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遊平江路,何必下江南

平江路是一條內斂的路,小橋流水人家是留給人們最初的印象

其實,平江路的文藝、時尚、小清新、歷史設計感,隱藏的品味和美,在我心裡,是中國最有歷史宋以來的市巷舊貌水鄉格局,可以說,它是古城民情風貌的縮影,是最能表現江南小橋流水人家氣質的地方。

入冬了微風中帶有一陣陣涼意,仿佛帶有一種離愁感,愁得淌淌滴。從喧囂的幹將路拐進了平江路,心情一下子安靜了許多。

在如今遍地高樓和人流,滿耳喧囂和嘈雜,四處浮躁和物欲的環境中,居然還有一條能夠如此完整保持自己本性的路,讓我頃刻感動。斑駁的白牆,蓋頂的素瓦,青石的路面,悠然訴說著這裡的年輪。

舉頭望去思婆橋西,一棟老宅臨河的牆上,掛著一塊酒紅色旗袍形狀的廣告牌。小橋流水人家旁開這樣一家古典式的旗袍會館倒也交相輝映。

早晨,無論身處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即使是在歷史老街,你也需要一杯咖啡讓你真正醒來。平江路上的這家星巴克有著濃厚的蘇式情調。

初進平江路,總是會被樹蔭遮蔽的小橋流水人家所吸引,不由感慨這才是江南啊。可是一轉頭才發現,街邊幾家默默無聞的小店散發著低調而清新的文藝風。

走進貓的天空之城概念書店,立刻就被一種很小資的情調包裹著。這是平江路上的二店,店內裝飾優雅閑適,文藝範兒十足。覓一個座位,點一杯絲襪奶茶,執一卷紙書,不知不覺貓上個把鐘頭。選一張有意思的明信片,寫上心裡話寄給未來的那個他和她或者是自己。臨走之前再買上一幅手繪地圖。

穿過壽安橋,進入鈕家巷。平江路上的支巷倒也別有洞天。 一座院落,一方天空,卻承載了蘇州深厚的文化內涵——蘇州狀元博物館。每一塊匾額、每一塊方磚上都留存著科舉歷史的記憶。蘇州是一個人才輩出的地方,早在古代的時候,就是有名的「狀元之鄉」。


踏入蘇州狀元博物館,每一步都彌漫著古典園林、故居宅邸和書卷文學的濃厚氣息。博物館原為狀元潘世恩舊宅。經過200多年的風風雨雨,狀元府雖依稀蒼老之感,但昔日雍容華貴的風貌依稀可見。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這裡寫滿了那個年代讀書人的奮鬥故事,願你路過這裡進來看看,看看姑蘇平江的人傑地靈,看看狀元們的故事。

地址:蘇州市平江路鈕家巷3號

開放時間:每周二至周日 9:00-16:00PM

走出狀元博物館,裡外卻是兩個世界。它與繁華的觀前街相鄰,那裡一片喧囂和嘈雜,而在這個院落卻能享受到難得的安靜。大儒巷位於平江路的東邊,西接臨頓路,因明代大儒王敬臣故得名於此。

一頭是喧嘩熱鬧的觀前街,一頭是文藝小資的平江路。大儒巷就像是一條時空隧道,在一步一行之中讓內心平靜下來。越往巷子深處走,小清新的味道就越濃。一旁有很多有格調的小店值得一逛。

餓了,停下來買個地道的蟹殼黃吃吃,美滋滋!

從掛著燈籠的大門走進去,一進兩進三進,這才是蘇式老宅的庭院深深。走到最深處,是一座搭成亭子的小舞臺,每到夜裡食客匯聚時,便會有一男一女懷抱三弦和琵琶,時而抑揚頓挫,時而行雲流水,吳儂軟語的唱腔和著撥弄的琴聲,飄蕩出深深的宅院,直漫到平江路的長街上去。

要說這裡比較有趣的就屬那只大麻球了,老師傅在油鍋裡反複澆油擠壓再澆油,最後膨成一只灑滿芝麻的大麻球,端上桌,一點點的撕開吃掉,玩耍的快樂超過了舌尖的快感。

花無缺這家幹花店的創立源於一段美好的姻緣。老板從在十全街推著單車賣花,到在平江路上開花店,是不懈的堅持和努力讓他走到了今天。幹花店旁邊就是小吃一條街。剛剛還沉浸在琳琅滿目的絢麗花草中,走出店便是另一番風景。空氣中散發著臭豆腐雞爪的味道伴著花香,那個酸爽。

