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在大陸/舌尖上的「喪鐘」 這些美味千萬別吃

  • 虎紋蛙。

    虎紋蛙。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起初,我們撕咬著滴淌血水的生肉;後來,我們聽著鐵板上烤肉的滋拉聲。馬嘎爾尼筆下一日三餐都是粗糧青菜,春荒時要靠挖野菜才能度日的盛世百姓,今天我們已對各種肉蛋珍饈司空見慣……。

根據驅動網報導,在技術、經濟兩個高效馬達的晝夜運轉中,我們的舌尖逐漸品嘗到更美味、更營養、更健康的食物。

可在這個過程中,一些人的舌尖卻滋生起一種獵奇的貪婪,許多動物因之飽受饕餮之災,在人類的舌尖上敲起了喪鐘。

田間地頭的『農家衛士』—虎紋蛙(VU 易危)

我們平常所說的青蛙,特指田間地頭兩種常見的蛙類,一類是側褶蛙屬的黑斑蛙,一類是虎紋蛙屬的虎紋蛙,而虎紋蛙還有一個廣為人知的俗稱—田雞。

黑斑蛙廣泛分布於大陸從南到北的廣大區域,而虎紋蛙主要分布於大陸南方地區。虎紋蛙體型比黑斑蛙更為碩大,可達100公釐以上,頭長要大於頭寬,犁骨齒強健,性情凶猛,被譽為『蛙中之虎』,是半翅目、鱗翅目、雙翅目、膜翅目、同翅目等昆蟲的天敵,對農作物的保護有重要作用。

虎紋蛙的生活環境就是人類農作活動的場所,因此十分容易捕捉。然而,虎紋蛙遭到大量捕捉的真正原因卻來自其難以言說的風味。

對虎紋蛙的肌肉揮發性成分進行分析,得出其肉質鮮美的原因如下:1. 虎紋蛙肌肉中所含的己醛有清香的香草氣味;2. 虎紋蛙肌肉中所含的苯甲醛,具有令人愉快的堅果香和水果香;3. 虎紋蛙肌肉中所含的不飽和醇具有類似蘑菇的香氣。

這些物質讓相當一群人對虎紋蛙垂涎三尺,爆炒田雞、乾鍋田雞、田雞粥等菜餚在餐館中已經算『家常菜』了。

從1970年代開始,虎紋蛙就以每年50t的龐大數量被捕捉作為食材販賣,而相關部門對這種現象缺乏管制,使虎紋蛙長期處於無人管理的狀態。

1989年,虎紋蛙被列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2004年被列為易危物種。長期的、大量的捕殺使很多地區已經難見野生虎紋蛙的身影。

此外,虎紋蛙人工繁殖的難度大(選種難)也是其種群『半死不活』的因素。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