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遊記之一  霸氣帝都北京

「到了南京怎麼能不去北京呢?」這是當初尚未踏出臺灣時,就在心中告訴自己的一段話,無論如何,到了南京一定就要去北京!

五月的南京,天氣開始回暖到一個舒服的溫度,然而對南大的臺生宿舍卻部是一個舒適的時期,也許是水土不服太久,又或者難以抵抗「南京病毒」,臺生們輕是感冒,重則是久咳不止,從臺灣帶來的藥用著快速的速度消耗著,雖然如此,伴隨著課業的壓力以及北漂的規劃,感冒的我窩在一整寢都在生病感冒的重病區趕著調研的整理與資料彙整,終於在前往北京的前幾天完成作業,奇蹟似的感冒竟也好轉。

這北漂計畫說起來有點瘋狂,估計也是在交換的期間出到最遠也最久的門,與室友二人搭著臥鋪睡一晚從南京抵達北京,停留北京五天之後在從北京搭著臥鋪前往哈爾濱,最後在哈爾濱與其他臺生碰面,共同在前往內蒙古海拉爾。

從南京站搭上了臥鋪車,聽著飄向北方與鐵軌撞擊聲,車子停停走走人來來去去,伴隨著人生中第一次在火車上睡覺的新鮮經驗,我抵達了五月天炎熱到不可思議的北京。

IMG_20170518_154738.jpg
從南京站出發

□炎熱的北京

從沒想過五月天的北京竟會熱到38度這不可思議的溫度,一從火車站走出變一股熱風,開始感受到前所未有口乾舌燥。抵達北京前,便聽到許多陸生朋友跟我說著北京乾,要多喝點水以免流鼻血了,在臺灣的我感受過的是炎熱又潮濕的熱,但我並沒有感受過何為乾燥的熱,這一熱竟讓我畫好的妝容能在十分鐘內就快融光,短短幾個小時內便喝掉了三瓶水,也是生平第一次衝去買防曬乳,只能感嘆怎麼可以這麼乾又這麼熱呢,所幸在北京的停留並沒有發生流鼻血的。

IMG_20170519_124148_HDR.jpg
熱到吃涼皮

□紫禁城(故宮)

天安門廣場之大不可思議,為目前最大的城市廣場,從前門走進到天安門可說一大段路,最後在從天安門走到故宮門口,又是一條漫漫長路,我與室友在早上九點抵達故宮買票門口,買票窗口寫著入場人數已經萬人以上,看著故宮的門口之大,想著臺北故宮的藏品過去就曾在這城裡。
19092755_959180054223885_715423485215000231_o.jpg

故宮規劃路線為只進不退,只進不出,也因此我們必須抉擇究竟要直走中軸線呢?還是繞到故宮其他區域去看看,畢竟選擇其中一條便無法再回頭,最後我們選擇了從午門經過中軸線,經過太和門、中和殿、保和殿,進入乾清門後往左走想去看看聞名的養心殿,然而運氣不佳的我們並沒有看到養心殿,因為正在修復建築中,從儲秀宮出去看看禦花園,走過欽安殿從神武門出去,登上景山公園登高望整個紫禁城。
19221709_959179524223938_7265989989429968313_o.jpg
紫禁城門口

說來非常震撼,紫禁城之大讓我感嘆著果然是帝都的霸氣,大量的人潮在城中的廣場竟也顯得稀稀落落,不免想著過去起朝的盛況,究竟這個廣場能容納多少人呢?買了一本北京故宮的舊照片書籍,看著滿清末年的故宮內長滿了雜草,也不禁感嘆著這麼一大座宮廷的管理應該相當不容易,也感嘆著清末的國力衰弱,從庭院中的環境維護輕易看出那段國力的艱辛與衰弱,相對於現在乾淨並且維護完整的故宮,大陸的國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19093025_959180407557183_2749604244499064604_o.jpg

紫禁城分散的人群

城中連接各空間有著許多門,導覽說著空間與空間之間的交界處-門,過去都會站在守衛的人,誰在幾點幾分穿過這扇門可說都會有所紀錄,城中並不像一些劇中所眼的容易穿越與自由,也讓許多宮廷劇似乎都化為一場夢,然而既使知道可能化為一場夢,卻能夠了解大家對神祕的紫禁城為何有各種想像,這麼大一座宮廷之中雖嚴謹也許也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吧?

