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車禍失憶漂泊23年 分娩陣痛使其恢復記憶

2013年 09月 29日  21:07

  • 一場車禍,她失去了19年的記憶

    一場車禍,她失去了19年的記憶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我是誰?我的家在哪裡?』自從1990年因一場車禍而失憶,這樣的疑問始終充斥著劉元紅的心。然而就在去(2012)年年底分娩時,劇烈的陣痛竟瞬間衝開了記憶閘門,劉元紅模模糊糊想到:『我家住在一條江邊,我常去摘蘆蒿,離家不遠處還有個霸王祠堂……』2013年4月,消失了23年的劉元紅,奇蹟般地找到了爹娘。

一場車禍,她失去了19年的記憶

『我的記憶是從病床上開始的。』劉元紅中等個頭,皮膚白皙,說話比較快,思維與常人無異。劉元紅說,她在病床上睜開眼時,腦子一片空白,醫生說她受傷昏迷了2天,腦內有血塊造成失憶,並且時常會頭暈。

據中安在線網報導,到處打聽,才有人告訴她,那是1990年,她乘坐的一輛客車發生車禍,她從車子的窗戶被甩出,頭部受到重創。在宿州市一家醫院治療了一段時間後,在車禍中受傷的人都有家屬來認領,只有劉元紅沒有家人來,因為她連自己的名字都已經忘記了,更不知道自己的家人在哪。

出院時,警方交給她一只從車禍現場撿來的布包,裡面有幾件衣服,還有一張被燒成半截的照片,照片中的人物和她很像。劉元紅就這樣失去了從出生到1990年間的所有記憶。

女兒探親未歸,去向成了一個謎

在當地烏江派出所民警的指引下,找到了劉元紅父母的家。提起23年前女兒失蹤的事情,父親劉玉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母親呂明霞說,家裡總共有5個孩子,劉元紅排行老四,是家裡的小女兒,小時候十分乖巧,不太喜歡出去玩。1990年,19歲的劉元紅一個人去皖北靈璧縣的小姨家,出門前,呂明霞專門交待女兒如何坐車,到小姨家一周後便回來,可是半個月後,劉元紅還沒有回家。

『當時通訊不發達,沒有電話,我就只能給她小姨寫信,可是收到的回信卻是劉元紅十天前就回去了。』呂明霞和劉玉民兩人震驚了,這麼多天,女兒到底去哪了?收到回信的第二天,呂明霞便乘車去了靈璧縣,在那裡找了一周也沒有問到女兒的下落,『那一年,我前前後後去了五六次,根本找不到人。女兒很單純,怎麼可能無故消失了呢?到後來,我們一家人都絕望了,我們甚至懷疑是劉元紅小姨把孩子弄丟了,為此我們很長一段時間不來往。』呂明霞和老伴年紀越來越大,一直託人打聽女兒的下落,但一直沒有線索。

四處流浪,遇見過好人也受過傷

『一開始的時候,沒地方可以去,只能求好心人收留幾晚,有時候別人根本不理你。』23日記者採訪劉元紅,提起失去記憶後這23年是如何度過的,她說完第一句就抽泣起來。劉元紅說,當時自己還年輕,除了想找家,更想活下去,『身上沒有錢,想找份工作,好幾次被騙,又沒有身份證,那段日子太難熬了。』

 

劉元紅說,在宿州地區流浪一年後,她還去了淮北和蘇北,之後又流浪回了宿州,當地的一位老人收留了她。劉元紅很感激這位老人,可是沒幾年老人病逝,房子被老人的兒子收回,劉元紅只能在外租房。『當過保姆,打過零工,每當逢年過節的時候,看到別人一家人在一起,自己孤零零一個人,心裡難過極了。』

劉元紅第一次的婚姻經歷讓她心灰意冷,『我們是自己認識的,後來結了婚,有了孩子,可是我沒有身份,無法領結婚證,孩子到了10歲,因為落不了戶而不能上學。』因為劉元紅沒有身份證明,她和男方吵過很多次架,終於有一天,男方領著一個陌生的女子回了家,並讓劉元紅滾出去。就這樣她的第一段感情結束了。因為沒有根,劉元紅像一片浮萍在社會上漂著。

