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一名臺灣文創愛好者的十年心路

一頭卷曲的長髮,一口濃鬱的港臺腔,面對數百件文化創意產品,40歲的鄭宏南一一耐心點評。作為黑龍江省首屆博物館文化創意產品設計大賽評委的他,已經多次來到「冰城」哈爾濱。

此行讓鄭宏南感到激動,因為他和一些「有意思」的大陸文創作品相遇了——「把卷軸畫印在紙巾上,這個設計感很強,寓意文化源遠流長。」「把文物符號印在環保型紙袋上,實現重複利用,突出了功能性和環保概念。」「魚皮掛件是赫哲族的民族文化,既承載著古老的生活史,又是一種保護和延續。」

2003年,大學畢業後的鄭宏南在臺灣成立一家南南美術館,意思是「臺南的阿南」。十年前,他決定從臺灣搬到廣州,成立了阿南工作室,並成為廣州大新美術館駐館藝術家。

談及為何來大陸發展,鄭宏南坦言,相比臺灣,大陸讓他看到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這裡文化的豐富性、多元性和挑戰性給他帶來新奇、陌生的體驗,激發自己在中華文化的大環境下去思考和創作,創作格局自然得到了拓展。「同時大陸還存在一些壓力的刺激,讓自己更想有一番作為。」

「我理解的文創,就是要把藝術融入生活,把文化變得實用,尤其是呈現在一些不起眼的小東西上,那將有更好的表達形式。」鄭宏南說。

鄭宏南喜歡的材質有漢白玉、檀木和銀,從選材、設計到制作,有些小藝術品只要一兩天,有的則要一兩個月,甚至更長時間。

「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是藝術的源泉。」鄭宏南說。

鄭宏南的作品多以「洞」為特色,用漢白玉彫刻而成。他說,這與臺灣的海洋地理、自己多年前潛水教練的經历相關,更重要的含義是「滴水穿石」,這個成語擁有勤勞、堅持、恆心的內涵。

在東北,鄭宏南發現越來越多農產品的包裝也加入了文創設計,比如農民畫、大米寶寶的形象。他認為,這些文創設計不但吸引人,還更好地詮釋了農產品的價值,使之獲得消費者的喜愛。

在鄭宏南看來,現代人們越來越重視生活用品的品味、風格與價值,大陸的文創市場正快速發展,甚至進入了一個繁榮時代。「文創來到一個風口,會讓更多愛好者找到理想實現的機會。」鄭宏南說。

「把文化植入生活,這是很有意義的東西。」鄭宏南希望,越來越多大陸的文化元素能夠融入當下的文化創意產品設計,在讓民眾和文化有更多接觸的同時,也讓文化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