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專訪惠英紅 三度問鼎金像最佳女主角

  • 惠英紅憑藉《幸運是我》奪得了本屆金像獎的最佳女主角。

    惠英紅憑藉《幸運是我》奪得了本屆金像獎的最佳女主角。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4月9日晚,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在香港尖沙咀香港文化中心盛大開幕。惠英紅憑藉《幸運是我》奪得了本屆金像獎的最佳女主角。惠英紅用教科書式的表演征服了所有評委會成員,三度問鼎金像最佳女主角,新華娛樂就電影《幸運是我》專訪惠英紅。

根據新華網報導,武俠動作片曾在香港紅翻半邊天,武俠動作電影成就了許多導演,導演成就了許多演員,其中就有一代俠女惠英紅。那時是武俠動作片的天下,是動作片明星的時代,惠英紅就在她的時代裡『打』出了人生事業的第一個高峰期,但物極必反,武俠動作片在時代洪流中慢慢失去了位置,而與其共生的動作明星也經歷著被淘汰的噩運,惠英紅就這麼在巔峰跌入低谷,巨大的心理落差讓她走入憂鬱,終於在一次『傻事』後她開始振作,最終她用嶄新的形象而非『打女』再次出現在大家面前,這一次她在文藝片《幸運是我》中再次『演』出人生巔峰,展現出依舊自信的風采。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不同的註腳,惠英紅對自己的註腳是幸運。

回首40年從影歲月和56載人生,她說:『其實我人生是很矛盾,很倒楣,但我真的挺幸運,在最不幸運、最倒楣的時候,又是最幸運的時候。我現在很回味,我常常都會說,對我太好了,先苦後甜,如果年輕的時候很甜,老了受不了,現在是開始嘗到甜,那種甜我很珍惜,因為我曾經沒有過,所以上天對我真的是挺好的,讓我知道苦是有多苦,再給我吃個甜。』

《幸運是我》演繹母親的人生 希望是為媽媽做了一件事

幸運的惠英紅出演了溫情電影《幸運是我》,而她所飾演的角色正是母親的真實經歷,一個老年癡呆患者。由於常年跟生病的媽媽住在一起,對老年癡呆的理解和認知非常熟悉和專業,甚至糾正過劇本對老年癡呆認知的錯誤,也正因為如此,惠英紅對角色的演繹非常自然,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你要說模仿,基本上不需要, 因為都變成了我身體的一部分,生活的習慣,因為我媽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所以她開始變化到現在,每個階段我都很清楚,其實不需要模仿,很自然就出來了。』當表演對演員來說成為非常自然的事,仿佛就沒有什麼難題了,但卻有比表演困難百倍的事等著惠英紅,因為演繹的是媽媽的真實經歷,所以惠英紅面臨的是一次又一次正面直視媽媽病情的境遇,『最困難的部分不是演的部分,是演完很揪心的戲份的時候 心裡面難過或者揪心的感覺很久不會離開,可是在現場你的演繹讓你的情緒有高低,又不想影響到其他人的時候,你就要裝沒有事,這個部分是我在電影中最難熬過去的部分。』

惠英紅對《幸運是我》投入了很多的真性情,她也希望能通過電影彌補,因忽略媽媽病情而導致的遺憾和愧疚。時年91歲的媽媽已經完全不記得她了,她對此一直非常後悔,『真的很內疚,內疚到覺得沒臉再見我媽媽,因為如果我多一點珍惜,多一點體諒,我會發覺她有病』,這種深層次的感情帶入,也讓她在戲裡無比揪心,久久無法出來。『一打開冰箱(看到雞蛋)就像看到我媽媽的腦子,我真的崩潰了,我就坐下了,我沒告訴導演我會怎麼演,我就跟攝影師說,你要跟準我,我坐下去就哭了,導演說OK了!但是我還是坐在那個地方哭。』因為是自己的親身經歷,惠英紅的感受比旁人要深刻的多,她希望這個影片是為媽媽做了件事,也希望觀眾能對家人多些陪伴,『如果這是一個公益的事情,我希望回饋給我媽媽。』

惠英紅是幸運的,她沒有一直忽略媽媽的病情並能多些陪伴,多少會少了些許遺憾和愧疚,她也希望看到電影的人不要有和她一樣的愧疚和遺憾。

人生很矛盾但很幸運 珍惜苦過以後的甜

惠英紅的人生跟電影和時代緊密的交織在一起,是它們一起描繪出了她的人生畫卷,回首56載的人生,惠英紅感嘆:『其實我人生是很矛盾的,很奇怪,很倒楣,出生很窮,在馬路邊長大,然後跳舞,之後又當了演員,可是當了最苦差的角色。可是我覺得我很幸運。』描述自己在街上乞討的日子,她總是帶著笑容,她說那段時光很快樂,經常可以吃到大排檔;回憶在夜總會跳舞的日子,她也非常幸福,她說她過的非常豪華,可以隨便吃蛋糕;回首40年從影歲月,她充滿知足和感恩,雖然打戲很苦可是她很紅,可以賺到錢,跌入事業低谷在最倒楣的時候出現了最幸運,可以重新回到事業高峰。她告訴記者:『我現在很回味,我常常都會說,老天對我太好了,先苦後甜,如果年輕的時候很甜,老了受不了,現在是開始嘗到甜,那種甜我很珍惜,因為我曾經沒有過,因為我一直在最底層生活,因為我不願意回到最底層的生活,所以上天對我真的是挺好的,讓我知道苦是有多苦,再給我吃個甜。』

56歲的惠英紅處處散發著優雅知性的氣質,也許是經歷了太多人生起伏的緣故,她的談吐總是透著一股大徹大悟的味道,就像她說的這也許是她人生最好的階段,那是一種經歷過風雨後的美麗彩虹。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