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全國金融工作會議

  • 解讀全國金融工作會議。

    解讀全國金融工作會議。

在目前的機構監管模式下,三監會都有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機構開展跨領域的業務則需同時與三監會溝通,影響效率,危機發生時監管主體不明就會互相推諉。同時,在防風險、去杠桿的過程中,三監會又出現「監管競賽」的現象,出現了「處置風險的風險」。

因此,本次會議的一項重磅工作就呼之欲出了: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

機制

早些時候周小川說過,金融監管協調機制已經初步設立了一個機制,叫做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下一步金融監管協調機制在初步達成一致後,「有可能提高到更有效的層次」。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可謂一隻靴子落地。

在這個委員會中,強化的是央行在宏觀審慎管理中的主導地位。這倒不簡單是官員行政級別高低問題,而是央行在金融體系中的核心功能決定的。

央行制定和執行貨幣政策、統一宏觀審慎,是最後貸款人。當出現系統性金融風險和流動性危機的時候,央行如果不能對金融機構、金融產品等資訊全面掌握,就無法及時有效地履行最後的貸款人職能。

「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突出功能監管和行為監管」指明了未來三監會的改革方向。相對於分業監管、功能監管著眼於產品設計、法律合規,由同一監管機構按照相同的監管辦法實行統一監管,能有效消除「監管真空」「監管套利」問題。

各國都有符合自身國情的金融監管體制,不存在唯一解。現行的金融監管體制適應了當時的監管需求,是歷史的產物,新的監管體制應在舊體制中總結經驗並加以完善。未來三監會不是簡單的合並,銀行、證券、保險業務各司其能,是不同的經營模式,厘清具體金融產品的本質和功能顯得更為重要。

可以說,很長一段時間內,大陸金融部門都在為財政紀律松弛進行貨幣化埋單。未來,金融監管改革還需要配以「符合大陸國情的金融法治體系」 ,「堅持黨中央對金融工作集中統一領導」 ,同時加強財政、國企財務硬約束。

作為經濟的血脈,本次會議重申了金融的天職:服務實體經濟。用習近平的話說,「要促進金融機構降低經營成本,清理規範中間業務環節,避免變相抬高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去年,大陸GDP增量5萬億,銀行體系卻創造了30萬億資產。金融業過度繁榮,實際上已經脫離了服務實體的本質。要讓資金「脫虛就實」,經濟好轉、實體回報率上升是前提。

這就好比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如果實體經濟景氣,回報率增長率高,那麼大家願意投實體;但如果實體經濟不振,企業需要資金生存,但金融業反而不願意往低回報的實體領域投資,從而形成「實體愈艱-金融逐利就虛繁榮」的惡性迴圈。一季度經濟形勢不錯,市場預期改善,也就為金融防範風險、去杠桿創造了較好的環境。

在習近平提出的做好金融工作要把握的原則中,排在首位的是「回歸本源」。

這大概也可以看作是一種思路。大的層面,管黨,建黨90周年講話核心是「不忘初心」;治軍,思路是「準備打仗,能打勝仗」。具體的工作亦如是:紀委,要求回到「執紀」的本源;金融,本源則是服務社會經濟發展,而不是被利益綁架後的「吸血」。

國事如此,人也一樣。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