大齡產婦的陣痛衝開記憶閘門

劉元紅說,就在前兩年,自己算是找到了真愛,男方在淮北一家煤礦企業上班,他和婆婆對自己都很好。2012年年初,劉元紅懷孕了,因為已過40,是大齡產婦,比別人要受罪些,『我記得最清楚的是,臨近剖腹產的那幾天,頭和肚子都疼得厲害。剖腹產的時候,麻藥還沒完全起作用,我說醫生怎麼那麼疼,醫生安慰我,便讓我想想最幸福的事,我當時就模模糊糊想到我的老家,我的親人,小時候那些生活片段,我也不知道為何突然會想到這些。』

『我家住在一條江邊上,我常去摘蘆蒿,姐姐會騎自行車帶我去鎮上坐船,然後去城裡賣蘆蒿。姐姐會在船頭等我,離家不遠處還有個霸王祠堂……』劉元紅說,她當時想到這些,就讓愛人記錄下來,生完孩子後沒幾個月,她便上網查詢到霸王祠堂的位置是在和縣烏江鎮,2013年4月劉元紅就坐車去了那裡。

姐姐看到她,驚得筷子掉在地上

劉元紅到了和縣烏江鎮,找到了霸王祠堂,問了很多路過的人是否認識自己,不少人都對她笑了笑,有人還覺得她有點傻。『那個月霸王祠堂我去了三次,4月底的一天,我又到了霸王祠堂前,正在想事情,突然有人朝我喊「小紅子」,我聽了這個名字覺得特熟悉。』

劉元紅說,這個人過來拉著她的手說:『這麼多年你去哪裡了?大家都以為你消失了,你的父母還健在呢,這離你姐家近,先去你姐家!』就這樣,劉元紅的記憶又恢復了一些,她開始想到自己的小名就叫『小紅子』,上面還有個姐姐。劉元紅到姐姐家時,正在吃飯的姐姐看到她,驚得筷子都掉地上了,『小妹你這麼多年去哪了?父母都快想死你了!』

隨後劉元紅的姐姐帶著她去了父母家,看到已過七旬的母親呂明霞,劉元紅一時竟認不出,當時很多村民都過來看,其中不少人認出了劉元紅。

認出女兒,老母親抱著她大哭

『失蹤』23年的女兒突然出現在面前,兩位老人驚呆了。『我當時掀開她的褲子,看她右腿上有個雞蛋大的疤痕,而且她走路有點拐,這不是我的女兒又是誰呢?』呂明霞一把抱過劉元紅大聲哭了出來,『孩子,你快想死你媽嘍!』而劉元紅的記憶似乎也在這時恢復了,『媽,我終於找到你們了,我好苦啊。』為了幫助自己恢復全部記憶,劉元紅和父母一起住了幾周,父母告訴她當年的姓名和以前的事情,她向父母訴說了這23年來的遭遇,一家人似乎有說不完的話。

 

42歲找回身份,已在烏江落戶

今年6月初,一家人來到轄區烏江鎮派出所給劉元紅申請落戶。『因為時間跨度比較大,所裡戶籍科的同志查閱了很多老資料,派出民警對劉元紅的情況進行了調查核實,也建議劉元紅一家最好能做個親子檢定。』烏江鎮派出所所長陶春說。

之後劉元紅一家到江蘇南京做了親子鑑定,結果顯示劉元紅確為劉玉民夫婦的女兒。與此同時,烏江鎮派出所的調查工作也有了進展,證實了劉元紅的遭遇。烏江鎮派出所特事特辦,今年8月底,一張嶄新的身份證交到了劉元紅手裡,『這就是個烙印,我找回了「身份」,我要和愛人去補領結婚證,今後,我們更要活得有意義。』

今年中秋節前,劉元紅和愛人帶著女兒,從淮北趕到父母家過節,呂明霞也喊來其他的兄弟姐妹,一大家人團聚在一起,其樂融融。『父母都已經70多歲了,作為女兒,這二十多年來虧欠父母的太多,在以後的日子裡,我會盡最大可能盡我的孝心。』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