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病/鐘倩熱當生命鬥士 9年挽救上百欲自殺者

  • 2013年,鐘倩被評為旁聽代表,參加山東省政協第十一次會議,會務人員將她安排在當年海迪大姐的位置。

    2013年,鐘倩被評為旁聽代表,參加山東省政協第十一次會議,會務人員將她安排在當年海迪大姐的位置。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部分時間,鐘倩的世界小得可憐:一間15平方公尺的房間和一部破舊的輪椅。房間那頭是癱瘓在床的父親,房間這頭是因重度殘疾而被死死困住的自己。

這個四肢變形、僅能用左手中指敲擊鍵盤的姑娘卻硬是闖出了一方天地:她開辦的心理熱線9年來接聽4000多人次諮詢,挽救了上百名企圖自殺的人;她先後撰寫了39份百姓提案,不少內容被全國政協委員帶上全國兩會;她不間斷的自學,寫下上百萬字文章,讓不少文學名家驚嘆不已。公益夢、文學夢……生命的奇跡仍在繼續,她被越來越多的人稱為『80後張海迪』。

這一切是如何成為現實的?『我在困境中死盯著那一點機會和夢想,將人生寫得方正,將心靈寫得樸素,將青春寫得絢麗,將世界寫得精彩。』這是鐘倩的答案。

十六載,終與『不死的癌症』握手言和

厄運降臨的2001年春天,鐘倩只有16歲,正值緊張的中考備考階段。

最初是高燒、乏力、消瘦得厲害,鐘倩被醫生初診為『幼年類風濕』。兩周後,病情的惡化令人始料未及。

挨過複習階段,鐘倩掙扎著參加完中考,直至最後一門英語考試結束,鐘倩突然發現自己已無法站立,她在監考老師的攙扶下才得以走出考場。

最終,她被確診為類風濕病晚期,這種病在醫學界有『不死的癌症』之稱。鐘倩在病床上接到了高中錄取通知書,即便所有的高中課本都包好了書皮,但病情已經不允許她繼續學業。

接著,便是漫長的康復過程。隨著病情加重,鐘倩的關節開始變形,無法下地行走,體重從最初的110斤驟減至不足50斤。疼痛不間斷的折磨著這個花季少女,這是種常人難以想像的疼,疼到極點,鐘倩撕心裂肺哭喊的場景常引得四鄰落淚。

『我眼巴巴的看著病魔把我撂倒在床上,自己連抗爭的力氣都沒有。』鐘倩回憶。更令她心酸的是,下崗的父母為自己借錢治病時遭遇無數次『閉門羹』。她不止一次懇求父母放棄治療,但父母都強忍淚水直搖頭。

最難的時候,朋友送來張海迪寫的《輪椅上的夢》,就像是一團火焰重新點燃了鐘倩內心。『不論多難,夢想的路還是要走下去。』鐘倩咬牙對自己說。

5年後,經中醫治療,鐘倩可以慢慢坐起身,開始看書自學。而一件小事幾乎再次擊垮她的自信:因關節變形,她甚至握不住筆。

一切從零開始。每晚,她坐在床前,用蜷曲變形的右手在父親特製的寫字板上一筆一劃的練習寫日記,關節時常疼得讓鐘倩喊出聲來。堅持整整一年後,她獲得了濟南市硬筆書法比賽特等獎。

生活開始向這個女孩展示更多的可能,鐘倩終與『類風濕君』握手言和。

這意味著『臣服於命運遭際,接受身體的殘疾,懷揣希望陽光的活下去』。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