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鮮肉」被炮轟不敬業拿錢多

  • 宋丹丹近期關注「小鮮肉」藝德話題。

    宋丹丹近期關注「小鮮肉」藝德話題。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天價片酬、不會演戲、愛用替身…等,近日,關於『小鮮肉』的爭議屢見報端,資深導演、前輩演員和著名編劇紛紛站出來,指責其對大陸電視劇行業的破壞。那麼,『小鮮肉』這個鍋背得冤不冤?

根據青年公社報導,『小鮮肉』最早是指年紀輕輕的男演員,隨後逐漸演變為粉絲眾多的年輕偶像的代稱,也有人給這類藝人起了一個新名字—流量明星,因為有他們的地方,就有話題和流量。

編劇宋方金最近在一篇名為《表演,一個正在被毀掉的行當》的文章中詳細曝光了『小鮮肉』的種種事跡,包括演戲用替身、不背台詞、遲到早退現象嚴重、拿天價片酬等。

其中最讓人震驚的是,當紅的『小鮮肉』們,往往只有15天的時間拍攝一部劇,因此劇組所使用的方法則是所謂的『表情包表演』,『表演各種角度,各種表情,需要四五個環境變化時,要不對著天拍,要不對著大樹,要不對著個牆,把他的臉拍完,剩下的場景都由替身完成』。

這篇文章猶如一枚炸彈,立刻在影視圈炸開了花。

緊接著,宋丹丹、陳道明、張國立、濮存昕、奚美娟、崔永元、陳凱歌都針對『小鮮肉』現象發表意見。陳凱歌更提到,要以內容為王,才是對觀眾最大的尊重。


宋方金在文章中揭秘替身真相。

宋丹丹爆料稱,曾有兩個明星為了攀比,坐在車裡遲遲不願進組,『在他們看來,誰先來就是誰腕小』。陳道明則看不慣『小鮮肉』們所謂的『敬業』,『手破了,摔傷了,冬天在水裡頭,夏天穿著大皮襖,你就是幹這個的,你的職業就是這個,現在還把它當成敬業了,演員就應該吃這樣的苦』。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宣傳透露,某位從海外歸來的『小鮮肉』一部劇片酬破億(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另一位演技備受詬病的女星片酬高達8000萬。她感嘆說:『水漲船高,連一些稍微在影視圈嶄露頭角的新人要價也是非常嚇人,你說成本怎麼可能不高?』

然而,在製片人謝曉虎看來,隨著經濟的發展,電視劇產生了巨大的經濟效應,演員賺幾千萬,劇方還能賺幾千萬,人心很容易膨脹,『如果讓「小鮮肉」背黑鍋,我覺得有點太冤了,因為現在很多演員都有一些不被人接受的素質』。


著名導演陳凱歌受訪時表示,『我只能做品質電影,始終相信內容為王,這才是對觀眾最大的尊重。』

謝曉虎告訴記者,在一年間拍攝的大陸電視劇中,能播出的有200多部,其中能夠在湖南、江蘇、浙江、東方、北京衛視這些重要衛視播出的僅100多部,『「小鮮肉」也就20多位,一個人不可能一年拍5部戲,所以大家都在搶他們,也就成了稀缺資源』。

『「小鮮肉」的檔期緊張到這部戲下了最多休息一天,就繼續進組了。因為他們一天的收入是200萬到300萬的價格,怎麼可能閒著呢?所以我覺得這是市場決定的。』謝曉虎說。

著名編劇汪海林近年來多次炮轟『小鮮肉』的藝德,他認為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原因,是資本壓力下,劇方對作品質量的要求越來越低,導致了『小鮮肉』中心制的模式,『「小鮮肉」拿走了最大的預算,大大壓縮其他演員收入的空間,產生畸形薪酬結構』。

『小鮮肉』、粉絲和播出平台,誰才應該『背鍋』?汪海林認為,『小鮮肉』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畢竟粉絲對偶像是無條件崇拜,但其責任是次要的。在他看來,播出平台的責任也非常大,『他們只要流量,甚至參與炒作,目前有演技的演員在炒作空間上不大,有顏值的反而比較容易操作,所以變成這樣的模式』。

宋丹丹早前受訪時也認為,年輕明星自我約束不強並非自身原因,很大程度上由市場造成。製片、投資人需要影片有市場,不論年輕明星演得如何就出很多錢請他們來演戲,『年輕的孩子遇到那麼多錢怎麼能把持自己?誰來告訴他們價值觀?誰來告訴他們什麼是德?』

如何才能改變這樣的現狀?汪海林建議,應該採取綜合治理,一方面播出平台不應該盲目追星,要有文化責任,另一方面要對經紀公司加強管理,『最重要的是,要對年輕演員進行職業道德培訓,要讓他們知道把戲演好了才光榮,而不是助理多、保鑣多、坐頭等艙、住五星級總統套房就光榮,只會擺Pose做表情是可恥的』。


陳道明(左)也十分關注『小鮮肉』現象。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