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萬象/這些上海人 原來都是吃著「假西餐」長大的

  • 炸豬排和德大沙拉。

    炸豬排和德大沙拉。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我的第一頓西餐,是叔叔帶著去的。

根據鳳凰網報導,彼時,叔叔正在談戀愛,但似乎總不長久,過三兩周都有一個美美的新阿姨登場,奶奶一提起這件事,就唉聲嘆氣。

然而,我卻很高興。

因為,每換一個新阿姨,我就又可以去德大『搓』一頓了。

叔叔很喜歡在約會的時候帶著我,阿姨也很喜歡,仿佛這樣,他們的約會就變得純潔而純粹。叔叔會在出發之前跟我簽好保密協定,絕不在回去之後告訴爸媽約會的具體情況——其實他是白操心,因為只要一圍起雪白的餐巾,我就什麼都不關心了,腦子裡只有兩個關鍵字——炸豬排+德大沙拉!!!

拍的蓬鬆柔軟的炸豬排,端上桌的時候好像還在呲啦作響,一刀切下去,肉汁幾乎是迫不及待的,要從麵包糠的哢吱哢吱中迸出來,這時候,只要一點辣醬油,啊!

誰還管身旁的那對男女,他們在說什麼!

以前的上海西餐。

那時的周末,實在太美好,咖啡上來時,我好像已經昏昏欲睡,坐在椅子上兀自打著嗑衝,心裡想著,回頭見了小夥伴,一定要炫耀一下,我去吃大餐了。

很久很久之後,我才會知道,其實,我吃到的其實是假西餐。

上海人的西餐教育基地,是從長三堂子裡開始的。上海開埠之後,洋場已臻繁盛,第一批西餐館是為了洋人的口味而登場,據清人黃式權描述,當時的西餐『俱就火上烤熟,牛羊雞鴨之類,非酸辣即腥膻』,是正統的西洋口味。

雖然帶著『洋氣』、『時髦』的標籤,但並不太符合大家的口味。於是,長三堂子裡,紅倌人們便用一種『西風東漸』的方式來迎合客人的口味。《海上花列傳》裡,身為么二的姐姐為了招待已經成為長三的妹妹,特意叫了四色點心。有趣的是,點心是『中西合璧』的,一客燒麥,一客蛋糕,算是中國特色。

從前的一品香。

而隨著這種口味變化的,是一品香的應運而生。

一品香開在書寓林立的四馬路上,無數名人喜歡在一品香請客,宋教仁遇刺前吃的最後一餐,愛因斯坦訪問上海的唯一一頓,都選在了一品香。

《海上繁華夢·初集》第三回,描述了大家到一品香去吃飯的點菜細節:

那一品香番菜館,乃四馬路上最有名的,上上下下,共有三十餘號客房。四人坐了樓上第三十二號房間,侍者送上功能表點菜。幼安點的是鮑魚雞絲湯、炸板魚、冬菇鴨、法豬排,少牧點的是蝦仁湯、禾花雀、火腿蛋、芥辣雞飯,子靖點的是元蛤湯、醃鱖魚、鐵排雞、香蕉夾餅,戟三自己點的是洋蔥汁牛肉湯、腓利牛排、紅煨山雞、蝦仁粉餃,另外更點了一道點心,是西米布丁。侍者又問用什麼酒,子靖道:『喝酒的人不多,別的酒太覺利害,開一瓶香檳、一瓶皮酒夠了。』

——《海上繁華夢·初集》第三回

由這份功能表可知,一品香裡的菜式並不是純粹的西餐,而帶著一種濃濃的『中西合璧』風,這便是海派西餐的發端。

『海派』這個詞,榮辱參半,貶者釋之以『不正宗』,褒者對之以『相容並蓄』,不過,上海人確實從一品香的成功當中發現了商機。1937年前,上海有西菜館達到了200多家,尤以霞飛路和福州路最為集中。根據上海地方志資料,解放前,有名的西餐廳有紅房子(當時叫羅威飯店)、德大西菜館、凱司令西菜社、蕾茜飯店、複興西菜社和天鵝閣西菜館等。


紅房子。

解放後,這些西餐館紛紛關停,紅房子改名叫做紅旗飯店,賣的是雞毛菜和排骨湯,不過,功能表裡留下了一客神秘的『油拌馬鈴薯』,熟客們會對此心照不宣,這仿佛像一個潛伏者——它的本名是馬鈴薯沙拉。


馬鈴薯沙拉。

哪怕在食物供應那麼匱乏和單調的特殊年代,上海人也從來沒有停止過對西餐的追求。炸豬排的麵包粉買不到,沒關係,用蘇打餅乾自己擀碎;沙拉醬沒有現成的,用零拷的沙拉油加了蛋黃自己打出來,飯後的咖啡不想省略,那就用只有淡淡甜焦味,沒有一點咖啡香的速溶咖啡塊。

於是,便有了這些你永遠不可能在國外找到的西餐。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