他的祖父林溥,祖母陳氏的。

但這個禦廚還不太一樣,「林修的職位是光祿寺署正,並不是負責平常三餐的廚師,只有在國家設宴、官員餐會及皇宮祭祀獻福的時候,才會出手。」江文輝認為,光祿寺是一個有很強政治意義的國家級後勤接待部門。

「這就好理解了,朝廷之所以會給林修的祖父母寫表揚信,很可能是因為林修在某次接待宴會上,任務完成得很出色。」

江文輝說,遺憾的是,這樣的表揚信通常不會寫明具體甚麼事,所有漂亮的褒獎之詞,都是套話。

「『恩榮錄』是一種行文格式,不會由皇帝親自擬寫,只需要把裡面的名字、稱呼修改一下,其他的話都是通用的,寫完後,皇帝朱筆簽發,表揚信就寄出去了。」江文輝說。

這是溫嶺發現的第一塊石碑聖旨

邨裡決定要讓林姓後人都來看看

溫嶺文物部門的專家說,這是他們在溫嶺看到的第一塊石碑聖旨,從聖旨內容表述來看,這個廚師出身的林修,官從六品,加上二級以後,實際上是享受了五品官待遇,算是部門裡的高職人員了。

不過,文物專家在鑒定出這是真品後,也發現了一些不符合常理的情況。

「古代官階等級嚴苛,官袍都有其對應的吉祥圖案。」專家說,在清代,官服的錦面從高至低依次為鶴獅錦、麒麟及赤尾虎錦、瑞荷錦、瑞草錦、葵花錦,獅子一般用於二品大員,像林修這樣的五品官,對應的應該是瑞草,所以石碑背面,按理是不該出現「獅子銜劍」的樣式的。

石碑後面出現了獅子銜劍的圖案

但江文輝認為,這樣的「錯誤」其實也好理解,「因為按照碑文『光緒二十四年拾壹月初六日』的落款日期看,也就是1898年12月18日,而就在三個月前的9月21日,慈禧太後發動戊戌政變,把光緒帝囚禁了,朝廷都亂了,當年溫嶺這種遠離京城的窮鄉海濱之地,也就不按規矩來了。」

江文輝說,聖旨送達以後,石碑是接旨人自己找人刻上字的,也許就是為了驕傲地顯示自己家裡在朝中有人,故意把浮彫弄得浮誇一點,「那時候朝廷能不能保住還是個問題,誰還有心思管這些小事。」

可惜的是,關於林修這個人的情況,從溫嶺市到箬橫鎮都沒有相關記載,同姓林的邨主任也說,從來沒有聽上輩人提起過這個人,所以關於石碑的來历及其中的故事,只能靠後人猜測了。

「不管歷史真相如何,總之有了這塊石碑,說明邨裡也是出過大人物的。」林菊明說,溫嶺博物館希望能收藏這塊石碑,但目前會暫時放在邨裡,讓邨裡人,特別是林姓的後人都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