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江北女孩獨闖非洲部落 學當地人吃蟲子和白蟻

  • 彭宇潔在喀麥隆研究原始部落文化。

    彭宇潔在喀麥隆研究原始部落文化。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彭宇潔,1985年出生在江北,初中和高中就讀於四川外語學院附屬外國語學校。小時候,彭宇潔性格比較孤僻、內向,直到上了初中住校,才漸漸學著與人打交道。

成績好被保送

根據重慶晨報報導,彭宇潔學習成績一直很優秀,初中時獲得了物理奧賽一等獎。此外,她對語言也很感興趣,初中時就開始學習日語。『初中物理奧賽得了一等獎,被保送進了高中。高中獲得了物理奧賽三等獎,再加上日語特別好,又被保送進了北京外國語大學。』彭宇潔說。

2004年,彭宇潔進入北京外國語大學學習日語專業。大三時,彭宇潔開始打算去日本留學。

大四時,彭宇潔聯繫到了京都大學的教授,得知彭宇潔物理得過獎,教授接收她去日本讀研修生。

邊打工邊讀書

『研修生通過了半年一次的考試,才能夠正式入學讀研究生。』彭宇潔說。

2009年4月,彭宇潔準備報考亞非區域研究所。那段時間,她一邊準備考試,一邊打工維持生計。其間,她搬過貨、做過洗衣店接待,還在超市做過熟食,這樣的生活持續了近半年。

2009年10月,考試結果揭榜,彭宇潔順利地考入了京都大學亞非區域研究所。

獨闖非洲原始部落

2010年暑假,彭宇潔等到了去非洲的機會,而且一待就是五個月。一個人、一個包、一個行李箱,彭宇潔就這樣來到了遙遠的喀麥隆,並在該國東部省的一個熱帶雨林中的村落裡留了下來。

她要研究的這個原始部落,人數加起來還沒超過200人,距離最近的小鎮有80多公里,路特別不好走,只有坐摩托車出行。

『這個村落裡的俾格米人,被稱為非洲的「袖珍民族」,他們在叢林裡過著封閉的原始生活,在世界上已經瀕臨滅絕。』彭宇潔說,俾格米人一般男性身高150公分左右,女性身高140公分左右。『他們每個人都很友好,愛好和平。』

和原始部落人交朋友

剛到部落,彭宇潔沒有朋友。語言不通,加上各種不適應,很快她就病倒了。森林的晚上比想像的冷,睡個好覺簡直就是奢侈。

在吃的方面,當地人吃什麼,她只能跟著吃什麼,從野草芭蕉,到羚羊耗子,全吃了個遍。『最不能適應的是他們吃蟲子,我第一次吃了白蟻,然後身體過敏了,上吐下瀉,渾身長滿了蕁麻疹。』

雖然來之前,彭宇潔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研究工作的困難還是出乎預料。她每天不知道做什麼,一個星期後,她決定去和居民聊聊天。

交流中,彭宇潔發現俾格米人身上都有紋身,圖案看上去很怪,這引起了她的注意。『後來,我研究才發現,對俾格米人來說,紋身是一種社交形式。』於是,彭宇潔決定深入研究『俾格米人的紋身』。

2011年、2013年、2014年,彭宇潔先後四次去了俾格米人的居住地,最短的時間都待了兩個月。每次去的時候,她都會帶很多衣服、調料、糖過去,部落裡的村民也對她很熟識。在那裡,彭宇潔還認了『爸爸』和『媽媽』,他們對彭宇潔照顧有加。

漸漸地,彭宇潔學會了當地語言,和當地人成了朋友,並完成了自己的研究。幾年在非洲的研究生活,俾格米人成為了彭宇潔的朋友,『他們是一群很樂觀的人,這對我影響很大。』

想研究重慶文化

2012年春節,得知父親生病,彭宇潔回到家鄉重慶。2012年年底,父親離開了她。她打算待在重慶陪著母親,但母親卻支持她回日本,把未完成的學業完成。

轉眼留學日本已經八年了,彭宇潔今年將博士畢業,她將面臨去或留的問題。『一開始出來的時候,對重慶沒有什麼掛念,我就是想出去,但後來在研究文化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很思念家鄉,越來越想要回去,研究重慶文化。』

『我要儘快提高自己的學術水平,這樣才有能力回去交流,研究家鄉的文化。』彭宇潔說。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