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北京評選十大時代建築 歲月地標看京城

  • 1959年9月25日,《北京日報》1版的人民大會堂資料照。

    1959年9月25日,《北京日報》1版的人民大會堂資料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建築是城市成長的年輪。每座地標性建築,是『建』出來的,也是一個時代的土壤和氣候『長』出來的。

根據鳳凰網報導,1959年秋天,人民大會堂、軍事博物館、工人體育場等恢弘工程火速竣工,北京『十大建築』之稱不脛而走。而後,1988年、2001年、2009年,北京又數次評選『十大建築』。每代『十大』,都是對京城發展軌跡的新版記錄。

1950年代『十大』

北京工人體育場

北京火車站

民族飯店

華僑大廈

釣魚台國賓館

人民大會堂

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

軍事博物館

農業展覽館

民族文化宮


1959年9月30日,《北京日報》5版。


1959年9月,工人體育場全景鳥瞰。

從敲定到建成不到一年

解放初的北京,滿目瘡痍。城建基本『卡』在城牆內,其中房屋主要是明清遺留下來的平房四合院,年久失修,殘破不堪,道路滿城只有前門大街,東、西交民巷,王府井和西單北大街等十幾條低級瀝青路。景山中峰萬春亭是老城最高點,從那兒看到最高的樓房就數北京飯店舊樓。

新中國大陸成立後,京城到處推進改造和建設,疏浚河湖,鋪築道路,整飭下水系統,開闢公園綠地,城牆外的荒野和農田上陸續出現工業區、科教區、居民區。由于百廢待興,物力財力有限,除北京展覽館蘇式建築群、王府井百貨大樓等幾處外,沒有搞太多大型建築。

1958年9月初,為迎接新中國大陸成立十周年,中央決定擴建天安門廣場,拓寬長安街,同時在京興建包括人民大會堂在內的一批上規模的公共建築,『十大建築』的名號由此產生。說起來,所謂『十大建築』不是官方概念,只是人們口口相傳的結果,這版『十大』也沒有經過任何評選,因為在有限的國力下,為即將到來的十周年國慶上馬的大致也只有這些工程。

但毫無疑問,這『十大』都是解決各方面燃眉之急的專案。就說人民大會堂吧,那會兒全國連個開人民代表大會的地方都沒有,許多大型會議、國家領導人接見外賓的任務被安排到剛建成的北京體育館進行;再說火車站,老的前門站無法承載日益增長的客運量,車站走廊、站前廣場全變成了『露天候車室』,橫躺豎臥,密不透風;而未建起工人體育場時,北京只有先農壇一處大點兒的體育場,東單和地壇各有一塊不標準的小足球場,但這些場地連草皮都沒鋪,『到東單踢球得先把裸露的黃土地面打掃幹淨,再灑上水,不然踢起球來沙土飛揚看不見人』。

此時距離1959年的國慶節只剩下不到400天,『十大建築』還只是紙上談兵,連草圖都沒有,材料設備、施工力量嚴重不足,而之前曾經參與北京城市規劃的蘇聯專家已經全部撤出。一年內,中國大陸人能不能拿出十座像模像樣,還經得起歷史考驗的建築?陡然具有了不一般的意義。在工程動員大會上,時任北京市副市長的萬里慷慨激昂的說:『不是有人不相信我們能自己建設現代化國家嗎?老認為我們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嗎?我們一定要爭這口氣,用行動和事實做出回答。』

『邊設計、邊籌料、邊施工』——關鍵時刻,中國大陸人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傳統又一次發揮了作用,一場舉國支援、轟轟烈烈的『大會戰』隨之展開。

除在京幾十家設計單位外,全國建築大師雲集首都:梁思成、楊廷寶、張開濟、吳良鏞……他們要拿出『十大建築』的方案,還有天安門廣場的重新布局。

各省市全面動員起來,『為了首都建設,要人有人,要東西有東西』,趕製的鋼材、電線、瓷磚、大理石、工程設備川流不息從四面八方運來,僅進京支援人民大會堂修建的技工就有七千多人,幾萬建設大軍日以繼夜、頂風冒雪連軸幹。每天到工地參加義務勞動,搬磚運土,抬鋼筋、斧剁石的北京部隊官兵、學校師生、幹部群眾則不計其數。

靠著全國六億人這個堅強後盾,1959年八九月間,北京『十大建築』相繼矗立起來,總面積達67.3萬平方公尺,相當於四個半故宮,從確定任務到全部建成不到一年時間,被認為創造了建築史上的奇跡。而自竣工那天起,這批莊重宏偉,給艱苦創業歲月的中國大陸人帶來無窮感奮與驕傲的建築,就成為特殊的情感符號,人們到京看過故宮和頤和園後,總要看看經典的『十大建築』,拍幾張照片留念。


1959年9月,人民大會堂外景。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