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風俗/古瑪雅人的活人祭祀 為何不選用處女?

2013年 09月 27日  23:00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編按:本文內容轉載自大陸中國文化傳媒網,內容有歷史、殘忍等令人不適之題材,不適合青少年及兒童觀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國外媒體報導,一位考古學家研究發現,墨西哥古瑪雅活人祭祀使用的很可能是男孩或年輕男子,而不是先前認為的處女。

據中國文化傳媒網報導,在被西班牙人16世紀初征服之前,瑪雅人在中美洲和墨西哥南部的叢林中修建了高聳的寺廟和精美的宮殿。猶加敦半島奇琴伊察(Chichen Itza)市的瑪雅神職人員用小孩祭祀,向神祈求雨水和肥沃的田地,他們會把小孩扔進神聖的灰岩洞。

對瑪雅人來說,這些灰岩洞是他們的水源,並被視為通向陰間的一個入口。尤卡坦大學的考古學家吉爾勒莫‧德安達把在奇琴伊察一個神聖山洞底部發現的127具屍體的骸骨拼湊起來,發現超過80%的屍骨很可能是3到11歲的男孩。德安達表示,另外的20%主要是成年男性。他戴著水下呼吸器潛入水裡發現了瑪雅人的珠寶和屍骨。

他表示,小孩經常是活生生地被扔進山洞,以取悅瑪雅雨神,有些小孩則在被獻給眾神之前按照儀式被剝皮或肢解。德安達說,『據說,這些神喜歡小孩,尤其是雨神,它有4個被描繪成矮人的助手,所以瑪雅人用這些小孩祭祀,作為一種直接與雨神溝通的方式。』

先前,考古學家認為,瑪雅人是用處女來祭祀,因為從西元850年左右直到西班牙人建立殖民地期間的這些屍體被發現時常常戴有翡翠珠寶。德安達表示,在他們完全發育成熟之前,很難確定屍骨的性別,但他認為,瑪雅神話的文化證據表明,這些年輕的受害者其實是男性。

人類歷史上最血腥,最不可思議的事,大概就是拿活人獻祭了。人類學家研究證明,這一風俗的歷史相當古遠,也相當普遍,許多民族曾流行這種做法。瑪雅人和整個新大陸印第安人都有進行活人獻祭儀式的歷史。祭祀活動對於古代瑪雅人來說,有著遠比呼吸空氣還重要的意義,其中繁瑣的禮儀、龐雜的祭品、浩大的場面與他們貧乏的物質形成了不可思議的對照。

他們認為太陽將走向毀滅,必須透過做一些自我犧牲來保留太陽的光芒四射,阻止它滅亡。他們這種認識導致了以人心和血來餵養太陽。瑪雅人以被用做祭祀為榮,奴隸主、奴隸的心挖出獻給太陽,於是為此死亡的人越來越多。據說,16世紀西班牙人在祭祀頭顱架上發現了13600具頭骨!當時的人,為了慶祝特偌提蘭大金字塔落成,在四天的祭祀中,奴隸主竟殺了360000人!

人祭的方式多種多樣,最常見的是剖胸挖心。作為犧牲的人,先是被塗成藍色,頭上戴一尖頂的頭飾,然後在廟宇前的廣場或金字塔之巔受死。他被仰面放倒在地,身子下面壓著凸起的祭壇祭案,這樣使得他胸腹隆起而頭和四肢下垂,以便於開膛剖胸的『手術』。四個祭司分別抓住他的四肢,盡量把他拉直。『劊子手』是祭儀主角,他準確地在犧牲者的左胸肋骨處下刀,從傷口伸進手去,抓出跳動的心臟並放在盤子裡,交給主持儀式的大祭司。

後者則以嫻熟的手法,把心臟上的鮮血塗在神靈偶像上。如果是在金字塔頂巔進行祭儀,那麼祭祀的屍體就會被踢下,沿著台階滾落到金字塔腳下。職位較低的祭司就把屍體的皮膚剝下,除了手腳以外。而主持祭祀的大祭司則鄭重其事地脫下自己的長袍,鑽到血淋淋的人皮中,與旁觀者們一道煞有介事地舞蹈。要是這位被殺的祭祀者生前恰好是位勇猛的武士,那麼,他的屍體會被切分開來分給貴族和群眾吃,手腳歸祭司享用。

假如獻祭犧牲者是個俘虜,那麼他的幾根殘骨會被那個抓獲他的人留下,以紀念戰功,婦女和兒童經常被作為犧牲而獻祭的對象。這種致命的方式並不是最通行的,常見的做法是把血液奉獻出來,他們用石刀或動物骨頭、貝殼、荊棘等鋒利尖銳的東西,給自己放血。割破的部位遍及全身,因人而異,有時是額頭、鼻子、嘴唇、耳朵,有時又是脖子、胸口、手臂、大腿、小腿,直到腳背,甚至還割破陰部取血。在亞克齊蘭遺址極其精致的雕刻橫楣上,表現出一名女子正在拉動一根穿透她舌頭的帶刺繩索,血液滴在她身旁盤子裡的樹皮紙上,這張血跡斑斑的樹皮紙將要獻給神靈,現保存在賓西法尼亞大學博物館的一只陶瓶上畫著一排蹲著的男子,每人手持一件精銳的銳器,正在刺穿自己的陰莖。

除了流血獻祭,瑪雅人也用別的途徑宣洩著他們對鮮血的渴望。例如殘忍地屠殺戰俘。波南帕克壁畫就忠實記錄了這一血腥的場景。該壁畫全部作於一座較簡單的三廳神廟之內,三個廳堂的壁畫互相呼應,左廳表現盛典準備,以放鬆和期待的情調為主;中廳是征服敵人、屠戮戰俘的激烈場面,強調著生死巨變、悲歡離合的人生主題;右廳表現慶典大功告成,更在熱烈歡快氣氛之中顯出莊嚴隆重。此廟也因而得名『畫廟』,其中中廳壁畫的描繪尤為觸目驚心。畫面的最下一列是舉著槍矛和各種族徽、圖騰等前來觀看、慶祝這場充滿血腥的審判的本邦人,中間一列是那些命在旦夕、正待處決的俘虜。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