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蒐奇/美反恐作家預言變現實!中情局將書當教材

2013年 09月 29日  09:25

  • 因為情節太過真實,中情局曾把弗林列入黑名單進行監視,還把他的書當作反恐教材。

    因為情節太過真實,中情局曾把弗林列入黑名單進行監視,還把他的書當作反恐教材。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中情局曾把弗林列入黑名單進行監視, 因為情節太過真實,還把他的書當作反恐教材。「別人總想知道中情局在做什麼,中情局卻總想知道文斯·弗林在寫什麼。」

據人民網報導,文斯·弗林,許多大陸讀者也許對這個名字不算熟悉,但他生前創作的『反恐暗戰』系列小說在全世界擁有成千上萬的『粉絲』,其中不乏歐巴馬、小布希、布萊爾等國家元首。因為情節太過真實,中情局曾把弗林列入黑名單進行監視,還把他的書當作反恐教材。『別人總想知道中情局在做什麼,中情局卻總想知道文斯·弗林在寫什麼。』不久前,『反恐暗戰』系列中的《強權國家》、《卡扎菲的軍火商》和《伊拉克核武危機》中譯本終於問世。

曾患閱讀障礙症,卻想當作家

1966年4月6日,文斯·弗林出生在美國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市一個愛爾蘭移民家庭,在家中7個孩子中排行第五。弗林從小患有閱讀障礙症,小學二年級時不得不轉到『學習能力滯後班』。但他一直堅持治療,終於考上大學。1988年,他進入卡夫食品公司,先後做過會計和市場營銷工作。1990年,他聽說海軍陸戰隊在招飛行員,於是報了名,可惜體檢關沒能過。

失望之餘,弗林在一家房地產公司找到了工作,報酬優厚,但他並不滿足,總是想做些什麼。他想起大二時讀過美國作家里昂·尤里斯的小說《三位一體》。『這本書向我開啟了文字的世界。此前我一直逃避這個世界,父母逼我讀莎士比亞的作品,可我覺得很痛苦。在看了尤里斯的書後,我愛上了閱讀,總能猜出小說的發展和結局。於是我問自己:「我是不是有寫書的天賦?」』

深思熟慮後,弗林辭掉了工作,搬到科羅拉多州,晚上在酒吧工作,白天則潛心寫作。在酒吧,他有機會接觸三教九流,為創作提供了豐富的素材。『我天生能取得別人的信任,也許是我說話的樣子很認真吧,而且我對目標鍥而不捨。只要下決心收集素材,就會努力尋找線人,主動和他們聊天,他們很快就會告訴我想要的東西。』弗林的兄弟提米是聖保羅的一名警察,透過他,弗林又認識了一些聯邦調查局的人。就這樣,他的朋友圈越來越大,獲取的素材也越來越廣泛。

『別把失敗當作對你的否定』

弗林第一部小說的創意是在慢跑時產生的。那時他剛剛讀過一本名為《政府騙局:華盛頓人渣面面觀》的書。他認為那是自己讀過的有關美國政治最棒的書。早晨跑步時,他忽然回想起幾年前在華盛頓被暗殺的一個朋友,小說的脈絡一下子在大腦中清晰起來。不久之後,弗林的第一部長篇小說《任期有限》完成,講的是3個在華盛頓很有地位的政客,一夜之間先後被暗殺。警方經過調查發現,凶手竟然是一群有正義感的愛國軍官,他們想用這種極端的方式迫使政府鏟除腐敗。

雖然弗林對自己的處女作充滿了信心,卻沒有一家出版商對它感興趣。在長達5年的時間裡,他先後接到了60多封退稿信。弗林並沒有氣餒:『別把失敗當作對你的否定。你要拍拍身上的灰塵,繼續前行,因為你還有別的機會。』他決定自費出版這本書。1997年,《任期有限》與讀者見面,很快登上了暢銷書排行榜榜首。不出一周時間,他就擁有了自己的代理人和出版合約。

 

