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忠回憶被搜索情景:那天之後不敢一個人睡覺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19日清晨6時許在臉書直播,臺當局「調查局」人員拿出臺北地方法院核發的搜尋票,指王炳忠涉及島內所謂的「安全法」,因此要求入門調查,王要求律師到場才要開門,但檢調單位表示,王是證人身份,律師不需在場,便請來鎖匠開門進入。據臺灣媒體報導,王炳忠26日表示,自己從那天之後就不敢一個人睡覺,只要離開黨部、準備回家、各種移動,都必須即刻與父親聯繫,心中餘悸猶存,非外人所能體會。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右)。

遇檢調單位搜尋當天,王炳忠在家裡用臉書直播,影片中可見臺「法務部調查局」人員、警方持著法院的搜尋票要求開門;王炳忠則回批「搞得是白色恐怖」「不能隨便開門,莫名其妙侵犯人權」「搞得比黑道還黑道」。雙方僵持近40分鐘,最後警方派出鎖匠開門。而經「調查局」及臺北地檢署長時間偵訊後,王炳忠被北檢請回。

王炳忠表示,雖然離事件發生已過了一周,但當天的每分每秒,連續18小時的疲勞訊問,依舊恍如昨日。全家人皆遭搜尋、「偵訊」,18小時的「證人」時光,其實就是被當「嫌犯」的對待。他說,他現在仍然不敢一個人睡覺,凡是離開黨部、準備回家、各種移動,都即刻與父親聯繫,請父親陪他一起過夜。

王炳忠提到,如果當時沒有直播,他可能人間蒸發18小時,關在那神祕的「青溪」裡;因為如果送到北檢,「司法」記者還會接獲消息,但當天十幾人是先被送到「青溪」,昔日「警總」拷問政治犯的陰森山區裡,又因「證人」身份不能行使緘默,然後再從他們的證詞中羅織罪名,上演「證人轉被告」的慣用劇本。

王炳忠強調,外界看他還算鎮定,開始恢複上各節目,但心中仍餘悸猶存,非外人所能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