午後的美好時光特別適合坐在河邊啃著雞爪曬曬太陽看看風景。去桃花源記取個號坐在門口,邊吃邊等。門上有一副對聯,右邊是「問今是何世不知有漢無論魏晉」,左邊是「扶昨日殘醉或恐當歌莫管流年。」店名旁有個註解:「夢裡聞香尋滋味」。餐廳的牆上描繪了桃花散落的水粉畫,雖稱不上多麼的驚世駭俗,但足以烘托出餐廳的氛圍。

來到桃花源記莫要覺得誤入了十裡桃林,作為食客的你只需要享受美食記錄下的歡愉時光。赤豆小圓子、雞湯八仙餛飩、赤豆糊糖粥,這些正宗的蘇式小點心讓人贊不絕口。

離開桃花源記,旁邊狹窄的巷口,支起一張桌子就開練的師傅,把融化的麥芽糖凝出不同造型的糖人、動物或者棒棒糖,深受小孩子和童心未泯的大孩子們喜歡。

懸橋巷裡很多古跡,洪鈞故居就是其中之一。洪鈞是清朝同治時期的狀元,也是中國古代狀元裡唯一的外交官,曾出使俄、德、奧、荷四國。與其隨行的夫人竟然就是眾人皆知的「名妓」賽金花。特別是在德國柏林社交的成功,為她贏得了「東方第一美人」的雅號。

素素淡雅的宅子仍然保留著以前的糢樣。洪鈞故居整治後,更有文化氛圍,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國內外游客前來參觀。

巷間的亭臺、樓閣、水榭都隱隱透著原始的古風,評彈、昆曲、古琴均緩緩流著沁心的古韻;牽著孩子的手,站在橋邊,聽著高跟鞋走在石板路上的聲音,看著洋姑娘認真學習刺繡的糢樣,嘆著辮子爺刻石頭的營生和行為藝術,身臨其境地感受著這條路不可抗拒的張力。

來到了平江路與白塔東路的路口。這裡是手搖船的游船碼頭,碼頭對面是汪氏義莊,現在變成了一家餐廳名字也改叫上下若了。

餐廳老板陳玠甫,當時他在蘇州考察,為當地平江路段的文化產業改造,提出了一個自己的方案。面對這樣的歷史文化名街,陳玠甫在方案裡添加了許多文化元素,最終獲得了認可。就在此時,平江路也被評為「中國十大歷史名街」,當地政府給了陳玠甫一棟平江路上的老宅,請他先行做個樣板出來——這就是第一家「上下若」餐廳的誕生。

街道上孫子和奶奶手牽著手,應接不暇地感知著這從未有過的江南體驗,似乎所有的好奇與幻想在此刻都獲得了最好的答案,恰如有人說過,對於孩子,最好的教育不是在書本上,而是在路上;對於老人,最好的孝敬不是在物質上,而是在精神上。仔細想想,也不過如是。

華燈初上,河道兩邊的燈光又為樸實的平江路增添了些許慍色,當地居民也開始紛紛走出家門,有的坐在石堤抑或籐椅上聊天,有的則帶著寵物漫步遛達,偶遇熟人,便站在路邊輕松地拉拉家常,似乎對身邊來來往往的外地游客均已習以為常,驟然出現的擁擠和湧動,在這裡引不起絲毫的影嚮。如有游客前來詢問,他們便會耐心地為其講述蘇州的陳年往事,而於他們言談眉宇間所流淌出的,卻都是身為當地人對平江路輝煌過往的感嘆和對蘇州這座城市最為真切的情懷。

接地氣的蘇式夜市生活,會讓你發現,平江路文藝慢節奏的同時,也有濃鬱迷人的時尚氣息。

平江路的冬季並不蕭索,只是堅守著她那份清幽和古樸,懶惰和安詳,悠閑和舒展,寧靜和平和,詩意和禪意。

平江路不僅僅是一條老街而已,它完整的保留了人們真實的生活痕跡,沒有經過新時代的搬遷動土,就順著其最自然的態勢發展,小小的街區融匯的是百年來人們點點滴滴的生活影像。沒有摩天大廈的氣派,不食山珍海味,每日清晨的小橋流水,豆漿小籠和傍晚清酒一壺都是生活有滋有味的真諦。

因為一條路,愛上一座城。平江路就是一條這樣的路,下江南,怎可不游平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