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萬象/鄧小平談建設三峽大壩 稱不建政治問題會更大

  • 鄧小平。

    鄧小平。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鄧小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上指出:『三峽工程有政治問題,不上三峽工程政治問題會更大,只要技術和經濟問題能夠得到解決就應該上。』鄧小平這段話的意思很明確,就是說:如果長江發生特大洪水,將會給人民的生命財產造成嚴重損失,這樣政治問題就更大了。

本文摘自:《黨史博覽》2004年第1期,作者:李兵

根據黨史博覽報導,在葛洲壩工程局和宜昌市大事記裡,都記載著這樣一段歷史:1980年7月12日,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由中共湖北省委第一書記陳丕顯、四川省省長魯大東、長江流域規劃辦公室副主任魏廷錚和中共宜昌地委書記馬傑、葛洲壩工程局局長廉榮祿等陪同,視察長江三峽。鄧小平這次實地考察三峽,在三峽工程建設史上寫下了重要的一頁。

鄧小平站在甲板上,望著滔滔江水陷入沉思:『究竟要不要修三峽水利工程?』

1980年7月11日早晨,鄧小平乘專列從成都抵達赤日炎炎的『火爐』重慶。晚9時,他乘『東方紅』32號輪船由重慶朝天門碼頭出發,順江而下。

長江是中國大陸的第一大河,全長6300餘公里。它流經四川盆地東緣時衝開崇山峻嶺,奪路奔流形成了雄奇壯麗、舉世無雙的大峽谷——長江三峽。今日,長江三峽已是中國大陸10大風景名勝之一,並且位列中國大陸40佳旅遊景觀之首。長江三峽兩岸懸崖絕壁,風光奇絕。陡峭連綿的山峰一般高出江面800公尺左右,江面最狹處只有100公尺左右。

路上,陪同人員時而指點兩岸的崇山峻嶺、名勝古跡和城邑村落,時而講解一個個暗礁險灘的成因與滄桑。鄧小平邊聽邊看邊想,而縈繞在他心際的最大一樁事情,則是是否修建關係到中華民族子孫後代幸福的三峽工程問題。

7月12日上午,鄧小平站在甲板上,望著滔滔的江水陷入沉思:『要不要修建三峽水利工程?』這是一個爭議了很長時間的問題。國內外許多有識之士,從不同的角度提出了或是贊成或是反對的意見。

作為中共中央第二代領導集體核心人物的鄧小平,自然最關心這個問題。盡管他在北京已三番五次地聽到過各方面專家和有關負責人的論證和意見,但他認為三峽工程事關重大,作出決策要慎之又慎,要對11億中國大陸人民負責,對子孫後代負責。因此,這位注重調查研究和堅持實事求是的76歲的老人,執意要實地看看三峽,進行一番深入的考察。

這之前,在鄧小平的倡議和指引下,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將黨的工作重點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的戰略決策,一場大規模的經濟建設熱潮在全國蓬勃展開,興建三峽工程問題也提上了日程,爭論開始一步步升溫。

船上,鄧小平關切的問陪同考察的長江流域規劃辦公室副主任、老水利專家魏廷錚:『有人說三峽水庫修建以後,通過水庫下來的水變冷了,長江下游連水稻和棉花也不長了,魚也沒有了,究竟有沒有這回事?』

『長江通過水庫下洩的水量年平均為4510億立方公尺,而三峽水庫的庫容只有年過水量的8%,江水會不斷進行交換,水溫變化不大,不影響農業和漁業。』魏廷錚回答。

魏廷錚還以丹江口水為例,詳細加以說明:漢江、丹江壩址年水量約380億立方公尺,因水庫庫容占年水量的近1/2,故水庫蓄水後水體交換時間較長。即使如此,水庫下洩的水溫同建庫前相比變化也不大。據實測統計,夏季平均水溫降低約2℃,冬季水溫升高約2℃。這樣小的水溫變化,沒影響到漢江中下游地區水稻、棉花的生長。至於漁業,大壩將漢江隔開後,魚類天然繁殖場在水庫上下都有,不影響天然繁殖,只是天然餌料—浮游生物略有變化,下游繁殖期略有推遲,但影響並不大。

聽完匯報後,鄧小平沉思了一會,提醒道:『長江中下游是魚米之鄉,物產豐富,一定要注意保護好環境。』

隨後,魏廷錚又向鄧小平匯報了三峽工程研究的經過、工程規劃設計、施工方案、設備制造、資金籌集等問題。

在魏廷錚匯報到當年周恩來總理確定先建葛洲壩工程,為三峽工程的建設作實戰準備的情況時,鄧小平表示贊成,並指出:『葛洲壩工程建設過程中取得的經驗,一定要很好的應用到三峽工程中來。』

航行途中,魏廷錚同四川、湖北兩省領導人圍繞著三峽工程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首先,魏廷錚發表了自己的見解。他認為: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具有巨大的綜合利用效益,其中很重要的一項效益是對長江中下游防洪的控制作用。

魏廷錚還列舉了歷史上長江中下游地區幾次大的洪水災害,說明建壩的必要性,建議早建快建三峽工程,不能再延誤時機而鑄成大錯。

接著,陳丕顯、魯大東等陪同人員,也各抒己見,暢所欲言。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