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一帶一路串起中老鐵路 承載每個人的鐵道夢

  • 圖為老撾吊車操作員汶米。

    圖為老撾吊車操作員汶米。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6月初的老撾烈日炎炎,吊車操作員汶米的幹勁,比天氣還火熱。

根據新華社報導,在中老鐵路六標段二分部楠科內河特大橋施工現場,汶米專注的開著他那輛心愛的25噸大吊車。雖然剛加入中老鐵路建設隊伍不久,但這個24歲老撾小夥子幹得挺開心。

汶米的家鄉,在老撾北部古都琅勃拉邦。那裡多山,風景秀美,古蹟林立,是不少背包客眼中的世外桃源。然而,對汶米來說,回家的舟車勞頓,總讓家鄉的風景變得不那麼美妙。老撾人常打趣說,開車去琅勃拉邦只需拐兩個彎,一個是左拐,一個是右拐。但事實上,從萬象出發的長途客車,通常需要左拐右拐6到8個小時,才能抵達琅勃拉邦。

汶米對此深有感受。每次從萬象回趟家都苦不堪言,山路顛簸總是讓他覺得骨頭都快散了架。

『我在琅勃拉邦城裡長大,坐車去那裡特別麻煩,因為山路多,路況不好,土還大,』他說,『我從小就聽說過火車這種交通工具,但從來沒見過,所以,我一直想親眼看看火車、坐坐火車,這次沒想到,能夠親自參與老中鐵路的建設。』

作為中老兩國『一帶一路』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中老鐵路北起兩國邊境磨憨-磨丁口岸,南抵老撾首都萬象,全長414公里,其中60%以上路段為橋梁和隧道,設計時速160公里,建設期5年,全線採用中國大陸技術標準、使用中國大陸設備。


中老鐵路工地。

有意思的是,汶米並不知道這條鐵路會一直修到自己的家鄉。得知中老鐵路在琅勃拉邦的標段已經開工時,他的眼神中竟流露出孩子般的興奮:『是嗎?那太好了!如果鐵路通車就方便啦。我真想一直幹到通車,然後坐著自己親自參與建設的鐵路回家。』

飛縱千里山,鄉關在何方。穿山越嶺、蜿蜒前行的中老鐵路,承載的不止是像汶米一樣、許許多多老撾人的歸鄉夢,還有像中老鐵路六標段二分部經理徐州一樣、千千萬萬在海外的中國大陸工程師的創業夢和思鄉情。

80後的徐州算得上是位『年輕的老鐵路』。2005年從西南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畢業後,他選擇留在家鄉成都工作,卻沒想到一天也沒在家門口上過班。從中國大陸的京津城際、廣珠城際、欽北鐵路,到海外的亞吉鐵路、中老鐵路,當年的『小鮮肉』在不斷轉場的修路人生中鍛造成『小臘肉』,而鐵路卻在他的腳下不斷延伸。

『12年彈指一揮間,每天都在現場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度過,感覺挺充實,』徐州說,『比如中老鐵路,為了解決當地土質粘性大的問題,我們確定了以橋代路的建設方案,等這座全長7公里的楠科內河特大橋建成後,它將成為中老鐵路全線最長的鐵路橋。』

耐著高溫燥熱,忍著蚊蟲叮咬,徐州熱盼這條鐵路早日通車,因為在他眼中,這也是一條別樣的歸鄉路。

徐州告訴記者,他的女兒馨馨4歲了,已經一年多沒見到她,自己本想趁老撾的雨季休假回家看看,但現在雨季也要加緊為旱季施工做准備,假期看來是要泡湯了。『不過也快,等鐵路修好,我老婆就能帶著女兒從成都坐火車到雲南,再一路南下到萬象來看我,想想都期待!』

從萬象到琅勃拉邦,鐵路串起的,是汶米的夢和故鄉;從萬象到成都,鐵路牽起的,是徐州的家和遠方。5年後,湄公河畔,待中老鐵路的長虹架起,心與家的距離,將不再遙遠。


圖為中老鐵路六標段二分部經理徐州。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