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的老人就是自己的親人」——臺商吳雲景的大陸托老院情結

在臺商日漸「紮堆」的安徽馬鞍山,吳雲景絕對是其中特殊的一個。

見到吳雲景時,她正在帶領托老院的老人伴著廣場舞的旋律跳著健身操,其餘行動不便的老人三三兩兩地坐在輪椅上,樂呵呵地看著。

行事走路風風火火,愛穿花衣裳,說話始終面帶笑容,年逾古稀的吳雲景到大陸投資不為賺錢,而是開辦了一家具有公益性質的托老院。

出生於安徽合肥的吳雲景年輕時就跟隨丈夫到了臺灣,20多年前,思鄉情切的夫妻二人回大陸尋根。「我丈夫是馬鞍山當塗人,由於早年失散,我父親和他父母都在當塗去世了。」吳雲景說,他們找了很久,卻連墓地都沒有找到。

親人沒有找到,在當塗的街頭,吳雲景卻發現了不少衣衫襤褸的老人,有一些流浪的老人病倒在路邊無家可歸。「對父母沒有盡到孝道,那就把家鄉的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去照顧」,吳雲景當時就下定了決心,要回大陸發展養老事業。

2000年,吳雲景和丈夫回到大陸,花費巨資在當塗淩雲山下創辦了占地十餘畝的「夕陽紅托老院」。

「別人不收的老人,我收;病重無處托養的,我收;子女贍養不力的,我收」。近20年來,吳雲景依舊保持著當初托老院創辦時的初心,不為賺錢和盈利,只求家鄉老人能有一個安心終老的所在,養老院的規糢也從最初的不到十位老人,到現在的近百位老人。

記者在夕陽紅托老院看到,高齡、孤寡、癡獃、癱瘓的老人很多,護理難度很大,但這裡的護工依然保持著耐心和細致,沒有一絲皺眉和抱怨,認真地為老人上藥換洗。

「在縣城來說,我們這裡的護工工資算高薪了,但是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必須敬老愛老,任何對老人不耐心的護工我都會毫不留情地處理甚至辭退。」吳雲景說。

由於長期高標準運營,最初幾年托老院一直虧損經營,但近年來政府補貼和福利力度的增加讓吳雲景漸漸走出困境,托老院也開始實現盈利。

「我們在大陸感受到的溫暖是真真切切的,政府一次次的雪中送碳令人難忘。」吳雲景清楚地記得有一年長江流域汛情緊急,洪水漫到了養老院二樓,但在此之前,民政部門就已經派人將全部老人緊急轉移,還送來10萬元的救濟金。

老伴去世之後,吳雲景的工作和生活重心就放在了大陸,臺灣一年只能回那麼幾天。她告訴記者,打算讓自己的三個孫子都來馬鞍山創業就業。

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後,吳雲景感到由衷地高興,她覺得「兩岸一家親」「同臺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的表述尤其暖心。

「兩岸一家親,夕陽紅是我的家,照顧這裡的老人就是照顧我的親爹媽。」吳雲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