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揭密古人如何度過大暑天

  • 南宋佚名繪《柳蔭高士圖》中正在柳蔭下避暑的高士。

    南宋佚名繪《柳蔭高士圖》中正在柳蔭下避暑的高士。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今年夏季的最後一個節氣大暑已在七月底度過。大暑是二十四節氣中的第12個節氣,太陽自春分日處於黃經0度起,運行至黃經120度,北斗星尾柄處於『未』的位置,此即《通緯·孝經援神契》所謂『斗指未,為大暑』一說。

根據志明網報導,大暑節氣正值『中伏』前後,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與小暑相比,大暑有什麼不一樣?古人是怎麼過大暑天的?

大暑天為何被古人視為『孕育果實』的季節?

《春秋繁露》:『大暑隆,萬物茂育懷任』

在古人眼裡,小暑與大暑都是非常濕熱的天氣,兩個節氣的不同之處在於濕熱程度上的差別,小暑雖然進入了高溫模式,但尚未到極致:『小,微也,是月極熱,月初猶小,故謂之「小暑」。』 而大暑則是極熱天,明陳三謨《歲序總考全集·一年二十四氣詳解》『大暑六月中』稱:『大,極也,盛也,暑熱也。季夏濕熱之氣極盛,月半轉大,故謂之「大暑」,乃六月之中氣也。』

『暑』之先『小』後『大』與『寒』之由『小』到『大』是一個道理,都是古人根據事物、氣候的發展、變化的內在規律而定的。《通緯·孝經援神契》稱:『小暑後十五日斗指未,為大暑,六月中;小大者,就極熱之中,分為大小,初後為小,望後為大也。』表面上看,小暑和大暑是濕熱程度的不同,但本質上則是古人依農作物的生長發育特徵劃分的。大暑時節,正是喜熱作物生長速度最快的時節,『秋實在大暑裡孕育』。這就是漢儒董仲舒《春秋繁露》中所謂:『夏至之後,大暑隆,萬物茂育懷任。』唐朝詩人杜甫《大熱》一詩說得更形象:『天地一大窯,陽炭烹六月。萬物此陶鎔,人何怨炎熱。君看百谷秋,亦自暑中結……』。

古人在極熱的黃經120度節點上設『大暑』節氣的用意正緣於此!目的是提醒人們不要抱怨炎熱的天氣,而要順應天時。天氣雖熱,卻是孕育果實的最佳時機,農諺中的『大暑不暑,五谷不起』、『大暑無汗,收成減半』,就是古人樸素哲學訴求的民俗化表達。

大暑天古人為什麼要吃『暑羊』?

《漢書》:『歲時伏臘,烹羊炰羔』

那麼,《通緯·孝經援神契》中所謂『斗指未,為大暑』中的『未』是什麼意思?『未』是12地支中的第八位,位處陰歷六月,故陰歷六月老話又稱『未月』,也映射大暑的『萬物茂育』。《歲序總考全集·天干地支》『未』條稱:『未者,言萬物皆成,有滋味也。未,味也,六月之辰也,故曰昧薆於未。』這裡的『未』通『味』,意思是果實、穀物好不好吃,全靠大暑天。東漢許慎《說文解字》釋稱:『未,味也。六月滋味也。』古人在大暑時吃羊肉也因為這個『未』字。在十二生肖組合中,『未』與『羊』配對為『未羊』,古人認為,吃羊也應『順時』,入伏以後食用羊肉可以『補氣』、『祛濕』,稱之為『伏羊』,所謂『伏羊一碗湯,不用開藥方』、『夏天吃伏羊,健康又壯陽』,就是這個意思。

羊肉在人們食用的獸類肉品中是最為鮮美的,吃伏羊被認為是『六月滋味也』。過去,從南方的福建到北方的山東、河南等地都有吃伏羊的風俗,特別是到了大暑節氣一定要『喝暑羊』——喝羊肉湯。早在西漢時,古人已有吃伏羊的風俗。《漢書·楊惲傳》稱:『田家作苦,歲時伏臘,烹羊炰羔,斗酒自勞。』《漢書·東方朔傳》還記載有西漢朝廷『伏日,詔賜從官肉』的慣例,這裡的『官肉』即官府供應的福利性牛羊肉。因為分割肉的人未到,東方朔乾脆自己動手割肉回家的故事,已成為古人伏天吃羊肉的趣談。

實際上,暑天吃羊肉也是保健的需要。《黃帝內經·四氣調神大論篇》中強調:『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也,所以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而羊肉湯可以『補元陽』,正合『養陽』的養生要求。當然,更是保證炎熱季節營養的需要,即所謂『斗酒自勞』。

此外,大暑還有不少特色飲食,如吃荔枝、吃仙草,吃半年團等。仙草又名涼粉草、仙人草,有神奇的消暑功效,民間稱『六月大暑吃仙草,活如神仙不會老』。

大暑天古人為什麼喜歡鬥蟋蟀以『消暑』?

《帝京景物略》稱:『鬥促織,壯夫士人亦為之』

大暑節氣到來前後,氣溫急劇上升,這個時候心態很重要,於是古人找到多種娛樂方式消暑以轉移對炎熱的注意力,『鬥蟋蟀』便是大暑天一種最為流行的娛樂方式。

小暑有『三候』,分別是『溫風至』、『蟋蟀居宇』、『鷹始鷙』。到了大暑時,蟋蟀已發育得很好了,鄉村田野裡蟋蟀最多。古人對蟋蟀的觀察很早,《禮記》已提到了蟋蟀的習性:『季夏之月,蟋蟀居壁。』宋人羅願《爾雅翼》稱,蟋蟀『好吟於土石磚瓦之下,尤好鬥,勝輒吟鳴』。明生物學家王逵《蠡海集》中也稱:『蛩陰性妒,相遇必爭鬥。』

鬥蟋蟀民間又稱『鬥促織』、『鬥蛐蛐』。由於蟋蟀對環境的適應性非常強,在中國大陸分布極廣,只要有雜草生長的地方,蟋蟀就可能生存,因此鬥蟋蟀極為普遍。一般認為,鬥蟋蟀始於唐代,盛行於宋代,明清時期更是盛極一時,發展成為一門內容豐富、形式多樣的『蟲文化』。明劉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稱:『鬥促織,壯夫士人亦為之。鬥有鬥場,場有主者,其養之又有師,鬥盆筒罐,無家不貯備焉。』

蟋蟀要求無『四病』,即仰頭、卷鬚、練牙、踢腿;外觀顏色也有尊卑之分,『白不如黑,黑不如赤,赤不如黃』,體形雄壯矯健為上,最受玩家青睞。

鬥蟋蟀與人類體育賽事一樣,『選手』也有等級之分,要挑重量與大小差不多的,用芡草或馬尾鬃做成的『探子』挑引,讓它們互相較量,幾經交鋒,敗的退卻,勝的張翅長鳴。

鬥蟋蟀從六月暑天玩起,到秋天更為流行,故又有『秋興』一說,老北京則稱為『京秋雅戲』。據五代王仁裕《開元天寶遺事》,唐朝時後宮中流行鬥蟋蟀:『每至秋時,宮中妃妾輩,皆以小金籠捉蟋蟀,閉於籠中,置之枕函畔,夜聽其聲,庶民之家皆效之。』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