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版「戰狼」瀕臨戰爭時刻 稱想不到怕也沒機會怕

  • 孫小川在南蘇丹執行聯合國維和任務期間的工作照。

    孫小川在南蘇丹執行聯合國維和任務期間的工作照。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八月開始,屬於軍人的節日已然過去,鮮紅的旗幟從各方飛揚開來,撥開人們心中一些不可忘卻的紀念。

根據人民網報導,近期的大銀幕上,熱映影片《戰狼2》將中國大陸軍人在國際舞台維護地區和平的壯景揭開一角。而現實中,在剛過去的建軍節裡,2800多名中國大陸官兵依然值守奮戰在馬利、南蘇丹、利比亞、黎巴嫩、蘇丹、賴比瑞亞、剛果(金)等多個任務區,展現中國大陸軍人的忠心赤膽和英勇之魂。

中國大陸維和部隊在國際上的專業表現,給許多地區民眾和他國維和部隊留下深刻印象。在非洲東南部的南蘇丹,不斷演繹的動亂與衝突中,中國大陸維和官兵的面孔更是成為一種象徵安全感的符號。那些危難中沉著冷靜的面孔背後,是原本來自你我的普通軍人。

他們親歷的維和故事,如同在世界最危險的角落裡,散落的那些飽受磨礪、光芒萬丈的寶藏。

一項『隱瞞父母』的工作:

歷經考驗奔赴紅色土地

2014年3月,25歲的河南籍軍人孫小川踏上南蘇丹的土地。下飛機的一瞬間,他一眼望見巨大的太陽炙烤著大地,腳下鋪展著漫無邊際的紅色土地。超過40度的地表氣溫讓人口乾舌燥。

這是孫小川第一次來到熱帶地區。2013年12月,他通過層層選拔,加入了原濟南第12批赴南蘇丹(瓦烏)維和工程兵大隊。

就在上飛機前,孫小川剛把自己將要赴南蘇丹維和的消息告訴家人。在此前3個多月的選拔和培訓中,孫小川把這項工作視為必須隱瞞父母的秘密。為了防止他們擔心,在確定要出發之後,才徵得他們或許包含幾分無奈的支持。

組建第12批維和工程兵大隊之時,南蘇丹的內部衝突正在升級,中國大陸的媒體上經常能看到關於當地戰亂的新聞。而來到任務區瓦烏後,身臨其境的孫小川才感到,腳下的土壤比自己想像中還要貧瘠,維和任務或許比預想的更有挑戰性。

孫小川對自己說,這真是一個好的機會。

『我想看看,維和任務到底有多難。』孫小川說,他所在的連隊,骨子裡就有善於挑戰的『基因』。

這個連隊有著『金湯橋連』的稱號。解放戰陣時期,該連隊在1949天津戰役中,攻下了橫跨在海河上的金湯橋,為戰爭的勝利發揮了關鍵作用。這支享有歷史榮譽的隊伍,構成了第12批赴南蘇丹維和工程兵大隊警衛分隊的主體。

作為警衛分隊的一員,孫小川和隊友們在任務區的八個月裡,倚仗中國大陸維和官兵過硬的專業素質和頑強的意志品格,克服險峻的安全形勢和惡劣的自然環境,完成了繁重的保障任務。

孫小川對當地的雨季印象深刻。被豐沛的雨水衝刷過後,當地的土路時常泥濘難行。2014年6月,在一次從瓦烏前往科瓦喬克轉運裝備的過程中,路上到處是平均深度超過50公分的大坑。車隊出動了猛士車和工程拖車,依然常常陷在路上,走完約200公里的路程用了一天多時間。

『到目的地時,我們警衛分隊的幾個人身上已經被灰塵全部覆蓋,每個人都只露出一雙眼睛。』孫小川說,為了護送隊伍經過幾個動亂的城市和政府軍設置的重重關卡,無論車隊在行進還是休息,警衛人員都始終保持著高度的警惕。途中的一天多時間裡,他們的狀態幾乎是時時繃緊。

與雨季相伴的還有肆虐的蚊蟲和橫行的瘟疫。瘧疾、黃熱病、霍亂等傳染病,在南蘇丹這片醫療基礎設施薄弱的土地上肆意傳播。為了防止被蚊蟲叮咬而傳染瘧疾,維和官兵們定期服用抗病藥物,站崗時帶防蚊罩,睡覺時需要穿長衣褲、掛蚊帳。

『我們站哨的時候經常遇到毒蛇,』孫小川回憶起蜥蜴、毒蠍和毒蛇遍地爬的場景,慶幸每個哨位都配有打蛇棍,『我們曾一個月內捉到4條毒蛇,最短的也有1.2公尺。』

除卻氣候、時差、環境、安全等方面的困難,在非洲炙熱大地上蔓延的,還有官兵們離家萬里的孤獨感。當地的通訊條件較差,基站時常損壞。即使在好的情況下,網路的速度也很慢,越洋電話延遲嚴重。官兵們一周大約能給家人打一次電話。

『打電話是為了報平安。我主要是聊一些家常事,工作的事兒不說。』在孫小川看來,即便最簡單的日常聯絡,也是維和官兵們最重要的需求之一。

孫小川告訴記者,部隊在外出施工的時候,常看到滿街跑著光腳的孩子們。他們看到頭戴藍色鋼盔的軍人,會過來乞要食物,吃完就圍著隊伍鬧騰,『即使語言交流有障礙,他們似乎並沒把我們當作生人。』

每當這種時候,官兵們即使帶的乾糧有限,也會把食物給孩子們。『孩子們讓我們覺得,履行任務是最重要的。無論多苦也要堅持下去,再難也要適應環境。』對於孫小川和隊友們來說,那便是孤獨感融化的時刻。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