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網紅」經濟讓年輕人躍躍欲試

  • 網紅進入2.0時代。

    網紅進入2.0時代。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黃勝南在20日早上9點和300多名同學一起,焦急的等待著上台的指令。

根據新華網報導,16歲的黃勝南身形瘦小,留著時下流行的齊劉海,穿一件白色短袖上衣,是新北市莊敬高職學校演藝科系的高一學生。他今天是來參加『GSCO全球超級網紅大賽台灣賽區』的第一場校園海選。

和黃勝南一樣,當天前來參賽的青少年都懷揣一個夢想——成為『網紅』。

黃勝南第7個上台,他只有30秒的時間贏得評委的青睞。在簡短的自我介紹之後,他唱了幾句歌,引來台下一陣哄笑:不是唱得不好,而是唱得劍走偏鋒——他一邊撒嬌一邊唱歌。

『我曾經也想過耍帥,但自己就不是這個路線,所以只能有點撒嬌式地唱歌,走搞笑路線。』他說。

他的策略初見成效。經過一輪初試後,他得以暫時留在舞檯上,但仍然要面臨複試的篩選。

當天共有329名學生參賽,之後將從他們中選出20名選手進入到下一階段的集中培訓。主辦方希望他們之中能夠出現真正的網路紅人,為公司帶來收入。

近年來,在主流明星之外,出現了一股新興的網路紅人群體,其個人影響力和吸金能力均非同一般。

根據艾瑞諮詢集團與新浪微博聯合發布的《2016網紅生態白皮書》,『網紅』已經從現象升級為一種經濟產業,以短片、直播與電商為主要趨勢的『網紅』經濟,正受到投資者前所未有的關注。

白皮書指出,『網紅』現象此前已經歷了匿名社區、草根紅人、段子手三個階段。前兩個階段的『網紅』主要通過發布優質內容獲得影響力,而社交網路的出現使擁有眾多『粉絲』的段子手成為『網紅』主力,並開始利用自己的影響力進行營銷。

而移動互聯網的普及,則進一步加速了『網紅』行業生態的升級。『網紅』進入以內容IP、產業化和多媒體的發展階段,從現象升級為一個具備投資價值的產業。

在台灣,到處可以看到拿著手機直播的年輕人。台灣的各大綜藝節目和選秀節目也熱衷于追捧這些樂於自我表現的『網紅』們,這也讓他們成為一些廠商的心頭好。

在台灣的各類商業活動中,都少不了他們的影子。而他們所累積的粉絲,便是『網紅』經濟得以成功的重要力量。例如,台灣伊林模特兒經紀公司的『網紅』模特鄭雅勻,便是通過臉書與近10萬粉絲分享彩妝,積累了人氣後獲取代言,賺取代言費,或者在網上發布廣告。

有的『網紅』直接通過與品牌廠商合作進行商品銷售。例如,台灣藝人羅志祥的『網紅』女友,其同名網店的年營收額突破1億元新台幣。

當天的主辦方之一、台灣浩客創新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尤浩宇對記者表示,儘管台灣也在近年來湧現出一批網路人氣紅人,但其影響力遠遠不如大陸的『網紅』。

『大陸的「網紅」事業已經開始融入營銷,而台灣仍限於自我表現,導致很多「網紅」曇花一現,無法帶來長久的效益。』尤浩宇說。

白皮書披露,大陸有23.8%的『網紅』已經與經紀機構簽約。近年來,創新工場、真格基金、光線傳媒、IDG等機構均參與過『網紅』經紀公司的融資。

根據第一財經商業資料中心發布的《2016中國電商紅人大資料報告》估計,2016年的『網紅』產業產值已高達580億元人民幣,甚至高於2015年大陸440億電影票房的金額。

這一巨大的市場也吸引著躍躍欲試的台灣網路紅人和企業。

盡管只有16歲,『想紅』的黃勝南已經同時在經營自己的微博和其他社交帳戶。不過,與大多數年輕人一樣,他上傳的影片瞬間就湮沒在網路世界讓人眼花繚亂的紛雜資訊裡,鮮少引起別人的注意。

『「網紅」總是要有個爆點,受到大家關注,之後再去慢慢經營。』黃勝南顯然還未找到這個引爆自己的方式。而大多數當天登台的年輕人,都與黃勝南有著類似的境遇。

『台灣的年輕人還是很有創造力的,但他們缺少市場經驗。我們希望通過這次的活動,選出一批有創意的台灣年輕人,讓他們接受系統的培訓後到大陸發展,希望他們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幫助企業和廠商推廣品牌。』尤浩宇說。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