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樂融/再吵,乾脆廢掉文創法!

  • ▲文化創意發展法,有幫台灣帶來甚麼了不起的文化提升嗎?(圖/記者許家禎攝,資料照片2015.04.29)

    ▲文化創意發展法,有幫台灣帶來甚麼了不起的文化提升嗎?(圖/記者許家禎攝,資料照片2015.04.29)

文/陳樂融

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在他剛回台灣還是年輕英挺笑口常開的新銳建築師時,我就有機會結識。他說他就是文創,我們看文創法,建築設計產業屬於文化創意產業「15+1」的行業之一,他沒說錯。儘管他不能代表其他多項文創產業,但建築是文創啊。(趙藤雄董事長也是文創無疑。)

李永萍早年參與小劇場,從政前對表演藝術界不陌生,我的舞台劇「E-MAIL情人」還拿過她辦的第一屆(也是唯一一屆)台灣晶球獎最佳原著劇本獎,我們認識超過二十年。她說文創公司要賺錢也沒說錯,因為她是TCCA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聯盟協會榮譽董事長。任何事「產業化」了都該考慮創收、利潤、可持久性。

已故建築學者、博物館專家漢寶德先生,我十八歲就有機會登門請益。他生前最後一年出版的《文化與文創》,苦口婆心條理分明想為這一團文創迷思抽絲剝繭,大致的分析架構我同意,少部分對通俗文化的誤解或鄙視,哲人已邈,我不想多辯,摘錄片段大家便可自行判斷(或一嘆):

「台灣以文創之名,為流行音樂建劇場,實在是錯誤的政策。流行音樂的觀眾動輒以萬計,使用體育設施就可以了。他們的場地沒有必要考慮嚴謹的外觀,不必做細密的聲學規劃,只要揚聲器忠實地把聲音放大,讓舞台上載歌載舞的景象清晰地投射在大螢幕上,觀眾就很滿意了。從產值的角度,流行音樂勝過正宗音樂豈止十倍百倍!但是它絕大多數只能鼓舞青春氣息,對國民素養並沒有任何幫助。」

2010年8月30日正式施行的文化創意發展法,有幫台灣帶來甚麼了不起的文化提升嗎?我認為,沒有。

文化內涵、文化素質很抽象,談談具體的錢好了。文創法上路,有幫文化部爭取到更多政府年度預算嗎?沒有。

文化部民國103年度預算新台幣165億元,佔中央總預算0.83%,約國防部的20分之1、教育部12分之1,居十二部會之末。距離自稱「文化總統」(真敢啊)的馬英九選舉支票4%遙遙落後,連首任文化部長龍應台個人主張1%也難如願。

104年度文化部總預算167億元(增加的多是工程預算),還是只佔政府總預算0.87%,馬政府持續對文化預算跳票。可見,文創是喊爽的,與菜錢無關。

文創法,有幫到那些本來就屬血汗工廠、小眾市場的行當嗎?沒有。表演藝術團體、出版社、漫畫家、詞曲作者、編劇……15+1的各種業別中,沒補助的照樣沒補照,有補助的仍循本來主管機構申請,有沒有文創這頂新帽子毫無關係。

但文創法,有帶來產官學各自表述、見縫插針或文過飾非的喋喋不休嗎?有。

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在回應台北文創大樓的使用業別時表示:「台灣大哥大無疑是文創產業,且現在大家都講數位匯流,台灣卻不把電信產業當文創內容產業。」

是啊,數位內容產業也是15+1俱樂部一員,所以蘋果電腦、亞馬遜、臉書,若在台灣全都可以宣稱是文創業。

但人家不屑。人家把品牌做大做強,不需要文創的招牌、文創的特許、文創的美化護身漂白。美國甚至沒有文化部。但人家嚴肅的、娛樂的文化都比我們強。

其實,文創沒有真、假之分,只有要不要發明一個莫名其妙總稱「文創業」的大是大非問題要認真考量。誠品、法藍瓷現在被視為文創業的精品代表,但誠品不能就是複合式出版商場的代表嗎?法藍瓷不能就是陶瓷家飾業代表?

更資深的琉璃工坊、琉園、霹靂、夏姿、寬庭、李祖原、朱銘、雲門、朱宗慶、侯孝賢、滾石、遠流、食養山房、光點等各行各業,沒有沾到近年文創的光,不也早就自己發光,擁有自己的文化形象了嗎?

為啥要去拉攏個別的成功企業來幫「文創」搽脂抹粉,卻廣開大門讓某些產業以「文創」為跳板,彷彿因此離「文化」更近一點、社會形象更好一點?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