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全國金融工作會議

  • 解讀全國金融工作會議。

    解讀全國金融工作會議。

過去,在央行提供廉價資金、資金充裕的情況下,這種玩法沒問題。銀行越是做大規模,越是對短期資金依賴,一旦資金面收緊,就暴露出流動性風險,進而是競相贖回、拋售資產,資產價格大幅波動,誘發系統性風險。而現在,央行已經明顯開始縮表、去杠桿。

二是信用風險。競爭下的金融機構獲取資金的成本越來越高,不得不投向更高收益率的信用債、股票、非標等資產,高收益率則意味著高風險。

同時,金融機構產品的底層資產很多是房地產、國企、地方融資平台、基建等專案,政府隱性擔保是是機構敢冒風險的保障,信用風險看似降低了,但事實上,部分地區企業的債務問題已經出現,未來打破剛性兌付是趨勢。

還有,房地產和金融業務相互滲透風險交叉,一旦地產出問題,銀行業和經濟體的系統性風險就在所難免。

因此,此次全國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就指出,「要把國有企業降杠桿作為重中之重,抓好處置」殭屍企業」工作。各級地方黨委和政府要樹立正確政績觀,嚴控地方政府債務增量,終身問責,倒查責任。」同時,這種風險被明確說明要「屬地處置」,也就是說,在哪兒發生的風險,哪兒就要「恪盡職守、敢於監管、精於監管」。

之所以如此看重風險,是因為從國際金融史看,金融業長遠發展的核心競爭力並不是創新、比拼誰跑得快,而是看誰走的穩走得遠。遠的不說,次債危機中,雷曼兄弟破產、貝爾斯登被收購等教訓源自他們太追求利潤,把金融搞得太複雜,放任了風險。

漏洞

客觀上說,大陸的金融監管水平還有很大提高空間。過去一段時間內,大陸的各種金融創新,本質就是「監管套利」。

比如大家印象深刻的股災。在本輪「救市」中,由於三監會對各類集合計劃、傘形信託的監管規則不統一,負責資本市場監管的證監會,就不能對場內場外的融資行為實行統一監管;當股市風險爆發的時候,難以拿出迅速、準確、有效的手段。

再比如,近兩年的「寶萬事件」中,寶能系動用各類杠桿、各類結構化資管計劃耗資430億收購萬科股權,包括保險資金、券商資金、銀行理財資金、股權質押等。複雜的交易背後,涉及銀行、證券、保險等多個監管主體,給一行三會的分業監管造成嚴峻挑戰。

可以說,單一的監管主體已經無法對被監管機構的業務範圍全覆蓋,監管真空就會有監管套利。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