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尼雅古城消失之謎:當地人並未經歷腥風血雨?

2013年 09月 15日  09:20

  • 尼雅古城遺址。

    尼雅古城遺址。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齊東方是大陸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漢唐時期考古、歷史、文物、美術教學與研究,也是正在考察尼雅古城的參與者,對於尼雅古城他發表了一篇文章,內容如下。

據人民網報導,據目前對尼雅遺址範圍內的考察,我們十分遺憾也十分高興地得知,這裡沒有唐代遺物,因為這將對過去一個傳統說法,即尼雅就是『尼壤城』提出疑義。塔里木盆地南部古今地名有很大的改變,即使名字相同或相似也未必是同一個地點。如古代于闐即今和田,而于闐(田)的地名仍保存,位於和田以東。古鄯善為今若羌,而今鄯善則在吐魯番。還有許多古代地名今天已經不用,但對尋找古代遺址十分重要,也容易發生誤解。

唐代文獻中有『媲摩川』或『媲摩城』,即今克里雅綠州,由此向東約二百里,是今天的尼雅河流域。玄奘在《大唐西域記》中記載:『媲摩川東入沙磧,行二百餘里,至尼壤城,周三四里,在大澤中。』於是很多人都認為尼雅遺址就是唐代的尼壤城,這是根據文獻記錄推斷而出的,由於言之有據,頗使人們信服。

尼雅遺址就是唐代的尼壤城都是大學者的結論,我原來深信不疑。但是,從尼雅考察的情況看,這幾乎定論的說法未必正確。尼雅考察中我格外注意唐代遺物,不過令我失望的是,竟然連一件也未發現,同行的其他考古隊員也是如此,查尋以往的調查發現,也未見唐代遺物。

尼雅出土和採集的文物是大量的,斯坦因當年的收獲不說,僅就我們所得,就有很多漢晉銅鏡、五銖錢、織物、玻璃殘片等,而且毫無疑問屬於東漢魏晉時期流行的文物,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晚至唐代。實物雄辯地證明,尼雅遺址的時代在東漢魏晉時期,而且約四五世紀廢棄後再無人居住。

考古發現也提醒了我們對古代文獻的重新考察,再讀《大唐西域記》,理解也不同了。原來玄奘說的尼壤城,『周三四里,在大澤中』,而今尼雅遺址東西寬約七公里,南北長約二十五公里,遠遠大於周三四里的尼壤城,完全不符。而且並非『在大澤中』,也見不到『澤地熱濕』、『蘆草荒茂』的痕跡。如果嚴謹精細的玄奘所說『媲摩川東入沙磧,行二百餘里,至尼壤城』的記錄無誤,那也只能在其他地方尋找了,尼雅河流域廣大,尚未找到的遺址很多。

作為尼雅考察的參與者,我不想迴避尼雅為什麼突然消失了這個饒有趣味的問題。尼雅人為何離去匆忙?我懷疑尼雅消失源於戰爭的假說。遺址的種種跡象表明,人們撤離時很從容。房屋內遺物不多,除了破碎的陶器,珍貴和常用的物品被隨身帶走,無法搬運的笨重家具等原封不動地留下了,根本不像經歷了一場血雨腥風,也不是一家一戶的個人行為,而是有計劃的大規模的全面撤離。

尼雅家園的廢棄,可能主要是自然條件逐漸惡化所致。尼雅人賴以生存的是尼雅河,水源來自昆崙山的皚皚白雪。山上的冰雪就像固體水庫一樣,冷季把大量的水貯存起來,暖季逐漸融化,補給河流,養育著河流兩岸綠洲上的人們。如果某一年或連續幾年尼雅河水量減少,末端的人們就無法與大自然抗衡。

環境的惡化不是突發事件,尼雅人在不斷追求更富庶的生活時,必然是以破壞生態環境為代價,沙漠與大山脈間的點點綠洲,斷斷續續可供墾植的土地極度幹燥,必須依靠溝渠灌溉,畜牧業也只能嚴格地限制在沿河道兩邊狹窄的草莽地帶。綠洲脆弱的生態組合,經不起人們無節制的開發,水源、植被資源的過量使用,逐漸對人的生活產生嚴重負面影響。沙漠邊緣地區沙丘因風力不斷變化位置,從而也使河流不斷改道,人類居住環境對自然的依賴性在這裡尤為突出。

雖然不能排除政治形勢變化造成尼雅的廢棄,但是沙漠綠洲地區的政治形勢變化往往與自然環境緊密聯繫在一起,也許這是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古國興衰的獨特之處。西域古國間的爭奪,如有一方行政管理系統遭到破壞甚至崩潰,水利灌溉系統也將無人管理,像這樣依賴一條不時改道、流量不大的水源為生的特殊地區,一旦缺乏對水利系統強有力的行政管理時,很快就會失控,不再是生存的樂土。

尼雅消失之謎,絕不亞於數學中『哥德巴赫猜想』,它需要多學科的綜合研究和複雜、嚴密的科學論證,才能逐漸逼進真實,最終的結論卻恐怕永遠也做不出來。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