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曾高度發達的古代科學 為何沒發展出現代科學

  • 李約瑟。

    李約瑟。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他說:「科學突破只發生在歐洲與文藝復興時期歐洲在社會、思想、經濟等方面的特殊狀況有關,而絕不能用中國大陸人的思想缺陷或哲學傳統的缺陷來解釋。」文藝復興時期歐洲在社會、思想和經濟等方面的特殊狀況,李約瑟的論述,大體可以歸結為三個方面;相應地,中國大陸在這些等方面並不具備相似的因素,反倒存在著抑制性的因素。

李約瑟難題

知道李約瑟難題的人很多,知道李約瑟(1900-1995)對李約瑟難題的回答的人卻少得多。李約瑟原本從事生物化學研究,後來轉向中國大陸科學史的研究,並窮盡一生心血,做出卓越成就,最具代表性的當然就是他領銜編撰的《中國大陸科學技術史》(英文題為ScienceandCivilisationinChina,直譯為《中國大陸的科學與文明》)。這一卷帙浩繁的系列著作,涉及天文、地理、物理、化學、生物、軍事、機械等等方方面面,計劃出版七卷二十七冊。經歷半個多世紀,李約瑟已作古二十多年,現在仍未完成,被翻譯為中文出版的也只占少部分。可以想見,在中國大陸可能沒人─也沒有必要─通讀過這一系列著作,對李約瑟難題的了解往往也只是一鱗半爪。

實際上,李約瑟難題是推動李約瑟整個中國大陸科學史研究的核心問題意識。這集中體現在近期漢譯出版的《文明的滴定》一書中。該書出版於1969年,收錄了他1944至1966年間發表的八篇論文。據李約瑟在第六篇文章中的陳述,在1938年前後,他醞釀寫作一部專著,系統討論中國大陸文化區的科學、科學思想和技術的歷史,那時他的問題意識就是「為什麼現代科學沒有在中國大陸(或印度)文明中發展,而只在歐洲發展出來」,隨著研究的深入,他又提出另一個相關的問題:「為什麼從西元前1世紀至西元15世紀,在把人類的自然知識應用於人的實際需要方面,中國大陸文明要比西方文明有效得多?」兩個問題結合起來,可以概括為:曾經高度發達的中國大陸科學為什麼沒有發展出現代科學,反倒是科學發展並不領先的歐洲取得了突破,發展出了現代科學?這就是李約瑟難題,也稱李約瑟之問、李約瑟之謎。他相信,只有「對各大文明在社會或思想上的種種成分加以分析」,才能解釋「為什麼這一種組合在中世紀遙遙領先,另一種組合卻後來居上並產生了現代科學」(第2頁)。這就是以「滴定」為題(該書英文原題為TheGrandTitration,直譯為大滴定)的原因。所謂滴定,是化學上通過溶液的定量反應來確定某種溶質的含量。

李約瑟難題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這個問題從屬於另一個更大的問題,且是後者的核心部分。這個問題即是:曾經高度發達的中國大陸和中國大陸文明為什麼後來遠遠落後於歐洲?早在十八世紀,來華耶穌會士就已經提出了這個問題,並在歐洲引發波義耳、萊布尼茲、孟德斯鳩、伏爾泰、休謨、狄德羅等著名學者的熱烈討論。

中國大陸禮儀之爭後,大多耶穌會士被驅逐出境,中歐文化交流的正式渠道被關閉,更重要的是,還沒挨過打的中國大陸人顯然還沒有深刻體會到中國大陸之於歐洲的落後,這個問題在中國大陸遂未引起充分的回應。直到鴉片戰爭以後,中國大陸持續遭遇歐風美雨的摧折,中國大陸落後於歐美對中國大陸人來說才逐漸成為一個不得不接受的苦澀事實,中國大陸為什麼落後於歐洲才成其為問題。眾所周知,歐洲之所以迅猛發展,最為顯而易見的原因即是十六至十七世紀的歐洲科學革命,造就了歐洲知識和技術的躍升,從而實現了跨越式發展、指數式發展。而中國大陸,在同一時期並未發生這樣一場類似的科學革命。正因如此,若能很好地解釋科學革命為什麼發生在歐洲而不是中國大陸,也就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了中歐的逆轉。

1915年,在美國康奈爾大學攻讀化學和物理學專業的任鴻雋,在其創辦的《科學》雜誌創刊號上發表了短文《說中國大陸無科學之原因》,把原因歸咎於「秦漢以後,人心梏於時學。其察物也,取其當然而不求其所以然。其擇術業,騖於空虛而引避乎實際」。1922年,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哲學博士學位的馮友蘭也以英文發表了《為什麼中國大陸沒有科學:對中國大陸哲學的歷史和後果的一個解釋》一文,認為原因是中國大陸文化主張追求內心的幸福,而不追求對外在事物的理解和控制。

此外,1931年,德國漢學家魏特夫在《中國的經濟與社會》一書中也專闢一章討論了這個問題─後文我們將看到,李約瑟深受其啟發。類似於此的討論還有許多,所以嚴格地說,在李約瑟之前,這個問題就早已提出,李約瑟難題並不是李約瑟首先提出來的。之所以因李約瑟而聞名,實則是因為是包含在《文明的滴定》《中國大陸科學技術史》及其他作品中的系統解答。

關鍵字:

網友回應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