中情局曾把弗林列入黑名單進行監視, 因為情節太過真實,還把他的書當作反恐教材。『別人總想知道中情局在做什麼,中情局卻總想知道文斯·弗林在寫什麼。』

『我們的政治家似乎沒有那個膽量』

自此,弗林一發而不可收,1999年,他的《反恐暗戰:強權國家》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第十三名。此後,他以平均每年一本的速度陸續又出版了13部反恐題材的小說,內容涉及卡扎菲、伊拉克核武、阿富汗等。這個系列中的10部都登上了《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其中4部還位列第一。這些小說的主角都是中情局反恐特務米奇·拉普。他對國家十分忠誠,永遠命懸一線,在全球各地竊取情報,為保衛國家不擇手段。讀者可以在他身上看到經典美劇《反恐24小時》中男主角傑克·鮑爾的影子。

弗林對記者說,早在上大學時,他就萌發了創作米奇·拉普這個人物的想法。『當時我注意到伊斯蘭國家極端宗教勢力的崛起,意識到那些瘋狂又固執的原教旨主義分子肯定會成為威脅,我們最好先發制人。美國人民如果想過得安寧,就必須依靠像拉普那樣在暗中行動的人,在威脅變成現實之前將其消滅。令人遺憾的是,我們的政治家似乎沒有那個膽量。』米奇·拉普身上似乎寄託了弗林的政治理想,他把自己虛構的這個人物形容為『守衛美國的矛尖』!

弗林的小說,和國際政治本身一樣刺激、緊張,僅在美國就銷售了1500萬本。著名暢銷書作家、《達文西的密碼》作者丹·布朗把弗林稱為『動人心魄的政治陰謀小說之王』。

所有看過弗林書的人,無不為他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和栩栩如生的描寫而折服。有一次,他在紐約街頭看到柯林頓總統正被人圍在中間。他擠過人群來到克林頓身旁,做了自我介紹。克林頓當即說:『我當然知道你是誰。我看過你的每一本書!』中情局前局長波特·戈斯曾邀請弗林去他的辦公室,說:『我買了好多你的小說,把它們推薦給局裡的同事,並囑咐他們好好讀一讀,考慮我們怎樣才能打贏這場反恐戰爭!』

從鑰匙孔裡偷窺中情局

弗林的小說以扎實的調查和準確的預言而著稱,小布希總統曾稱他的小說『過於精確』,與中央情報局的真實行動相差無幾。有一次,弗林有幸搭乘小布希的專車。途中總統追問他書中的資訊都是從哪兒搞來的,『我只有支支吾吾,顧左右而言他。』

2004年出版的《反恐暗戰5:核彈潛入美國》中描寫的一場突襲行動,與2011年擊斃賓拉登的行動極為相似。該書還讓美國能源部十分緊張,他們認為書中透露了美國核安全的機密,弗林為此接受了一系列審查。好幾次他的書正式出版前,都得接受五角大樓的安全評估,『以防洩密』。而專門保衛總統安全的特勤局則透過他的書來尋找自身的安全漏洞。因此有媒體評價,弗林的小說讓讀者有機會『從鑰匙孔裡偷窺中情局和白宮內部的秘密』。

2010年11月,弗林被診斷出患有癌症。在病魔面前,他表現得像自己筆下的英雄人物一樣勇敢、頑強。接受放療後,他的身體極其虛弱,每天寫作時間不能超過2小時,但他一直沒有擱筆,寫出的作品反而更加出色。2010年出版的《反恐暗戰11:美國刺客》和2012年出版的《反恐暗戰12:被抹去的巴黎慘案》都登上了《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 。在寫完自己的最後一部小說《最後一人》時,弗林去世,身後留下妻子和3個孩子。

美國哥倫比亞電影公司已經買下『反恐暗戰』系列的版權,準備將米奇·拉普搬上銀幕。弗林曾引用尼采的名言:那些與惡魔作戰的人,必須警惕自己不要變成惡魔。這似乎是在警告中情局及美國政府不要無限膨脹自己的權力,讓自己也變成一種罪惡勢力。隨著虐囚醜聞、『棱鏡門』事件的曝光,弗林的這個預言似乎也在變成現實!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