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學生在監控下生活成常態 現實版的楚門世界

  • 孩子上課的一舉一動都被影片記錄,圖為直播畫面截圖。

    孩子上課的一舉一動都被影片記錄,圖為直播畫面截圖。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如果你還記得班主任在後窗觀察的犀利目光,一定能理解《全國多地中小學教室畫面被直播》的恐怖:在一個名為『水滴直播』的平台上,大江南北的學生,從幼稚園到中學生,打哈欠、傳紙條,甚至偷窺了別人一眼,都暴露在無數雙眼睛下。

根據《新京報》的報導,甚至還有個暖心的故事。河南省許昌一名鄉村教師自費購買攝影鏡頭,並通過直播將留守兒童在課堂上的表現,分享給孩子們的父母,不但贏得了家長們的支持和稱讚,更讓這位老師獲得了當地的『縣長質量獎』。

孩子的一舉一動都被影片記錄,且能夠被全世界的網友即時觀看,這到底好不好?不僅《新京報》在這件事兒上有點分裂,網友更是吵得不亦樂乎。

3月14日,《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打開『水滴直播』教育頻道,首頁是山東臨沂某中學的課堂,圍觀者已經達到2萬人。一個圍觀者點名:『左邊轉筆那個,你走神了!』另一個圍觀者表示,『已經義務監考兩個多小時了。』還有一些是污言穢語。

值得注意的是,普通用戶不需要登錄或註冊就可以查看直播內容,僅在評論發言時需要登錄,而在登錄註冊頁面也並沒有什麼限制。資料顯示,水滴直播是360旗下的產品,無需考核和申請,只要購買特定攝影鏡頭,即可一鍵開啟直播間。

多位法律和教育人士認為,監控變直播,明顯是越界了,不但侵犯未成年人的隱私權,也不尊重教師的自主權。還有網友鼓動家長,把學校告上法庭。

不過,從《新京報》的採訪中可知,開設直播是學校和家長的共謀。有的學校是為了進行教學交流;有的學校是怕校園霸凌,便於向家長解釋;至於家長,自然是要隨時查看孩子狀況。比較有代表性的說法是:『老師教書、孩子學習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所以網路公開,沒什麼大不了的。』

『學生們就像玻璃魚缸裡的魚,生活在真實的楚門世界』。雖然網友對此不寒而慄,但搜遍輿論場,卻唯獨少了學生的聲音。記者並沒有拉過來一個學生問問,你對此作何感想?知乎上也只有一個高三學生表態說,早就麻木了。

為什麼會麻木?因為在監控下長大是00後的生活常態。從新聞可知,多地教育局要求民辦幼稚園安裝監控,因為擔心孩子會受委屈。正如家裡安裝攝影鏡頭監控幼童和保姆一樣,家長恨不得24小時讓孩子生活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

即使孩子已經上了小學、中學,家長還是這套邏輯:孩子怎麼能有隱私呢?上鎖的筆記本?有密碼的手機?都不應該是問題。已經長大的天才少女蔣方舟就在採訪中說,母親每天早上都要躺在她身邊翻她手機,而她對此安之若素。既然私下都沒隱私,課堂上打盹,交了什麼朋友,更不該躲過家長和老師的監控。

當然,也有開明的。此前,黃磊在一段如何看待女兒早戀的影片中說:『日記本不上鎖,我也不看,擱在桌子上也不看,我絕不看!她的手機我也不看,我永遠不看!』這段採訪之所以爆紅,是因為這樣的家長太少。

黃磊尊重孩子,也給自己尊嚴,而我們民族恰恰特別缺少這種尊重。如何學會這種尊重?要是實在忍不住,想看監控,你不妨裝上360度無死角監控,先把自己直播給孩子和網眾看。套用某政協委員提案,家長應該持證上崗。


直播畫面截圖。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