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如何給死兔子解釋圖片?直擊巫師的世界..

2013年 09月 20日  20:59

  • 約瑟夫·博伊斯,一位『世界的巫師』——同時獲此稱號的還有達文西。作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後現代主義藝術家

    約瑟夫·博伊斯,一位『世界的巫師』——同時獲此稱號的還有達文西。作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後現代主義藝術家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約瑟夫·博伊斯,一位『世界的巫師』——同時獲此稱號的還有達文西。作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後現代主義藝術家,『行為藝術』、『社會雕塑』等概念的創始人,博伊斯和達達文西一樣古怪而真誠。9月,一場名為『社會雕塑:博伊斯在中國』的展覽將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舉行。雖然自85美術思潮以來,博伊斯對大陸當代藝術界的影響已經二十餘年,這卻是他的個展首次來華展出。無論是否贊同他的觀點,400餘件博伊斯在上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創作的作品呈現眼前,依然令人興奮不已。這,或許就是巫師的魅力。

據河西網報導,博伊斯作為『行為藝術』的創始人,沒有太多煽情的故事。他曾經有過一次失戀,也曾經試圖自殺,最後與動物學教授的女兒成婚生子,直至終老。有人問:博伊斯除了藝術,還有生活嗎?他的妻子沒有絲毫猶豫地回答:沒有。

展覽中,也是博伊斯最著名的行為藝術作品是《如何給死兔子解釋圖片》。他的臉上塗滿蜂蜜和金箔,他的右腳底下是一塊和他的靴子連在一起的鐵板,左腳底下則踩著毛氈鞋底,他的懷裡抱著一隻死野兔。博伊斯對著野兔的耳朵喃喃自語,以沉悶的聲調給野兔解釋他排列在牆上的圖紙。當時,有批評家將這一情景稱之為『20世紀的新的蒙娜麗莎』,儘管博伊斯並不同意這一點。

在這件作品中,『野兔』、『蜂蜜』、『金箔』、『鐵板』、『毛氈』是至關重要的幾個元素,甚至滲入其以後的很多創作中。對於這件作品闡釋,似乎有一個標準答案,那就是右腳綁著鐵板,象徵理性世界,左腳踩著毛氈鞋底,象徵溫暖,而蜂蜜則是蜜蜂的產物,代表了理想社會的溫暖和友愛。

而就是這樣一個能夠懷抱兔子、喃喃耳語的男子,在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和成千上萬的男子一樣穿上了軍裝,拿起了武器。只是,作為一名日耳曼人,他也在特定的環境下,『理所當然』地成為了我們如今口中的『德國鬼子』。據說,戰後德國不許回顧戰爭是一種普遍的文化狀況。因此,我們也可以理解,在博伊斯的一生中對於戰爭的提及少之又少,甚至有些刻意迴避的態度。但是,這件《如何給死兔子解釋圖片》卻已是他個人經歷最為直接的折射。

戰爭中,曾身負重傷的博伊斯由當地的牧羊人救起,運回帳篷,用黃油裹扎他的傷口,用毛氈裹住他負傷而又凍僵的身體,用牛奶和乳酪餵他,維護他昏迷的八天。最後被德軍搜索部隊發現,送回野戰醫院。正是這次經歷,讓博伊斯對於毛氈有了特殊情感,作為元素經常出現在他的作品中。毛氈使得博伊斯的作品多了其他作品所無法企及的溫度。正如此前所說,在博伊斯的作品中感受不到那種張揚的痛苦,而是將感受直接升華為對於社會理想的藝術創作中。

而在參戰之前,博伊斯可以說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小清新:會彈鋼琴、是校管弦樂團的大提琴手,理科成績好到可以上大家擠破頭都想進的醫學院,更是對植物、動物情有獨鐘,獨自經營著一個實驗室。他把植物採集回來做成標本,分類筆記。他也捉一些小動物,為它們做筆記,畫說明圖,製作標本,仔細觀察,並加以把玩。博伊斯或許更喜歡動物,甚至在高中畢業前有過一段隨著馬戲團四處遊走的經歷,在馬戲團裡專門打雜和餵養動物。

博伊斯之所以被稱為『巫師』,與他超強大的號召力和感染力有關。在行為藝術《給卡塞爾的7000棵橡樹》中,實際上只是由博伊斯開了個頭,大部分橡樹都是由市民和追隨者種下的。這僅僅是在藝術表現上,或許世上沒有比博伊斯更具有演講才能的藝術家了。博伊斯自己都把演講視作『行為藝術』。

1964年,博伊斯透過德國第二電台的一次廣播演講,表達了自己對於達達主義的不同看法,『人們明顯過高評價了馬歇爾·杜尚的重要性。』其間,他在各種公眾場合的出現、演講和表演都被納入到他的『行為藝術』範疇。1974年,博伊斯進行了他本人認為這一時期最為重要的行為藝術《我愛美國,美國愛我》。在蒙眼進入美國後,全身裹著布條與小狼同居,直到全身的布條被小狼撕掉。他在美國的博物館、大學和學術團體做大量的授課和演講。他的演講讓自認為是後現代藝術重鎮的美國藝術界驚為天外有天。不過,博伊斯的演講也好似『催眠術』,讓眾人在似懂非懂中接受他的『催眠術』般的藝術理念。

博伊斯提出『社會雕塑』這一概念,就是將社會作為一個整體,被視為一個偉大的藝術品,生活其中的每個人都可以對這個社會作出創造性的貢獻,也由此提出了『人人都是藝術家』。『審美』對於博伊斯而言是不存在的,如果一定要使用『審美』一詞,那麼他的理解是:人類就是審美,審美就是人類本身。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