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把對的書賣給對的人 台北書店的兩岸故事

  • 台北書店的兩岸故事。

    台北書店的兩岸故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作為台北人記憶中的『書店街』,重慶南路曾是台灣當之無愧的『文化地標』。這裡見證了台灣出版文化的興衰浮沉,儘管時代幾經變遷,但一脈書香猶存。23日是世界讀書日,記者專訪了台北市重慶南路書街促進會理事長、專營大陸簡體字書籍的『天龍圖書』老板沈榮裕,聽他講述書店的轉型之路和兩岸故事。

根據新華網報導,年過六旬的沈榮裕1978年來到重慶南路,當時正是書街的鼎盛時期。這裡不僅有『商務印書館』『中華書局』等由大陸遷台的老牌書局,還有文星書局、三民書局等出版界的後起之秀,逾百家書店、出版社、文具店乃至攝影行匯聚於此。

時過境遷,隨著連鎖書店的興起、讀者閱讀習慣的改變以及互聯網時代的到來,重慶南路書街也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落。今天的重慶南路書街只剩下12家書店。舉目望去,曾經鱗次櫛比的書局招牌只剩下三民、天龍、建弘、世界等屈指可數的幾家,台灣商務印書館儘管招牌仍在,但內部早已改作旅館,書店一條街的榮景早已一去不返。

沈榮裕遞給記者一份2016年6月印刷的《重南一世紀,書香古韻今猶在》小冊子,指著上面的書店名單說:『從去年開始,好多家書局結業,有書鄉林、鴻儒堂、力行、上達、新陸、全友、東華……很多老牌書局都是在這一年間關門的。以書鄉林為例,以前一個月營業額五六百萬新台幣,後來跌到100多萬元新台幣,房租卻是成倍的上漲,這樣的壓力怎麼受得了?』

面對困境,沈榮裕說,愛書人還是會選擇堅守。在他看來,時代在變,書店不能墨守成規,而應與時俱進。但盲目追隨潮流不是創新,找準目標人群,打造特色書店才是制勝之道。『現在網購很方便,讀者買暢銷書都是去網上買。如果實體書店還是只會跟風賣暢銷書,就只會淪為網店的展示平台。我們應該賣網上找不到或很少賣的書,把一個領域做精做細,這才會吸引讀者。』

2008年開始,天龍圖書就開始轉型,以銷售大陸簡體字書籍為主營業務。去年書店從浙江、上海、福建、北京、天津等地出版社進口的圖書碼洋就高達2000多萬元人民幣,在台灣市場取得不俗的銷量,並舉辦了『大陸圖書台灣高校巡展』等多場活動,獲得兩岸媒體的廣泛關注。

『把對的書賣給對的人,書店就能成功。台灣讀者愛看的大陸書首推歷史、文化、藝術、中醫藥、外語教材等類別,線裝書也賣得不錯。』沈榮裕說,十年來天龍進口了600多萬本大陸圖書,在他的店裡消費累計逾百萬新台幣的特殊會員就有好幾十位,他們都是大陸傳統文化的愛好者,這個市場還在不斷擴大。

在台北市一家出版社工作的林先生就是這樣一位『特殊會員』。他告訴記者,大陸出版的古籍和文史哲類圖書質量很好,價格比台灣同類書籍便宜許多,早年在台灣不易買到,大家往往覺得『物以稀為貴』,見到就買,現在買大陸書籍容易多了。而且不僅是古籍,國際上流行的文學類、經濟類圖書大陸引進、翻譯得也很快,這些書在天龍也賣得很好。

談起與大陸出版、發行機構的合作,沈榮裕很感激。『很多出版社、新華書店都願意以比較低的折扣賣給我,讓我們有盈利空間。我們店裡設有浙江出版聯合集團的專櫃,他們給專櫃每月2000元人民幣的補助,集團下屬的博庫書城還免費送我們5000個購物袋。大家「魚幫水,水幫魚」,是互利共贏的關係。』

『現在我每年跑大陸大概30趟,未來台灣的出版發行業應該加強與大陸的合作才能獲得更多商機。』就在去年,天龍與博庫書城合作的博庫台中店開業,主營大陸圖書。沈榮裕認為,大陸書店來台並不會對台灣現有的書店造成衝擊,反而能夠取長補短,利用各自的獨特性,共同把蛋糕做大。

為了重振書街,仍在這裡經營的書局同業成立了重南書街促進會。在他們的呼籲下,台北市政府從五年前開始向促進會提供補助,今年的金額是80萬元新台幣。沈榮裕說,錢雖然不多,但是促進會還是積極策劃活動,希望讓書街轉型,吸引更多青年讀者。4月底,促進會將結合台灣高人氣卡通人物『無奈熊』推出打卡、抽獎、優惠等系列營銷活動,書街附近的書局、餐廳、生活百貨、旅店都納入其中。

『選擇「無奈熊」,就是因為我們書店業者愁眉苦臉很無奈,希望能緩解一下壓力。』沈榮裕笑著說,儘管這一行賺不了大錢,但愛書人的天性永遠不會改變。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