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一本家族公中帳冊 揭清朝南安「土豪」生活

  • 家族公中帳冊,揭清朝南安「土豪」生活。

    家族公中帳冊,揭清朝南安「土豪」生活。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一鬮:曾尊使二鬥一分,十三坵,坐杉安口……』、『褒齋公暨媽忌辰物味開列於左:燕、筋、參……』這是一本帳冊,記載著清朝時期南安芙蓉李氏家族其中一個分支的公中實業。

根據台灣網報導,那時候的芙蓉李氏到底多有錢,從這本帳冊中就可窺見一二。令人驚嘆的是,帳冊中明確安排了『育才』與『祭祀』基金。透過它,我們看到一個土豪家族的秘密。

【傳家】抓鬮分家產

昨日,記者來到梅山鎮,76歲的李良輝拿出了由他保管半個多世紀的帳冊。

這是一本舊式的線裝帳本,因為年代久遠,紙頁已經泛黃,部分紙頁被白蟻蛀蝕。記者看到,帳本封面上,從左至右豎排寫著潤和公及褒齋公實業帳簿、訓亭公交論、民國庚申年(1920年)等黑色字樣,封面上還蓋著十幾個『珍豐』字樣的相同紅色印章。翻開封面,裡面詳細列出了李天貌至李明注三代田地租佃的情況,包括租戶、租金、地名、數量、面積等。

『這本帳冊記錄的內容距今已有300多年。因為原本破舊不堪,就由我的祖父李引英在1920年重新謄抄了一本,這本就是複刻本。』李良輝是芙蓉李氏宗族第二十一世後人。李良輝說,潤和是先祖李天貌的號,生於康熙二十一年,褒齋公是其第三子李元賞,訓亭則是李元賞第六子李明注的號。

李良輝翻開他們這一支的族譜為記者介紹,十三世祖李天貌生有六子,李元賞則生八子。而這個帳本中,記載著李天貌過世前,分給李元賞8個兒子,也就是他8個孫子的實業資產,對應帳冊前一部分的『八鬮』。『基本平均分配資產,再以抓鬮這種公平的方式來分配,誰抓到哪一鬮就是誰的,這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子孫因爭財產而不和。』李良輝解釋。帳冊中還有『六鬮』,是李元賞分給李明注六個兒子的資產。

李良輝介紹,祖父重新抄錄之後,一家人一直好好收藏在一個小木盒裡。

【致富】買荒蕪田地出租

帳冊中提到的潤和公李天貌,還有一個流傳至今的雅稱—『萬金公』,是四鄉五里,宗族內外欽慕的典範。

李天貌為何能被人稱為『萬金公』,這個清朝時期的南安『土豪』到底有多少家產呢?

除帳冊外,李良輝還找到其他資料,顯示李天貌在世時,除分給子孫的『育才田』和『祭祀田』,尚有1369畝出租,地域遍布現在梅山鎮多個建制村及至現康美鎮的玲蘇、金淘鎮新岑等異性地界,距芙蓉10餘里之遙,承租耕作的人有284人,按照以上記錄推算,潤和公應該有田地數千畝。

不管是封面,還是內頁,帳冊每一頁都用紅泥印著『珍豐』二字,李良輝說,這是祖父李引英那一代的『布袋號』。李良輝介紹,古時每個家庭經常在自己的家私、物件上標上自己的記號或字號,用以區別他人之物。因那時布袋的流動面廣,所以當時就把這樣的字號,叫布袋號。

曾有傳說,過去走路往返拿街(今洪瀨街)必經過水磨溝,這個地方樹林茂密,人煙稀少,經常有土匪出沒。而土匪凡看到布袋上標有『豐宅』『歲豐』字號的,都不敢輕易下手。正如安溪湖頭李光地的祖父是一位大善人,他的布袋全都染上紅色為記號,所以當時安溪的土匪看到紅色布袋也不敢輕易下手,在入市購貨易物也少受欺詐。

『萬金公的布袋號是豐宅,訓亭公的布袋號是歲豐,到我祖父,布袋號是珍豐。』李良輝說,如今他也沿用這一舊習,取布袋號為『三文』。

在那個年代,為什麼李天貌會有那麼多田地?李良輝告訴記者,芙蓉李氏在唐末時期由河南遷徙至福建並在此定居。晉江東溪流經梅山蕓塘村,當時陸運不暢通,物流主要走水路,因此永春工藝品、德化陶瓷、安溪茶葉等地的特產運送都要經過此地。久而久之,東溪這裡便成為繁榮的商品集散地,『這裡在當時已經成為一個水路交通要塞,許多人便不再耕地,改做生意,那時蕓塘村有一個渡口碼頭,附近許多田地因此荒廢了,李天貌就將這些田地買下來再租佃出去』。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