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王安石評李白的詩 多寫女人和酒、見識不高

  • 李白。

    李白。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王安石以為李在杜下還有一個原因:「李白詩詞迅快,無疏脫處,然其識污下,十句九句言婦人、酒耳。」意思是說,李白詩一氣直下,語速太快,不如杜甫抑揚頓挫,更有節奏感。而且,李白的詩多寫女人和酒,見識不高。

根據鳳凰網報導,李杜二人,成就之高,影響之巨,鮮有可比者。大文豪蘇東坡甚至感嘆:「李太白、杜子美以英瑋絕世之姿,凌跨百代,古今詩人盡廢。」然而,隨著二人的去世,李白、杜甫詩歌的優劣之爭隨之湧現。各種觀點大致可分為三派:揚李抑杜、揚杜抑李、李杜並重。

中晚唐:三派觀點繼起

李白比杜甫大11歲,成名也比杜甫早,賀知章見之以為「謫仙人」,唐玄宗聞其名而親自召見,供奉翰林,「帝愛其才,數宴飲」。杜甫也屢以詩讚美,如「白也詩無敵」「李侯有佳句」「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等。用今天的話來說,賀知章、唐玄宗、杜甫都曾是李白的「粉絲」。然而,李白謝世後,杜甫晚年佳作連連,詩名繼起。於是,從中唐到晚唐,便開始有了李杜優劣之爭,並出現了三派意見。

在李杜之後,最初表明杜甫高於李白的人是元稹。杜甫的孫子知道元稹一直喜歡杜甫的詩,因此在為祖父靈柩遷葬途中,請元稹為杜甫寫一篇墓系銘。在這篇文章中,元稹盛贊杜甫:「則詩人以來,未有如杜子美者,是時山東人李白,亦以奇文取稱,時人謂之李杜。餘觀其壯浪縱恣,擺去拘束,模寫物象,及樂府歌詩,誠亦差肩於子美矣。至若鋪陳終始、排比聲韻,大或千言,次猶數百,辭氣豪邁而風調清深,屬對律切而脫棄凡近,則李尚不能歷其藩翰,況堂奧乎!」大致來看,最早的揚杜抑李論者主要是從反映民生疾苦、針砭社會腐敗的角度來評判李杜的高下。

但是,相關觀點立刻受到韓愈的反對與駁斥。他在《調張籍》一詩中說:「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不知群兒愚,那用故謗傷?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韓愈與元稹等人分屬不同的文人集團,論詩主張也有所不同,因此對他們揚杜抑李的觀點提出了尖銳的批評。可以說,韓愈是中國大陸最早的李杜並重論者。後來,顧陶、李商隱、杜牧等多持此論。

唐代帝王多好詩,唐玄宗以外,唐文宗李昂也算一位。《唐詩紀事》曾評介:「帝好五言,自制品格多同肅、代,而古調清俊。」唐文宗在位時曾頒布一份詔書:以李白歌詩、斐旻劍、張旭草書為三絕。由此,晚唐皮日休、吳融、鄭谷諸詩人多重李白。吳融曾明確表態:「國朝能為歌詩者不少,獨李太白為稱首。」

宋代:揚杜抑李占據上風

進入宋代以後,唐人三派並存的局面被打破了,揚杜抑李的聲浪逐漸占據上風,成為主流。這裡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確實與幾位大人物的影響有關。

第一位大人物是歐陽修。他是當時的文壇領袖,政治地位很高,詩、詞、散文和學問均堪稱一流。他和宋祁在修撰《新唐書》的過程中,進一步確立了杜甫的詩史地位。他說:「至甫,渾涵汪茫,千匯萬狀,兼古今而有之,它人不足。」唐宋兩代皆重史,杜甫在正史中榮獲「詩史」的名號,可是一件大事。

第二位大人物是王安石。他是當時的主宰相,詩文、學問堪稱一流。王安石於前代詩人最推崇杜甫,曾說:「予考古之詩,尤愛杜甫氏作者。」一次見到杜甫畫像,居然膜拜再三,淚流滿面,並賦詩一首,表示「願起公死從之游」。生前曾編選李、杜、韓、歐四家詩,以杜甫為第一,李白為第四,尚排在韓愈、歐陽修之下。許多人都不理解。王回答:「白之歌詩豪放飄逸,人固莫及。然其格止於此而已,不知變也。至於甫,則悲歡窮泰,發斂抑揚,疾徐縱橫,無施不可……此甫之所以光掩前人,而後來無繼也。」意思是說,李白只有「豪放飄逸」的風格,而杜甫知變,風格多樣。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