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全職太太變成「絕望主婦」 家務勞動補償需完善

  •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劇照。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劇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017年的夏天,酷熱難耐。比天氣更火熱的,是一部電視劇—《我的前半生》。

根據法制日報報導,這部電視劇改編自女作家亦舒的同名小說。劇中,女主角羅子君原本衣食無憂,丈夫陳俊生的一句『我來養你』,讓她從結婚起就每天過著『買買買』和相夫教子的全職太太生活。然而,結婚8年後,她卻遭遇丈夫『劈腿』,接著是離婚、找工作、爭奪孩子撫養權……。

劇紅了,也讓很多全職太太慌了:自己為家庭放棄事業,辛辛苦苦生兒育女,到頭來,一旦遭遇婚姻失敗,一切就都沒了。

全職太太是否真成了『高危職業』?全職太太的權益保障果真如此脆弱?多位專家近日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都提到,中國大陸婚姻法中規定的家務勞動補償制度還存在適用範圍過窄等不足,在實踐中可操作性不強,應抓緊予以補充完善,保障這一制度有效實施。

全職太太價值被低估

『氣也解了,門也摔了,走也走了,那接下來呢?我拿什麼扳回這一局?我連起碼的自尊都沒有,只一場賭局,陳俊生拉我進來的,本錢是他給的,現在他要把我踢出局,我拿什麼留在賭桌上?』

在《我的前半生》中,羅子君在知道丈夫因第三者而打算離婚後,發出的這一串疑問,無疑是現實而殘酷的。而兩個人攤牌後,子君問俊生,為什麼?俊生反問她,你有生活的意義嗎?

短短幾句話,讓無數全職太太頗感扎心。家住北京市朝陽區的李晴兒就是『被扎心』的一位。

一年前,李晴兒從一家企業辭職後,就一直待在家裡,照顧婆婆、丈夫和6歲大的女兒。自己完全沒有任何收入來源,家庭開銷都依靠丈夫一人,每月丈夫會固定給她一些家用。除此之外,李晴兒對家裡的財務狀況並沒多少了解。

『我看電視劇的時候,也會對照自己,如果這種生活一直持續下去,有一天我老了,甚至身體不好了,而我跟丈夫的感情一旦出現問題最終離婚,那我是不是就真的一無所有了,那麼慘,還怎麼活下去?』作為婚姻中為家庭犧牲較多的一方,李晴兒產生了強烈的不安全感,開始為自己擔憂起來。

李晴兒認為,在中國大陸,全職太太的價值一直被低估。她經常聽到一些對全職太太的曲解,說全職太太多舒服啊,有老公養著,也不用上班。

『全職太太難道沒有勞動,不用付出嗎?』李晴兒說她身兼保姆、廚師、老師數職,而且是24小時待命,勞動強度一點兒也不遜色於在外打拼的老公。

2014年,某網路平台曾發布《中國全職太太生活調查報告》。報告顯示,全國已有28.6%左右的已婚女性選擇成為了全職太太。

而伴隨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有專家預測,將會有越來越多的職業女性回歸家庭,成為全職媽媽。

可以說,中國大陸延續幾十年的『雙職工』家庭模式可能會被改變,全職太太的增加將逐步對市民家庭模式、成員分工產生深刻影響。

『白幹活』的尷尬

放棄自己的事業、在家相夫教子幹家務,全職太太一旦遭遇離婚,這一切就都白付出了?沒有任何法律救濟途徑了嗎?現行法律是否有關於家務勞動補償的規定?

西南政法大學教授陳葦分析指出,中國大陸婚姻法第四十條規定,夫妻書面約定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歸各自所有,一方因撫育子女、照料老人、協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較多義務的,離婚時有權向另一方請求補償,另一方應當予以補償。

『這也就意味著,對於實行分別財產制的夫妻,由於約定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各自的財產歸各自,鑒於全職太太這一方的收入肯定要明顯少於另一方,離婚時,就可以通過經濟補償制度獲得補償。』陳葦說。

記者了解到,家務勞動補償制度是2001年修改婚姻法時新增加的一項內容。需要注意的是,家務勞動補償權的行使,需要不少前提條件:必須是夫妻雙方約定實行分別財產制,並限定在離婚時才能適用,而且夫妻一方需要付出較多義務。

問題是,實踐中,夫妻雙方實行分別財產制的比例非常小,導致第四十條的適用範圍極其狹窄,且也存在經濟補償數額不高的問題,無法體現全職一方的勞務貢獻,立法目的實現的預期效果並不十分理想。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