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60個中國大陸孤兒的英國「守護神」

  • 好萊塢電影《黃石的孩子》講述了英國人喬治·霍格(George Aylwin Hogg)來到中國大陸支援中國人民抗日的故事。不過銀幕上的霍格傳奇和真實的霍格並不是一回事。

    好萊塢電影《黃石的孩子》講述了英國人喬治·霍格(George Aylwin Hogg)來到中國大陸支援中國人民抗日的故事。不過銀幕上的霍格傳奇和真實的霍格並不是一回事。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1938年初,23歲的喬治·霍格跟隨他的姨媽,老牌和平主義者繆麗爾·萊斯特一起來到上海。一年前他剛剛從牛津大學畢業,並在英國一家銀行獲得一個職位。上海只是霍格畢業旅行的普通一站,此前他已經遊歷了美國和東京。

根據鳳凰網報導,在繆麗爾·萊斯特的上一次旅行中,她在印度和甘地有過一番友好的交往。按計劃,霍格將在上海逗留兩天時間,然後回到日本,和姨媽一起乘船繞過中國大陸,再次前往印度。

但在上海的短暫逗留改變了霍格的一生,這位牛津大學沃德姆學院橄欖球隊隊長對和平的熱忱絲毫不亞於他的姨媽。來到上海幾天之後,霍格告訴萊斯特:『對不起,姑姑,我不能丟下這些人們。』此後他一生再也沒有回到英國。

霍格沒有在日記和信件中太多描述自己的心理活動,我們也無從知道是什麼激發了他對中國大陸的強烈感情。他在上海只作了短暫逗留,很快應聘成為美國合眾社(後來與美國國際社合併,成立美國第二大通訊社合眾國際社,簡稱UPI)駐上海特約記者,他開始學習中文,並啟程前往當時抗戰的中心——漢口採訪。

漢口並非霍格的終點站,到漢口以後,霍格選擇了繼續西進,並在史沫特萊等人的幫助下對延安進行了採訪。回到漢口,日本人發現了他,將他驅逐到東京並要求他回英國,不過霍格又取道北韓回到了華北。

這一切都發生在1938年。年底的時候,霍格溜過封鎖線進入了河北的游擊區,路上他差點死於傷寒,幸好偶遇的紐西蘭護士凱瑟琳·霍爾將他帶去宋家莊的醫院治療。

凱瑟琳·霍爾當時在冀西安國縣一所教會醫院工作,她危險的業餘活動是向華北農村的抗日游擊隊偷運藥品。

病癒的霍格則繼續他的中國大陸抗戰觀察。他取道定縣至曲陽,進入了當時共產黨主持下的『晉察冀邊區』。在共產黨的幫助下,他從鄭太鐵路一路西進,最後到達陝西寶雞。在這裡,霍格找到了他在中國大陸的真正使命。

霍格校長

孫必棟認識霍格已經是1942年的事情。在這一年的晚些時候,霍格拍攝了那張可能是在中國大陸唯一的單人照片,這張照片是為他的書配的作者圖片,照片裡他穿著大工裝褲和毛衣,手插在褲兜裡,面帶微笑。孫必棟說霍格的鼻子不像別的西方人那麼大,所以人們都認為霍格比別的西方人更為英俊。

孫必棟是陝西旬邑人,由於家境貧窮,他來到在陝西鳳縣北部一個叫雙石鋪的小村莊。這裡開辦了一所『培黎學校』,不僅可以免費上學,還能解決吃飯問題。而當時的霍格是陝西雙石鋪培黎學校的教務長。

提到培黎學校,就不得不提到它的創辦者,『中國工業合作協會』。1938年4月,埃德加·斯諾和紐西蘭人路易·艾黎發起這一組織,主要從事安排難民、生產軍需和民用品,簡稱『工合』——英文直譯是『一起工作』。

到1941年工合分支組織已發展到3000多個,成為支援抗日的一支重要力量。當時的國民政府也給工合一些補貼,但更主要的資金來源要靠路易·艾黎四處游說。

在1938年的那次延安之行中,霍格與路易·艾黎成了朋友,在對太行山八路軍的採訪中他們第二次相逢。霍格到寶雞以後也加入了工合,並和艾黎一起收養了4名聶姓孤兒,他們的父親是一名共產黨,在華北敵後打游擊戰。

陝西雙石鋪的培黎學校是1942年建立的。在各地建立『培黎學校』也是工合的任務之一,這些學校收養當地的貧窮子弟和戰爭孤兒,並為工合企業培養技術人才。1942年年底霍格來到雙石鋪,擔任這所培黎學校的教務長。這所學校的規矩是,教師沒有工資,只有生活費。

在霍格剛剛到培黎學校的日子裡,他仍然經常出去採訪。1943年,霍格接到了美國最大的出版社之一,里特爾-布朗公司的出版合同,他的書稿《黃河觀察》更名為《我看到了新中國》在倫敦和波士頓出版。這本書向西方世界介紹了中國人民正在進行的艱苦卓絕的抗日鬥爭,幫助中國大陸贏得了國際同情。

霍格打算寫第二部,不過這個計劃一直沒有完成。因為他當了校長,學校的工作越來越多的占用了他的時間。之前這所學校已經換過8位校長,他們都是外國人,學校只有60多名學生,但他們既有孫必棟這樣的西北農村孩子,也有不少從沿海地區逃難出來的富家子弟,將這些學生真正融合到一起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