19221813_959180227557201_3259742739753426585_o.jpg
紫禁城內景色

走著中軸線,繞出了老舊的儲秀宮,穿越人山人海的禦花園,我知道我走到了紫禁城的盡頭,離開了紫禁城走入了景山公園,登高俯瞰整座紫禁城,如此的磅礡與氣勢,這又是一個曾經如此不可一世的帝國,紫禁城整體氣氛讓我感受彷彿一個歷經滄桑卻淵博的老人,穿著龍袍用著深邃卻意味深遠的眼神看著北京,沉穩的待著令人安心。

19055877_959180304223860_9130154379919725977_o.jpg

景山上看到的紫禁城

□南鑼鼓巷與胡同旅館

「時間來到莊嚴靜謐的黃昏,老伯伯坐在板凳上聽新聞。

門前的小紅燈籠紛紛亮起 默默看著絡繹不絕的過客。」-高宇婧《南鑼鼓巷》。

騎著共享單車繞過了龐大的紫禁城一圈後,回頭我騎向南鑼鼓巷,胡同巷弄非常迷人, 常民的生活比起皇宮的生活我想更容易深入人心,聽著高宇婧的南鑼鼓巷我走在南鑼鼓巷,南鑼鼓巷的主要商業區非常熱鬧,然而繞進胡同巷弄中卻又是常民的寧靜,也許是平易近人的常民生活,比起紫禁城中的只進不出或者緊湊,這裡更自由與彈性,吃點北京榨醬麵漫無目的的遊走在南鑼鼓巷。

我在北京所住的旅館也是在胡同巷弄中的旅館-上林旅社,比起商業與觀光發達的南鑼鼓巷,百年旅館坐落在安靜的胡同巷弄中更優閒與舒服,內部的居住環境簡易舒適,天井與建築的設計讓人彷彿置身武俠小說一般傳奇,搭配上周遭美味的平民小吃還真是讓人捨不得離開。

19093095_959179637557260_645374270118583146_o.jpg

有著武俠氣息的上林旅社


胡同街景


胡同街景

□頤和園

原本預計早上逛個頤和園,下午去逛個圓明園,事實證明如要好好欣賞園區而非走馬看花,這個設計是荒唐的。就這樣一個頤和園把我們困住了一天,在頤和園走過小橋流水、看著大佛、爬過大山小丘、眺望昆明湖、乘坐小船遶園區等,甚至還在頤和園中的舞臺上看了精彩川劇變臉,頤和園每棟建築物可說都精心設計,棟棟都有故事、設計皆有緣由,要休息、要看劇、要吃飯、要乘涼,甚至春夏秋冬該在哪做些什麼都精心安排,真是讓人感受到皇宮貴族以及慈禧太後對於自己生活的安排與享受。然而雖說待上了一整天,但其實我們也花了一整天不斷的走著,總有總走馬看花竟還要花上一天的感嘆,我想下次有機會,我必定多劉更多時間走遍頤和園與看看圓明園。


昆明湖

19222806_959179947557229_7511462946702245340_o.jpg
圓明園精美有層次的欄柱繪畫


從昆明湖上看見的圓明園

□天壇

至今想起天壇都讓我想著這是人對於祖先的感恩與敬畏。

要去天壇的日子,北京陰雨綿綿,比起剛抵達北京的乾熱,除了雨天讓身體與背包總會不經意地沾上雨滴,只要配上一把傘其實更加舒適與讓人願意待在室外。

天圓地方的祭祀設計,分為內外壇來進行祭祀,既使我對祭祀禮儀並不了解,卻也感受到帝王對祖先的尊重,天壇內部為圓形結構,每根柱子上皆繪上精美的色彩,聽著導覽說明柱子的數量、房屋的建築結構、彩繪內容等,沒有一個地方被忽略並且有著很深的緣由,感嘆著精彩的中國建築竟可達到信仰、藝術的結合並且克服結構上的困難,滿足人們對於價值觀以及祭祀的想像,天壇通往九五至尊的圜丘連接道路為丹陛橋,又稱為神到,透過設計讓皇帝與大臣們所走之路有所差異顯示階級的差距,南北向的丹陛橋下有著東西設計進牲門,祭祀之時,會有已宰殺好的牲畜由此處過前往廚房進行處理,也稱做鬼門關,與丹陛橋連結上天之道有著天壤之別。

丹陛橋上皇帝得灰塵不染的獨自走著禦道前往天壇祭祀,當天壇成為一個與神與祖先連結的神聖地方,走在丹陛橋上引領著眾人的皇帝心裡又在想些什麼呢?

