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交流三十年·講述】郵局門口的那個老頭

【題記】今年是海峽兩岸同胞打破隔絕狀態開啓交流交往30周年。30年來,兩岸人員往來和經濟、文化、社會聯繫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為兩岸關係緩和、改善與和平發展奠定了基礎。兩岸同胞在30年的交流交往中,既共同見證了兩岸關係跌宕起伏的發展歷程,也發生了許許多多令人難忘的故事。一段文字講述感人故事,一張照片記錄精彩瞬間,一段視頻珍藏難忘記憶。回顧過去,展望未來,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是過去30年來兩岸關系發展中的親歷者、推動者和見證者,以及關心和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海內外同胞。他們通過講述自己或身邊人所經歷的真實故事,續寫「兩岸一家親」同胞親情。  

作者:薛觀昌,臺屬

在武進湟裡鎮老郵局的門口,每天都會看到一個年過古稀的老人在駐足、在徘徊。看他樣子,象是在等人。他是誰?在幹甚麼呢?他,就是我的老父親。

他確實在「等人」,確切地說,是在等信,是在等待失散多年的女兒,也就是我大姐的音訊。說起大姐,她早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就隨大姐夫匆匆去了臺灣,這一走,就是四十年!自己的骨肉突然間失散了,父親幾十年的思念之苦可想而知!論起我們的家境,應該說在鎮上還是可以的,可就是常常會覺察到父親象有心事,甚至會看到他一個人傻愣的樣子。後來大家都知道了,原來,他是在思念自己的女兒!

俗話說,等人的日子最心焦。這一點,誰都有體驗。可是在父親看來,他就是耐得住心焦。那些日子,盡管他總是抱著希望而去,懷著失望而歸,卻還是義無反顧地堅持著,情不自禁地重複著自己的動作來回於家與郵局之間。到現在我才體會到,這看似簡單地動作,那才是天底下最難做到的;這看似簡單地重複,體現了父女間深深的骨肉之情,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像這樣的等待父親經历了好多個年頭。隨著時間的消逝,父親的年歲在增大,體質在下降。他從步伐矯健,等到步履蹣跚;他從身背硬朗,等到背駝腰彎;他從一頭烏發,等到滿頭白發;他在希望中尋覓,在失望中振作;在盼望中等待,在期待中堅持!

1987年春節,也就是在大姐回來的那年,老父親從郵局回來,因突發腦溢血,倒在了家門口。他帶著滿腔的失望離開了我們,帶著一生的遺憾離開了人間。

不知經過多少磨難,情況終於有了轉機,臺灣允許民眾到大陸探親的消息一經傳出,我姐姐立即提出申請,並得到了批準。當我們得知姐姐要回家的消息,個個熱淚盈眶,高興不已。一家人圍在一起商量準備迎接的事。姐姐是轉道香港到上海虹橋機場的,母親因年事已高,不能親自去接,這任務就落在我們幾個年輕人身上了。可是由於年齡關系,況且,時隔四十年了,我們對姐姐一點印象都沒有,怎麼辦?只有用舉牌的辦法。

1987年4月25日,我們永遠也忘不了的日子。那天,我們早早到了機場,比飛機到達整整提前了兩個多鐘頭。要在平時,等人的時間感覺過得特別慢,可此時卻一點沒有,大家完全沉浸在興奮之中。盡管離飛機到達還有一段時間,我們還是迫不及待地站到了出口處的最前面,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前方。飛機準點落地了,我們個個睜大眼睛,眼光在擁擠的旅客中掃描著。「看到了!看到了!」我第一個發現了姐姐,情不自禁地高聲叫了起來。我的話音剛落,姐妹們也不約而同地看到了。是她!就是她!長得真象父親,與我其他幾個姐姐也很像很像!我們急切地向她呼喊:「姐姐!姐姐!」

聽說我遠在臺灣的姐姐馬上要到家,不僅好多親戚趕來了,就連左鄰右舍甚至鎮上和村裡的熟人都趕來了,我家所在的新街弄一時熱鬧了起來。

來了!來了!家裡幾個年紀輕的,三步兩下趕到巷子口簇擁著姐姐。剛到門口,老娘就迎了上來。只聽到姐姐一聲:「娘!……」倆個人就抱在了一起。只見姐姐淚如雨下,老母親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淚。這是幸福的淚花!激動的淚花!倆人抱在一起,久久也不願分開。姐姐看著老娘,久久地凝視著娘頭上那根根銀絲,不由地淚濕眼眶:「娘,您比以前變多了」娘也看著姐姐,摩挲著她的手掌喃喃地說:「你也不是我印象中的大姑娘了。」是啊,畢竟分別四十年啦!

當娘說起老父親是怎樣盼著姐姐回家團圓時,只見姐姐聲淚俱下,她抱著父親的遺像,緊緊地貼在胸前,一股勁地哭咽著,嘴裡只是在重複著一句話:要是我早回來半年就好了。是啊,幾十年都熬過來了,就差那半年啊,能不遺憾嗎?

看著大家傷心的樣子,雖然我心裡很不是滋味,但也只能強忍著勸說大家說:今天是一家人團聚的好日子,應該高興才是啊!聽我這麼一說,屋裡的氣氛才開始轉變過來。只見姐姐和母親的手又緊緊地握在一起,一家人敘起了離別之情……

姐姐回家了。九泉之下的老父親,您可以安息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