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直播消耗競技生命 不知還能堅持多久

  • 黃翔。

    黃翔。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6月6日早晨,27歲的順德人黃翔在鬥魚的「魚吧」留下帖子:「聽說今天高考,祝考生們蒙的題全對。」有粉絲在跟帖中提醒他:「是明天,那明天再祝賀一下吧。」高考,對於黃翔來說是個極其模糊的概念。這個初中畢業便輟學至今、聲名顯赫的電競世界冠軍,正努力地在這個吃青春飯的行當裡堅持得更久。對他來說,做職業玩家並沒有純粹的遊戲之樂,這早已不存懸念,但卻是自己「拒上高中」時所未料想到的。

根據鳳凰網報導,把「好玩」當作夢想,十年中,黃翔的生活晝夜顛倒。每天下午5時20分許,他起床洗漱,準備傍晚6時開始的遊戲直播。接近午夜,他和魔獸爭霸的粉絲們道別,吃一天之中唯一的一個正餐,然後過自己的業餘生活,直到第二天清晨8時許進入夢鄉。三年來,他蝸居在廣州琶洲一棟39層高樓的兩室一廳裡,幾乎只吃外賣,喝碳酸飲料和鳳梨啤,直播間隙抓起巧克力棒之類的零食充飢。身高171公分,體重已接近75公斤。

那個白皙而清瘦的身影,或許只留在黃翔自己的記憶裡。同齡人在玩過紅白機、世嘉土星之後,照樣按部就班地上課、考試、升學,小學五年級的黃翔卻已在醞釀著另一種「遊戲人生」。從比大他10歲的哥哥那裡,他懵懂地知道打電子遊戲這麼開心的事,可以像從事體育運動一樣作為一種職業。如果成為一個職業玩家,他不但可以在競技比拼中變得更強,還能把快樂進行到底,玩得好甚至有賺到百萬元獎金的機會。

「因為有享受和娛樂的精神在裡面,所以電競和踢足球、跳舞,甚至和畫畫相似,是一種玩。」直到今天,黃翔仍不否認,在練習打魔獸爭霸的一開始,自己不僅把「好玩」當作了職業的目標,而且也把「好玩」當成了和理想近似的一種追求。至於打職業賽的夢想能進行多久,離開校園後每個月能拿到多少月薪,黃翔腦子裡「沒概念」。他強烈地想成為職業選手,但對家人和自己還欠兩個證明:一個是考上高中,證明自己不是沒有能力讀高中;另一個是和成名的職業玩家過招兒,證明自己有能力在職業賽中生存下去。

整個初三,黃翔「太困了」。這個大孩子為了完成兩個證明,提前進入了個人奮鬥的快車道,「強行兼顧」課堂學業和電競訓練。每周連續四個晚上下了晚自習之後,從深夜11時到次日凌晨3時的5個小時內,他要趕在線上對手最多的時候趴在電腦前訓練,每天只能勉強睡4個小時。而在一周剩餘的三天裡,晚飯後他就要上床補覺。2007年春季,黃翔已和頂尖職業玩家ZCARD(網名)有過較量,結果竟是3:3。


THOOO(真名:黃翔)在做遊戲直播。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