19222923_959179537557270_3214740788238180617_o.jpg
天壇

□奧林匹克公園

當我漫步在奧林匹克公園中,享受著城市與人們舒服的生活與空間尺度之際,看見鳥巢與水立方忍不住脫口而出:「初次見面,久仰大名。」

鳥巢與水立方在電視上或者課本上都曾見過,已經有名氣到掛在嘴邊彷彿不是一件新鮮的事情,然而當直接見到他們之際才發現我與他們是初次見面。走在奧林匹克公園中,相對於頤和園、天壇或者故宮,彷彿瞬間穿越到科技發達的未來,難以想像他們皆待在同一座城市之中,公園中充斥著各式各樣的人,溜冰、跑步、跳舞等,小孩、老人、母親等以及各式不同族群的人,也許是聊天、約會以及運動,我想我在一種偌大的公園中看到了這座城市對於各種族群與事物的包容力,更重要的是奧林匹克公園的空間尺度讓人非常舒服,情不自禁的在公園的路上繞了幾圈,也不知道待了多久,走了多久,看了多久鳥巢與水立方的顏色變化,帶著舒服、怡然自得與愉悅的心情,依依不捨離開奧林匹克公園。


奧林匹克公園一景


鳥巢

□萬裡長城

最後一個北京的行程就是鼎鼎大名的萬裡長城,抱著不到長城非好漢的心境前往人潮最多的八達嶺長城,懷著要登上好漢坡的心情想徵服長城,幸運的我在爬長城的那天沒有遇到下雨更沒有遇上炎熱的天氣,是一個舒服且人數不至於多到難以行走的晴天。

有名的好漢坡在北八樓,從八達嶺長城進來大家通常徵服的路線為北一樓到北八樓,認為沒有必要搭纜車的年輕人我們當然是從頭挑戰到尾,原本以為應該是容易行走的長城並非傻人我想得容易,長城一崁比一崁高,一個樓比一個樓的位置更高聳,長城確實能用走的但並非全部,更多時候你可能是手腳並用地踏上比膝蓋還高的階梯,有時候你要克服對高度的恐懼,邊預防自己從平滑沒有階梯卻又要向上爬的長城,七喘八喘的好不容易抵達下一個之際樓之際,你就會發現下一個樓又更高了一點。

 


一個樓比一個樓高


需被克服的高度恐懼


陡坡的長城

抱著對高度的恐懼與氣喘籲籲的自己,終於徵服了北八樓的好漢坡,然而沒有待太久也因為人太多而沒有機會欣賞太久的我便沿著路線慢慢的走著下城的道路回到入口。一路拼命向上爬的我們,終於在向下慢慢走回之際開始能欣賞長城的風景,看著蔓延地平線的長城想著究竟長城有多長?如果我想走長城,究竟要花上多少時間才能走完?古人是憑著什麼樣的毅力把這些沉重的石頭臺上山?光是走著長城就已覺得地形的崎嶇,然而長城已經是建設好的道路,各何況過去古人們建設時的辛苦與智慧,也莫過於為何有孟薑女哭倒城牆,我想成就長城已經是難以計算的犧牲,也從中可感受到守衛家園、抵禦外敵以及受到保護的安心是多麼重要了。

 

19095743_959181377557086_8371784209216998802_o.jpg
綿延的長城

短短的五天北京之旅,我感受到了不可一世的霸氣帝都、常民文化的胡同巷弄,感受到了守衛家園的決心長城、對天與祖先呈上最高尊敬的思源以及現代化的奧林匹克公園,一座城市之中彷彿看盡了中國幾千百年來的歷史與種種,沒走完的頤和園、圓明園、北京大學、恭王府、前門大街等景點,沒吃盡的北京美食及寧靜的胡同巷弄,我想北京我會再去的,聽上一首離開北京,踏上前往哈爾濱的旅程,下一趟感受從三十八度降至五度的旅程開始。

「親愛的今天我就要離開北京,讓我最後一眼 最後一眼再看你。」-李夏《離開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