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遊記(二)-天賜武隆

在重慶的日子裡,除了在市區遊走之外,其中三天我也抵達了重慶的郊區-武隆,估計也是人生中第一次自己到了那麼遠又郊區的地方,然而武隆帶給我的感動與震撼令我也難以忘懷。為什麼會決定要離開市區前往郊區的武隆呢?那時在南京安排重慶之旅的我,意外的在網路上看到了武隆天生三橋的照片,實在太美讓我決定一定要親自走一趟,那時的我也沒想過要自己一個女孩子到那麼郊區的地方。

IMG_20170621_140644.jpg

前往武隆

□仙女鎮的熱情款待

從重慶市區出發武隆約略需要三個半小時的車程,抵達了武隆火車站後再轉車一小時抵達仙女鎮,到達仙女鎮時天色有點晚,被路邊賣烤魚的老闆熱情的招呼,老闆的麵很好吃也很大碗,當然也非常辣非常麻,然而麻辣並沒有阻止我讓老闆的麵成為我在仙女鎮的主要主餐,老闆一聽到我是臺灣來的更是興奮,開始跟我分享他在這裡曾經遇過的遊客種種,最後還怕我迷路的帶著我前往旅館,熱情的款待讓我印象深刻。

老闆好吃的肥腸麵

熱情的老闆

□印象武隆

晚上的我搭著旅館安排的車子前往武隆的桃園大峽穀看劇場-印象武隆,主要演出非物質文化遺產川江號子,那時臺上上著川江號子,臺下竟也有大哥情不自禁的跟著負荷,雖然聽不懂重慶話,但伴隨著桃園大峽穀的回音,有時候我已經分不清我聽到的是回音還是音響的聲音。


桃園大峽穀與舞臺

提到川江號子,雖然臺灣有深山卻非常陡峭、急流、短促並沒有會唱川江號子的縴夫這樣的職業,看著舞臺上演出著川江號子的一天、歷史以及未來,心裡很是激動,縴夫為過去在山中河川裡協助船隻成功繞過迂迴的河道的職業,由於拉船過江需要很大的力氣與團隊合作,因此會唱上川江號子作為節奏好讓大家共同使力,不分男女是一項很辛苦的職業。印象武隆的開頭便是縴夫的兒子回憶自己的父親,父親是一位船夫,透過父親的回憶縴夫來演出整齣戲的內容,父親成為貫穿整部戲的主軸。

演出過程

「太陽是我們的開始,留著太陽的血液與汗。」這段歌詞是縴夫在一天中陽光出來時所唱的歌詞,不畏高山與河水,高歌著川江號子讓我覺得重慶人是如此的刻苦,川江號子迴盪山穀,在許多山區甚至有著縴夫千年來踩踏出來的站道,我相信這樣的號子是人與自然的文化結晶。

「沒得囉!」戲劇中的父親不斷重複著這段話,父親忘不了那個辛苦卻人情味的年代,千百年的文化隨著電動船開入烏江,那時的縴夫站在山上還用著自己的頭巾像船上的人揮舞,然而船上並沒有人看見他們,那時站山上的縴夫在沒有人能夠想像為什麼電動船能夠如此不費力通過那千年他們努力的彎道,就像電動船上的人其實也看不到過去千年來人與自然的生活痕跡。

劇裡是這樣描述著,1965年,隨著縴夫的頭巾落入烏江而走,縴夫隨之沒落,一切都已消逝,如同老父親唱著「沒的囉!」過江的人,「沒的囉!」,等縴夫的姑娘,「沒的囉!」拉船的號子,「沒的囉!」。

戲末,旁排說著因為我們的來到與觀賞,川江號子再次響起,傳承血脈部會終止,原來,表演也是文化傳承的一種方式,縴夫雖然不會在江上唱著號子了,取而代之的是後輩的我們高歌號子,傳承的雖然不是勞力,卻是祖先們與自然抗衡的智慧與不認輸的精神。


戲曲結束夜晚降臨

□天賜武隆

從印象武隆回來的路上,開車的大哥車上聽著臺灣的流行樂-身騎白馬,雖然大哥聽不懂卻也會嚷上幾句臺語,跟大哥說起接下來會前往天生三僑、地縫,還有那個在峽穀中的驛站,大哥笑著說了一句話讓我永生難忘:「天坑地縫是上天賜給武隆的一碗飯。」這句話我在心裡記了很久,多麼知福與知惜啊!


武隆天生三橋的峽穀

前往天生三僑、地縫的行程,下了雨、起了霧,也許是淡季來到的我,自己一個人踩著溼透的鞋子在峽穀中遊蕩竟沒看到多少人,從天空往下看天生三橋可看到石灰岩地形所形成的三座大橋,彷彿是上天所造的一條橋,因喀斯特定形與造型的特殊成為世界自然遺產,也因此在宣傳片中總能聽見這樣的說法:「世界的武隆。」天生三橋為變形金剛與滿城盡帶黃金甲的演出片場,最令我為之震撼的莫過於在峽穀中的驛站,充斥著一股武俠小說的氣息,介紹牌上寫著從唐代開始便已經有了紀錄,看著驛站讓我想著過去我若非習武之人,又怎麼有機會來到這樣的地方呢?在驛站中,坐下來寫明信片的我幻想著過去若自己是送貨員或者是俠客來到這樣地方,會覺得理所當然還是依舊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懾呢?

QQ截圖20171112031149.png

峽穀中的驛站

峽穀中的驛站-2

在天生三橋與地縫的我總覺得眼前的群山與峽穀怎麼看都是一幅最美的水墨畫,讓我想著那些過去宋代的水墨畫家們,肯定也是被眼前的美景震懾而畫一下幅幅風景畫吧?覺得寫出膾炙人口武俠小說家肯定也來踏查過這些景點吧?要不怎麼能寫出那麼精彩的小說場景呢?讓我不禁想著,若是有時間我一定也想待在這山中、穀中,感受日出日落,感受起霧感受放晴,說不定我也會幻想自己成為俠女,又或者坐在某一個角落翩翩畫起水墨。


飄雨的天生三橋

QQ截圖20171112031356.png
美若天仙的地縫

IMG_20170622_142008_HDR.jpg
宛如水墨畫的風景

離開武隆之際,心情因為縴夫、因為風景而激動沒有平復,衝衝的趕著公車回到武隆火車站,依依不捨坐上前往重慶的火車回到市區,路上看著不斷穿山洞而過的風景,有時總覺得這樣的深山裡怎麼有辦法生活呢?山中真的有人嗎?然後每當從山洞出來,便看到一些小邨落與房屋矗立在山中,便會有一種「柳暗花明又一邨」豁然開朗的感覺,雖然大城市有大城市的便利,但一想起烤魚店的老闆,便覺得仙女鎮的純樸、率真與惜福也是一種生活,不會被資訊轟炸,只要跟自然好好相處就好的質樸生活。

在武隆深山區的我,時而會想起我在蒙古草原上的感受,蒙古的草原是如此的平坦與一望無際,人生是如此的豁達,然而在武隆卻因為一花、一草、一木,峽穀的形狀感覺都被精心安排成一幅畫的擺置,景觀太過細膩與蒙古的風景是如此的不同,也讓我在一次感受到大陸的幅員遼闊,地形與民族如此的豐富。

2017/11/12 內容源自於筆者的手寫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