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揭密浙大駭客如何成為互聯網巨頭的新寵

  • 2016年,他們拿下世界頂級駭客大賽的冠軍。

    2016年,他們拿下世界頂級駭客大賽的冠軍。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參加完上月底的畢業典禮,劉耕銘從浙大電腦科學與技術學院畢業了,正式入職目前大陸最強安全團隊騰訊科恩實驗室,他浙大AAA戰隊二期隊長的身份,將很快移交給下一任。

根據新華網報導,浙大AAA戰隊,AAA是Azure Assassin Alliance的縮寫,中文名「藍色刺客聯盟」。這支在國際資訊安全圈都頗有名氣的戰隊,在浙大校園裡反而聲名不顯。截至目前,這支人數從沒有爬上3字頭的隊伍,卻培養了不少資訊安全領域的大牛,很多一流的互聯網公司總是對AAA戰隊的成員敞開大門,甚至還沒有畢業,他們手裡早已接到了不止一家國際互聯網公司的工作邀約。

這支隊伍到底牛在哪?

一個人的戰鬥

「真不知道這四年怎麼過的,因為翹課太多了嗎?發現同學們都好優秀,如果還有機會真該多接觸接觸啊……」參加完畢業晚會那天凌晨,劉耕銘在朋友圈發出了這樣的感慨。「翹課太多」當然是一種自我調侃的說法,但花費大量時間在提高技術、打比賽上卻是事實。「有一次連續6周都在打比賽。」

劉耕銘屬於家長眼中「別人家的孩子」,當年以麗水慶元縣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杭州外國語學校,而後進入浙江大學電腦科學與技術學院就讀。在那裡他加入了AAA戰隊,開始南征北戰,參加各種資訊安全類的比賽,成為團隊的靈魂人物。

有一度,整個AAA戰隊只有劉耕銘一個人。「那時候我大二,接觸資訊安全的時間也不長,也沒打過幾場比賽,但戰隊的元老們都畢業了,忙著工作、創業,不可能經常參加比賽,我只能一個人上。」回憶起那段時光,戰隊元老們對劉耕銘的評價都相當高。

一個人的戰隊,成績大概只能用「慘烈」來形容。那段時間在大陸的CTF比賽上,浙大AAA戰隊幾乎再沒有打進過前二十。劉耕銘的壓力和沮喪可想而知。「放棄?沒想過啊,一個人也要像一支隊伍。」他回答得毫不猶豫。

草台班子搭起來

給過劉耕銘不少建議的學長何淇丹笑說,「有時候他做著比賽練習呢,突然就哭了,我們以為是比賽壓力太大,後來才知道是失戀了。」

劉耕銘則說何淇丹是「天才」,別人上高中的年紀,他已經上了大學,全球頂尖安全技術會議Blackhat USA目前為止最年輕的受邀演講者之一,也是AAA戰隊的創始成員之一。打一個不算最恰當的比喻,蘋果的開發者大會(WWDC)門票是全球開發者拿著錢都搶不到票,但你拿著WWDC的門票可能也換不到一張Blackhat USA的門票。作為全球安全圈每一位研究者都夢想登上的舞台,Blackhat USA的分量可想而知。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