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全會/專家解讀:深化兩岸經合 給台資帶來新契機

2013年 11月 25日  10:30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9日至12日在北京舉行。12日會議閉幕發表了三中全會公報。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9日至12日在北京舉行。12日會議閉幕發表了三中全會公報。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備受國際社會和海峽兩岸關注的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以下簡稱『十八屆三中全會』),2013年11月12日勝利閉幕。全會如期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對此,大陸經濟學博士、現任廈門大學臺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副教授唐永紅撰文表示,《決定》是對新形勢下大陸全面深化改革作出總括性的和方向性的論述,闡明了全面深化改革的目標、舉措和路徑,不僅預示著大陸的未來,也將影響到兩岸關係的發展,特別是將影響到兩岸經濟合作的深化發展,也將帶給台資企業發展新契機。

一、全面深化改革將有助於縮小兩岸社會差異性並增進相互認同

根據台灣網報導,從總體上看,《決定》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意義和指導思』部分,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就是要『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強調『必須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加快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民主政治、先進文化、和諧社會、生態文明,讓一切勞動、知識、技術、管理、資本的活力競相迸發,讓一切創造社會財富的源泉充分湧流,讓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並提出『到2020年,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取得決定性成果,完成本決定提出的改革任務,形成系統完備、科學規範、運行有效的制度體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決定》關於『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以及關於經濟體制、政治體制、文化體制、社會體制、生態文明體制、黨的領導體制和執政方式等六大方面的改革目標及其實現路徑、措施與期程的規劃,如果能夠如期成功實踐,將有助於增進兩岸經濟交流合作深化發展,有助於減小兩岸當前在以上諸多方面的差異性,進而有助於增進兩岸社會的相互認同。

事實上,18屆三中全會備受臺灣社會各界關注,而《決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以及關於經濟體制、政治體制、文化體制、社會體制、生態文明體制、黨的領導體制和執政方式等方面的改革目標及其實現路徑、措施,總體上多獲臺灣社會各界的肯定。特別是,關於加快完善現代市場體系』(例如:『建設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是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基礎』;『探索對外商投資實行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模式』;『放寬投資准入』;『統一內外資法律法規,保持外資政策穩定、透明、可預期』)、加快轉變政府職能(例如:『必須切實轉變政府職能,深化行政體制改革,創新行政管理方式,增強政府公信力和執行力,建設法治政府和服務型政府』;『進一步簡政放權,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加強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制度建設(例如:健全『一府兩院』由人大產生、對人大負責、受人大監督制度』;『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發展基層民主』)、推進法治大陸建設(例如:『建設法治大陸,必須堅持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確保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檢察權。改革司法管理體制,推動省以下地方法院、檢察院人財物統一管理,探索建立與行政區劃適當分離的司法管轄制度,保證國家法律統一正確實施』)、強化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體系(例如:『堅持用制度管權管事管人,讓人民監督權力,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是把權力關進制度籠子的根本之策。必須構建決策科學、執行堅決、監督有力的權力運行體系,健全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建設廉潔政治,努力實現幹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形成科學有效的權力制約和協調機制』;『加強反腐敗體制機制創新和制度保障』)等方面的改革目標與舉措,更是備受關注。

二、經濟體制改革將有助於台商在大陸投資興業與兩岸產業對接合作

經濟體制改革方面,《決定》提出『緊緊圍繞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堅持和完善基本經濟制度,加快完善現代市場體系、宏觀調控體系、開放型經濟體系,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推動經濟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發展』。強調『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要『著力解決市場體系不完善、政府幹預過多和監管不到位問題』,『必須積極穩妥從廣度和深度上推進市場化改革,大幅度減少政府對資源的直接配置,推動資源配置依據市場規則、市場價格、市場競爭實現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優化』。

在『堅持和完善基本經濟制度』中,提出要『完善產權保護制度』,要『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要『支援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強調『國家保護各種所有制經濟產權和合法利益,保證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公開公平公正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依法監管各種所有制經濟』,強調要『支持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堅持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廢除對非公有制經濟各種形式的不合理規定,消除各種隱性壁壘,制定非公有制企業進入特許經營領域具體辦法』。

在『加快完善現代市場體系』中,提出要『建立公平開放透明的市場規則。實行統一的市場准入制度,在制定負面清單基礎上,各類市場主體可依法平等進入清單之外領域。探索對外商投資實行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模式』;要『擴大金融業對內對外開放,在加強監管前提下,允許具備條件的民間資本依法發起設立中小型銀行等金融機構』。

在『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中,提出要『放寬投資准入。統一內外資法律法規,保持外資政策穩定、透明、可預期。推進金融、教育、文化、醫療等服務業領域有序開放,放開育幼養老、建築設計、會計審計、商貿物流、電子商務等服務業領域外資准入限制,進一步放開一般製造業。加快海關特殊監管區域整合優化』;並提出要『加快自由貿易區建設』、『擴大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和臺灣地區開放合作』和『擴大內陸沿邊開放』。

以上經濟體制改革開放措施顯然將進一步拓寬大陸非公有制企業以及外資、港資、澳資、台資在大陸投資、生產、經營的範圍,並進一步降低其准入的門檻。這意味著台資企業將有機會進入大陸更多的生產與經營領域,獲得新的投資與發展機會。這既將有助於台資企業投資大陸更多領域的產業,並可能掀起投資大陸的新一輪熱潮,也將有助於在大陸台資企業的轉型升級與跨業發展,從有助於兩岸產業對接合作的深化發展。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