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索馬利亞噩夢460天!女記者慘遭毒打及性侵

2013年 09月 24日  00:08

  • 被美國媒體稱作『自由記者』的加拿大姑娘阿曼達·琳浩特,不計後果地奔赴索馬利亞採訪,結果遭綁架460天,期間遭毒打、強奸,甚至生下了綁匪的孩子。

    被美國媒體稱作『自由記者』的加拿大姑娘阿曼達·琳浩特,不計後果地奔赴索馬利亞採訪,結果遭綁架460天,期間遭毒打、強奸,甚至生下了綁匪的孩子。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5年前,被美國媒體稱作『自由記者』的加拿大女子阿曼達·琳浩特,不計後果地奔赴索馬利亞採訪,結果遭綁架460天,期間遭毒打、性侵,甚至生下了綁匪的孩子。活著離開索馬利亞『狼窩』的阿曼達,用3年時間寫下了《空中樓閣》一書,記述那段經歷。日前,她還帶著她的新書《空中樓閣(A House in the Sky)》參加了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的『日界線(Dateline)』新聞訪談節目。在節目中,她再次回憶了自己在索馬利亞被綁架超15個月的經歷。

與男友一起遭綁架 綁匪索要300萬美元贖金

據人民網報導,2008年8月21日,27歲的阿曼達和男友、澳大利亞籍攝影師尼格爾來到索馬利亞。《美國國家地理》記者羅伯特·德拉帕當時正在索馬利亞採訪。羅伯特還記得,他在摩加迪休(索馬利亞首都)見到『無畏』阿曼達時的情形。阿曼達問羅伯特,哪裡是爆炸最密集的地方,她要趕過去。當天,羅伯特在給自己女友的郵件中寫道:『她(阿曼達)會害死自己或者別人的。』

阿曼達的出現,似乎『救』了羅伯特。索馬利亞綁匪目標,本是羅伯特一行人。然而,羅伯特和同事保護措施很嚴密,於是綁匪將目標轉向阿曼達和尼格爾。8月23日,阿曼達和尼格爾啟程前往『游擊隊控制的索馬利亞大西部』。那地方,連他們雇佣的保鏢都不肯去。尼格爾有點害怕,但他當時沒有說出來。路上,這對情侶就被12個荷槍實彈的綁匪截住了。兩人和兩名當地司機均遭綁架。

綁匪隨後索要贖金300萬美元。這時,阿曼達絕望了,因為她家根本拿不出這些錢。尼格爾的家裡也只有2.5萬美元儲蓄。官方拒絕支付贖金,他們又不隸屬於任何具體的媒體機構。據報導,阿曼達出生在加拿大阿爾伯塔省的一個小鎮,父母早就離婚,父親生病喪失了工作能力,母親拿著最低工資。從小,她就和哥哥一起靠撿廢品貼補家用。她從2005年開始利用自己打工攢下的前,自費去全球衝突地區進行新聞報導。她去過阿富汗,去過伊拉克,但除了為家鄉一家報紙寫專欄外,她並沒有被任何一家媒體雇佣。她的身份更像是『自由撰稿人』。

無數次被毒打性侵獲釋後建基金會自我解脫

阿曼達回憶說:『我告訴他們(綁匪),我家沒那麼多錢,但是他們不信。他們覺得,加拿大人都特有錢。』為了自保,她選擇了皈依伊斯蘭教,希望能夠以此換來綁匪對兩人的善待。《古蘭經》禁止穆斯林搶劫其他穆斯林的錢財,但綁匪稱,這是『特殊情況』。《古蘭經》也禁止性侵,綁匪還是說,這是『特殊情況』。於是,毒打變得理所當然。性侵,甚至輪奸的惡行,也接連出現。

兩人曾試過逃走,從近4公尺高的窗台跳下,逃到附近一座清真寺請求那裡人的幫助。可是,當地人不敢幫他們。綁匪很快就追到了他們,手中揮舞著衝鋒槍。被抓回去之後,兩人再遭毒打。被綁架的那段日子,阿曼達無數次想過放棄,一死了之。

 

但她撐了下來,『在黑暗飢餓中,我築起了自己的空中樓閣。拾級而上,那些令我恐懼,令我想去求死的聲音消失了。只有一個聲音問我,「在這樣的艱難時刻,你還好嗎?」』她向自己的內心回答說:『是的,現在,我仍然還好。』據《紐約郵報》披露,阿曼達在被綁架期間還曾生下一名男嬰,被綁匪起名叫奧薩馬。這個男嬰至今還在索馬利亞,他是綁匪的後代。不過,阿曼達·琳浩特不願談及此事。

460天之後,即2009年11月25日,在兩家人湊齊120萬美元交給綁匪後,阿曼達和尼格爾終於獲釋。剛剛被釋放時,阿曼達內心充滿了憤怒、恐懼和怨恨。但她找到了擺脫痛苦的途徑——寬恕。現在,阿曼達每天起床前,都要做一套儀式:寬恕那些傷害過她的人,也寬恕自己。她試著不去憎恨綁匪,去理解他們,認識到他們只是暴力環境和無休無止的戰爭的產物。阿曼達決定,要為改善索馬利亞的生活而努力,唯有如此,才有可能減少這個國家的暴力。

2010年,阿曼達創辦了非營利性的『全球富足基金會』,幫助索馬利亞女性接受教育。該基金會已籌集了數百萬美元,資助了47名索馬利亞年輕女性接受大學教育。該基金會還向遭受性虐待的女性提供醫療救護和心理諮詢,並資助當地女童接受小學教育。2011年,東非遭遇嚴重飢荒,『全球富足基金會』是第一批運送食品過去的團隊之一。

阿曼達已多次返回索馬利亞。在其看來,回去不僅僅是為了提供幫助,更是為自己所有的情感,找一個通道。今年夏天,她去印度遠足,『重新發現自己在世界上的立足點』。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