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怎麼種?台灣新農人廖健強的大陸創業故事

  • 台灣新農人廖健強。

    台灣新農人廖健強。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博士種田』代表什麼?

黝黑的皮膚,簡樸的穿著,剛過不惑之年的廖健強看起來就像一個跟土地打了多年交道的農夫。他出生於台灣的建築世家,卻一頭紮進農業專案裡,並西進大陸創業。他說,自己在大陸的打拼經歷,就像一面鏡子反映出大陸農業生態的巨變。

據福建日報報導上世紀90年代末,廖健強的父親在台灣經營建築生意,污水處理是其中一環。家族企業從美國一家公司引進了微生物污水處理技術,所有業務、技術往來的文件資料,都是擅長英文的廖健強幫忙翻譯的。微生物菌劑在當時還是一項新興產業,深入鑽研後,廖健強發現,這種生物科技不僅在環保領域大有可為,在農牧漁業等方面也能大顯身手。

於是,廖健強家族的台灣千惠公司決定代理美國生態實驗公司的淨潔靈生物制劑產品與相關技術,長期推廣下來為許多台灣農民及環保人士所認可。由於公司在台灣微生物菌劑領域十分拔尖,2006年,廖健強以專家身分跟隨台灣經濟研究院考察團來到大陸。廖健強告訴記者,當時接待方有大陸種子集團,雙方交流時,廖健強嚇了一跳,種子集團齊刷刷坐了一整排的博士,『原來現在大陸「種田」的都是這樣層級的人才?!』接著在參訪團從山東青島到壽光的路上,兩小時的車程,兩邊是綿延不絕的玉米田。『我覺得很震撼,博士種田代表了大陸農業的方向。』廖健強當時就決定,一定要來大陸發展。

微生物菌劑艱難『紮根』

2007年,廖健強受邀參加大陸•海峽專案成果交易會。他深入福建的田間地頭,在交流中,萌生了在福建創業的想法。『北方農業大多是量產,而南方農業更精細,與台灣相似,更適合應用我們的技術發展有機農業。』而且廖健強的祖籍地是泉州,這更增添了他對福建的一分親近感。2010年,廖健強正式在福州註冊了千惠生物科技開發有限公司。

『要有好的作物,必先有好的土壤。』廖健強告訴記者,長期使用化肥與農藥導致板結與酸化的農地,就算使用再多化肥、農藥,也難見到好收成。而農作物之所以長蟲,其實是長期的耕種打破了土壤原有的生態平衡,用農藥治標不治本。廖健強和技術人員用微生物菌劑『治療』土壤,恢復其原有的平衡,製造不利於害蟲生長的『逆環境』,讓農作物既保持質量,又增產增收。並且由於使用菌種皆為天然常在菌,非基因改良,使用安全效果穩定。

懷揣著改良土壤做優質有機農業的夢想,廖健強開始奔走於大陸的田間地頭,推廣他的微生物菌劑。誰料,剛開始他卻碰了一鼻子灰。因為當時從消費者到生產者對有機農業都知之甚少,花2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成本種出來的農作物最後的售價和花10元錢種出來的幾乎沒什麼差別。所以,當時的農民對廖健強的產品沒多大興趣。

『火金姑』的夢想

既然磨破嘴皮子也沒用,不如自己實驗做給大家看。廖健強在漳浦包下一片地,開始種植台灣引進的水果玉米。首先,他用清源劑分解常見的殺蟲劑、化肥等;接著又布下有益複合土壤菌,促進根群發育及土壤有機質轉化;在種植過程中,運用有機肥提供營養供給,同時搭配生物農藥進行滅蟲。幾道工序下來,果然廖健強的水果玉米第一年就獲得豐收,不但可以生吃,並且有爆漿的上佳口感,一上市場就熱銷到斷貨。一根水果玉米賣到10元錢,而傳統玉米收購價一斤也才二塊多錢。

廖健強種植水果玉米的成功讓很多傳統農業種植者咋舌。來請教諮詢他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如今,與他合作最多的是福建茶農。廖健強告訴記者,現在茶葉的競爭日漸激烈,以前靠施化肥噴藥種出的茶葉已經賣不出好價錢。而使用他的生物有機肥一畝的成本儘管比原來高出一兩百元,但由於種出的茶葉茶青持嫩度高,苦味降低,葉質肥厚柔軟,有利於茶葉香氣的形成和提高,還可增產10%左右。

目前,廖健強準備引進七彩番茄、非洲冰菜等有機果蔬品種,他還給他的農產品起了個名字『火金姑』。因為『火金姑』在閩南語中是螢火蟲的意思,它們只能生活於生態好、無污染的農田四周。他說,取這個名字代表了自己對生態農業的堅持,以及對大陸農業未來的美好期待。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