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大陸古代刺客為行刺成功 不惜讓妻兒都送死

  • 古代刺客。

    古代刺客。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最近新聞中,『刺殺』成為了一個熱點詞彙,人們對刺客這個職業的興趣突然變大了。正好又有美國電影《刺客教條》剛剛上映,在片中,刺客們信守3條準則:1、不濫殺無辜。2、在眾目睽睽之下隱藏行跡。3、絕不危及兄弟會。那麼大陸古代有沒有什麼『刺客教條』呢?

根據台灣網報導,大陸古代刺客很多,但大都是單幹戶。大陸的政府歷來很強大,不會容許黑社會過分坐大,因為那會威脅到自己的統治。所以專門以暗殺為職業的民間團體,在大陸很難生存。既然刺客沒有統一的組織,那麼也就沒有統一的規章制度。刺客們性格、才能各異,故事也各有曲折,但是我們仍然能夠在這眾多的故事中歸納出幾點共同的『刺客教條』來。

第一,士為知己者死。說這句話的人是戰國初年的豫讓。他是晉國人,曾經事奉範氏和中行氏,沒有得到重用,無所知名。後來改投智伯,頗受尊寵。智伯被趙、韓、魏三家聯合擊滅,趙襄子最恨智伯,把他的頭刷上漆做飲器。豫讓逃跑到山中,嘆息說:『嗟乎!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智伯對我有知遇之恩,我一定要給他報仇,這樣我的魂魄才不感到慚愧。』於是他多次試圖刺殺趙襄子,沒有成功,最終只好自殺。

除了豫讓,專諸、聶政、荊軻等著名刺客也都是為了報答恩主而行刺的。但是他們和豫讓有一點不同。智伯尊寵豫讓,是看中他的才華,欣賞他的人品,而不是要讓他去做刺客,幹『髒活』。這是一份來自於心底的尊敬,所以豫讓才會那樣感恩戴德,誓死為智伯報仇。但是吳公子光對專諸、南韓嚴仲子對聶政、燕太子丹對荊軻,從一開始就是把對方當作一件殺人工具來利用,說不上心底有多尊敬。

這對於雙方來說,都是一個明擺著的交易。專諸和聶政都是一介武夫,沒有太多政治頭腦,別人一給重金供養,也就甘心聽人驅使,為人賣命。荊軻要滑頭一些,太子丹要他去刺秦王,他並不很願意,眼看無法推辭,也就賺足供養,車騎美女盡情享受,藉口要等朋友一起去,遲遲不願意動身,後來在太子丹的一再催促下才不得不出發。

第二,重然諾,輕生死。先秦時代是以世襲制為主的。對於那些出身卑賤的士人來說,要獲取富貴,實現身份地位的巨大跨越,只有憑藉自己的能力和一腔熱血。尤其是對於那些不善謀略、以武力謀生的人來說,除了自己那條命,他們也實在沒有更多的本錢。而上升渠道的狹窄,造成了激烈的競爭。為了讓自己更容易被看中,就需要具有其他方面的優點,讓主人使用起來更加省心方便。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行業的倫理道德。答應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一諾千金。這裡面有許多值得尊敬的地方,正如李白《俠客行》所讚美的那樣:『三杯吐然諾,五岳倒為輕。』

嚴仲子想殺政敵—南韓的相國俠累,就奉送重金給聶政。聶政說:『我的老母還在,我的生命還不能隨便許託給別人。』在聶母死了以後,聶政才答應幫嚴仲子殺人。他對於答應對方這件事是很慎重的,一旦答應,就堅決完成刺殺任務,不再顧及自己的生命。

當然,也有一些刺客,有自己獨立的價值觀,中途背叛了自己的使命。春秋時晉靈公無道,執政大臣趙盾苦苦進諫勸說。忠言逆耳,晉靈公很不高興,就派鉏麑去刺殺趙盾。鉏麑一早潛入趙盾家,發現趙盾早已起來,穿好朝服,準備上朝,因為時間還早,就端坐著閉目養神。趙盾的勤於國事和一絲不苟的威儀讓鉏麑深為震撼,他感嘆道:『趙盾即使在家中也不忘恭敬,真是晉國人民的好主人啊!殺害人民的主人,不忠。但是放棄國君的命令,又沒有信義。這兩點之間我犯了任何一點,都不如去死。』他在刺客的職業道德和自身的正義感之間無法取捨,最後只好一頭碰死在門口的槐樹下。

第三,做好偽裝,行動隱秘。刺殺行動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做好保密工作,成功掩藏自己的真實身份和企圖。只有在敵人毫無戒心的情況下,刺殺才更容易成功。

專諸偽裝成進奉食物的下人,荊軻偽裝成獻地圖的使者,都成功接近了刺殺對象。而荊軻死後,他的好朋友高漸離為了給他報仇,以擊築(築是一種樂器)的絕技引起了秦始皇的注意。秦始皇愛聽他的音樂,便將他眼睛弄瞎,讓他靠近一些彈奏。高漸離在築裡灌了鉛,整個向秦始皇砸過去,可惜沒有擊中。

豫讓為了隱蔽自己,改名換姓,自受刑罰,去做修補廁所的工人。趙襄子要上廁所的時候,心跳加速,覺得奇怪,派人去搜索,把豫讓抓住,查出了他的真實身份。但是趙襄子覺得這個人很講義氣,於是放走了他。豫讓在自己身上塗漆,從而長出一身惡瘡,又刮掉胡須眉毛,改變了面容,裝成一個乞丐。他老婆見了他,詫異的說:『這個乞丐樣貌不像我丈夫,但是怎麼說話聲音那麼像呢?』豫讓於是又吞下火炭,改變了聲音,幾乎成了啞巴。他躲在橋下準備伏擊趙襄子,但是運氣不好,趙襄子馬驚,又被發覺了,行刺失敗。

豫讓還只是殘害自己的身體,而要離則更加過分,為了刺殺成功,把自己的妻兒都犧牲了。在專諸刺死王僚之後,闔閭(公子光)就成為了吳王。但是王僚的兒子慶忌勇力絕倫,流亡在外,成為闔閭的心頭大患。伍子胥向闔閭推薦要離。要離對闔閭說:『我細小無力,弱不禁風,但是我可以為您殺掉慶忌。』闔閭不信。

要離說:『大王您把我的妻兒殺掉,在集市上公開焚燒他們的屍體,飛揚其灰,再重金購捕我。這樣我去投奔慶忌,就一定能夠獲得他的信任。』闔閭依計而行,要離投奔慶忌。慶忌見他如此瘦弱,人畜無害的樣子,果然讓他貼身相隨。結果要離在船上用短矛順著風力刺殺了慶忌。他是如此瘦弱,以至於刺矛還需要借助風力。但是他居然就這樣殺掉了武藝強大的慶忌,完全就是靠的出其不意。

不過,聶政是一個例外。這個家伙武力實在太強,直接正面進攻端坐府上的韓相俠累,衝上台階將他刺死。俠累身邊衛兵林立,居然不能阻擋他,被他殺掉幾十個。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強大的殺手不需要偽裝。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