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文學大師的高段把妹術 他們如此稱呼愛人

  • 魯迅和許廣平。

    魯迅和許廣平。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家都怎麼稱呼自己的愛人?『親愛的』『老公』『老婆』這樣的稱呼已經泛濫得滿大街都是了;『孩子他媽』、『孩子他爸』這樣的稱呼又太過樸實了些;直呼名字顯得不夠親密。不妨來看看大師們都是怎麼稱呼愛人的吧!

小白象和小刺蝟

根據台灣網報導,提起魯迅先生,在大家的眼中大概都是一副戴著眼鏡的嚴肅的老學究形象吧,其實,真正的魯迅先生不止會『吶喊』,寫情書也是一把好手呢。

魯迅和許廣平的師生戀起源於書信,而在他們的情書中,魯迅先生稱許廣平為『小刺蝟』,許廣平則稱魯迅為『小白象』,怎麼樣,是不是感覺魯迅先生嚴肅的形象碎了一地?這麼生動肉麻的稱呼,不愧是大師啊!

龍兒,這個稱呼可不是楊過在呼喚他的姑姑小龍女,而是來自於另一位大師徐志摩,徐志摩稱陸小曼『眉』, 『眉』是江浙一帶對最愛女子的稱呼;又稱龍兒、龍龍、小龍、愛龍,徐志摩把活潑的陸小曼比作一條小龍。

『你真的不知道我曾經怎樣渴望和你兩人並肩散一次步,或同出去吃一餐飯,或同看一次電影,也叫別人看了羨慕。』這樣深情的句子讓人怎麼能不羨慕。

徐志摩的情書《愛眉小札》出版後,連許多自認為是開放新潮的人讀了都覺得有點臉紅,不好意思。

看這些文人們是怎麼甜蜜稱呼自己愛人的

沈從文先生被稱為『情書聖手』,而他追張兆和的過程卻是頗有點艱辛。

沈從文在情書中寫道:『三三,莫生我的氣,許我在夢裡,用嘴吻你的腳。我的自卑,是覺得如一個奴隸蹲下用嘴接近你的腳,也近於十分褻瀆了你的美麗。』這樣的卑微虔誠,最終打動了張兆和的心。

而那句十分經典的:『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雲,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也是出自於沈從文寫給張兆和的情書。

看這些文人們是怎麼甜蜜稱呼自己愛人的

隱弟、寶妹

寫《荷塘月色》的朱自清先生,看起來也是個十分浪漫的人。他在追求陳竹隱時,連續七十多封情書的『轟炸』,最終打動了陳竹隱。

而在這些情書中,朱自清一開始稱她為『竹隱女士』,落款為『朱自清』。一周後的第二封信裡,他稱她為『竹隱弟』,落款成了『自清』。到了第五封信裡,『竹隱弟』已變為更親切的『隱弟』,『自清』只餘一個『清』字……。

再以後,他在給她的信裡,稱呼不斷變來變去:『隱,一見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來,我更喜歡看你那暈紅的雙腮,黃昏時如霞彩似的……親愛的寶妹,我生平沒有嚐過這種滋味,很害怕真的會整個兒變成你的俘虜呢!』

看這些文人們是怎麼甜蜜稱呼自己愛人的

親愛的妹妹和一哥

新月派詩人聞一多先生,在大家眼裡一直是一位堅定的民主戰士,殊不知他也有柔情的一面,他與妻子高孝貞之間的情書可是十分肉麻。

『我的心肝,我親愛的妹妹,你在哪裡?從此我再不放你離開我一天,我的肉,我的心肝!你一哥在想你,想得要死!』相比起含蓄的各種比喻形容,這真的是強有力的表白啊!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